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谭宗明X陈亦度】 估价爱情 (十九)

一五一十:

 


本文是谭度,双总裁在当总裁前的故事


非常ooc,私设如山全是杜撰,轻松不虐看似欢快,总之慎点


 


有人问我是不是he,是he,请放心。


 


-------正文开始--------


EP19. 别哭,别哭


 


「哎,怎么每次胃疼都给你碰着啦?」


 


陈亦度走的他身旁皱了皱眉,低头想查看他的情况:「你知道会胃疼为什么还喝那么多?我就不记得以前你有这个酒量…」


 


谭宗明扯了下嘴角:「呵呵,十三年,很多事情都变了…」


 


露台的位置比较偏僻,靠室内溢出的些微光线和室外街头的斜照,混乱斑驳地打在谭宗明脸上,说不出的孤寂惨淡和脆弱。


陈亦度站在一旁,心头发酸。


没错,很多事都变了。


 


「你药放哪啊?」陈亦度看他疼的嘴唇发紫,顾不得别的,弯着腰伸手在他身上几个口袋摸来摸去找药。


「没事!」谭宗明反手一把捉住他手腕,力量之大,指甲陷进皮肉里:「我今天忘了带药,待会儿就叫司机来接我回家,今晚该碰面的该敬酒的都差不多了,我早点回家,你别管了」讲着另一手就要掏电话


 


「别打了,我载你吧!」陈亦度按住他拿手机的手,又往他那边凑近:「让我载你吧」


 


站的太近,谭宗明抬眼望入陈亦度的瞳仁里,墨黑的眼眸蕴含整个夜色又粹散着星空,看久了就被全面笼罩无所遁逃,谭宗明想同古人占星一样仔细窥探,看看可否在星辰碎光中参透那些被掖着藏着,没诉之于口的情怀。


 


但现在看出什么又能怎么样呢?


谭宗明哼哼低笑一声,把陈亦度的手腕一拧一拽,两人瞬间对换位子,谭宗明把他压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


 


陈亦度顿了顿,勾起一边嘴角笑了笑,他靠近谭宗明的耳边,把呼吸间温暖潮湿的气息度过去,半是耳语半是气音的说:「最后一次了,让我载你吧」


 


等到陈亦度把车子停在他面前时,谭宗明烦躁的扒拉一下头发,事情到底怎么变成这样?胃疼有点影响他的思考,所以才会明知不太妥当又无法讲出拒绝的话,他摸不准陈亦度是怎么想的。


 


「上车啊?」陈亦度在驾驶座喊着:「你疼晕在路旁就是明天财经版头条了」


 


等谭宗明坐上车时他已经放弃挣扎。


「想来还没让你载过我」谭宗明仰躺在座位上,揶揄的说到:「陈总亲自开车接送真是受宠若惊」


「哟,会开玩笑了」陈亦度转头瞥他一眼:「好点了吗?」


「你可别现在把我丢下啊」谭宗明抽了几口短气:「还是有点疼……」


「要不去趟医院吧?」陈亦度皱了皱眉:「你应该有固定去哪间医院吧?」


「还真没」谭宗明仰头半瞇着眼:「别折腾了,回家吧」


 


回家吧


以前谭宗明最爱讲这句,回家吧,家指的是陈亦度纽约那个小套房。


嘿,先去买个牛奶再回家吧!


这么晚了我载你回家吧!


圣诞夜哪都不去,回家吧!


陈亦度直视着前方道路,有人呼唤他回家。


 


谭宗明的住处不远,为了工作方便他在市区离公司近的地方找了间高级套房,当车子停在楼下门口时陈亦度问:「你家…有人吧?管家之类的」


「没,就早上有清洁人员固定来打理」谭宗明把安全扣解开准备下车:「我不习惯回家后有外人在」


 


陈亦度从驾驶座把车门锁住,说:「先去停车吧,我跟你上去。你这样我不放心让你一个人」


 


谭宗明直盯着他看了有一分钟,叹口气说:「好,去停车吧…」


 


这个高级套房不大不小百来平方米左右,格局很特别,开放式厨房加上餐厅还比客厅大,客厅只摆了个沙发和一台电视,简单的可以,看来谭宗明没什么坐在沙发看电视的机会。一间关着门的书房,另一间是卧室,卧室墙壁和门板配合