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庄季】一分钟

红烧白月光:

*灵感来源于《阿飞正传》里那经典的一分钟。


一条混沌废鱼。


 


01


 


庄恕和季白有个一分钟的约定。


那是在庄恕刚刚进入医院实习,季白刚刚到警队报道的时候定下的:无论是为谁,都不可以难过超过一分钟。


一开始是季白提出来的,在庄小医生因为手术不成功而把自己关在浴室里淋冷水澡的时候,季小警员一脚踹开了门,把他拎了出来。


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都不到十岁,两根麻杆一起长起来,长着长着,其中一根就大了一个型号。不过这无所谓,季小警员拎习惯了,二百斤都能给拽起来。


他盘着腿坐在床上,认真地对失魂落魄的庄恕说:英明神武的季司令说过,如果你打算参与生命中目之所及的每一场哀悼,你有限的生命将会一事无成。


他扳着他的肩,强迫他看自己:答应我,无论什么事,无论为了什么人,撕心裂肺也好,失魂落魄也好,只难过一分钟。


 


02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约定就变成了双向,又加了很多附加条款——比如吵架不能超过一分钟,冷战也不能超过一分钟……总之医生和警察的时间比人命还要金贵,这条约一直非常有效。


所以当季白为了处理一桩案件来到第一医院,听见他的庄大夫正在低声细语地把他的“一分钟理论”讲给另外一个女大夫的时候,季警官心中的意大利炮都已经推上膛口了。


季警官是讲道理又有风度的人,所以只是风轻云淡地掸掸衣袖,拂身而去。


 


然后从庄医生办公室顺走了车钥匙并开走了唯一的车。


 


03


庄医生被迫靠一双肉腿走了几公里的路才回到家,迎接他的是肥美多汁浓油赤酱的东坡肘子红烧肉。饮食一向清淡的中老年人默默吞了口口水,拉开椅子坐下:“请问……我又怎么惹到领导了?”


领导一边啃着红烧羊腿,一边翻翻眼睛看他。季白的眼睛生得好看,就是眼神总是冷冰冰的。庄恕格外怀念小时候的季白,不用威吓犯人也不用震慑同僚,无忧无虑地眨着一双圆溜溜,开心时就盒盒盒盒盒地开炮。


惊起一滩鸥鹭。


庄恕在季白行动前的0.001秒有了感应,迅速往后一缩竖起一根手指:“一分钟一分钟!你只有一分钟开始你的表演!”


 


04


季队长微微眯了眯眼睛,手机开了秒表“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然后站起来就开始……


脱衣服。


庄恕好不容易堆起来的防御工事瞬间被炸得连渣渣都不剩,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精瘦干练的爱人以军人的速度,不一会儿就把自己从衣服里彻底解脱出来。季警官把T恤裤子团成球随手一扔,然后一把揪起庄恕,剥螃蟹一样上手就开始扒。庄医生此时除了配合别无他法,只能由着对方扯烂了自己的两颗纽扣,在三十秒内把自己扒得一丝不挂,然后从容不迫地在要命的地方捏了一把。


季警官像一匹任性的黑豹子,狠狠把人按到墙上,对着那性感淡色的菱唇又咬又啃。庄恕只能回应,扣住他的腰把他固定在自己身上,任由季警官尖利的虎牙折磨他的嘴唇,脸颊,直到喉结,动脉。


一分钟结束,季警官用舌尖狠狠划过庄医生的颈动脉,然后灵活一卷,班师回朝。留下滑溜溜的水迹蜿蜒在庄医生颈上,痒痒的,凉凉的。


季警官笑吟吟地退开两步,拎起手机在庄恕眼前晃悠:“吃醋,一分钟。吃完了。”


然后炫耀般呼噜着自己帅气的头毛,光着脚往浴室走:“吃完饭记得把碗洗了啊。”


——毫无悬念地被庄恕一把薅住。


 


05


庄医生喜欢被动。两人还没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时候,季警官急得恨不得生扑了他。


然而后来也发现,喜欢被动也有喜欢被动的好处,一般来说,后手玩家,都比较持久。


庄医生擅长以柔克刚,外科医生灵活的手指温柔而细致地开拓着秘境。季白的额角渗出汗,双腿强忍住踹他的冲动,大张着自己的身体往他手上送。庄医生有意无意地往后躲一下,若有若无隔靴搔痒的块感逼得季白发疯。修长的腿不顾一切地盘上外科医生的腰,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依然硬邦邦恶狠狠:“姓庄的你再玩下去老子明天剁了你的手!”


庄医生无奈地扬了扬眉,顺着他前凹的肚脐一路舔上肋骨,滑腻温暖的舌尖从容不迫地在他耳边打圈。他一边精准地按摩着季队长体内的一点,一边在他耳边用气声喊他:“三哥……这么着急?”


季白为这一声三哥彻底羞红了耳朵,狠狠一脚踢在庄医生的屁股上。他们同年同级,狮子座的季白比处女座的庄恕年纪要大一点点,行事也总是一副大哥派头——没想到一眨眼,这人反倒压到上面来了。


庄医生得了鞭策,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慌不忙地撤出自己的手指,舔舔嘴唇正式开吃。


 


06


 


一分钟,两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悄然无言。季白揪过枕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伸手拍庄恕:“烟。”


庄医生艰难地起身,从床头摸了盒烟塞进他手里。季队长熟练地磕出一支咬着,庄恕给他点火:“吸烟有害健康。”


季白眯起眼,吸了好大一口烟,呼啦啦喷在他脸上。庄恕无奈地接下这口二手烟,不为所动继续科普:“还会导致羊尾。”


季警官眨眨眼睛,相当淡定地点点头:“哦,难怪。”


庄医生皱了下眉,眼神瞬间由不明所以变成了恼羞成怒。季队长抽了一半的烟被夺下来掐灭,季队长笔直的长腿被拉开扛到肩膀上。


季白闷声笑,吃瘪的爱人总是显得格外可爱。庄恕急于证明二手烟的吸入对他的某项功能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连前戏都不做就直接进入。


季白皱着英挺的眉,一边抽气一边笑着骂他:“小混蛋。”


 


07


豹子终于吃饱了,懒洋洋地躺在人的怀里,尖利的爪子毫无顾忌地挥来动去。庄医生按着小豹子的脊椎骨,终于问起,今天到底在喝谁的醋。


季白同志完全背离了一个人民警察应有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把白天在医院看见的过程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控诉了一遍。庄恕哭笑不得地摸了摸自己背上的抓痕:“就为这个?”


“用我的梗去撩妹,情节严重,性质恶劣!”


庄医生摸摸鼻子,无奈地为自己申辩道:“我这不是……借季队长的伟大思想,开导开导想不开的后辈嘛。要不小姑娘就在那儿哭哭啼啼的,对其他同事也有影响。”


季白重新点燃了刚才没吸完的半根烟:“你倒不记得自己当年哭哭啼啼的样子了。”


庄医生装傻充愣的演技一流:“有过吗?没有!你们人民警察,不能没有证据就诬陷良民啊。”


季白哼笑一声,捻着庄医生的下巴,恶作剧般地上下摇晃:“我诬陷你?我诬陷你干什么?早都是无期徒刑了你。”


庄医生眯起眼,露出个色气满满的一字笑容:“说的也是。”


 


08


人不能参与目之所及的每一场哀悼。为了那些还活着的人,我们要把“不可挽回”所带来的伤害降低到最少。


可是但凡是人,又有谁能真的控制喜怒哀乐。可是庄小医生没有急着反驳,只是反口要求季小警员也一样要这么做。


后来两人就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一分钟只是个自欺欺人的借口,我只希望你生命中每一个最难过的时刻,是我与你一同度过。






======分割线======


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写了年下……是的我只是觉得在船上叫三哥什么的简直犯规!太过色气无法展示.jpg


而且这个故事为我们充分展现了什么叫……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其实我觉得互攻是比较合理的,然而想想季队压老庄这个画面有些非常残暴,我暂时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建设……让软萌的庄医森再得意一会儿……


最后……想打包带走那桌无人问津的东坡肘子。

评论
热度(528)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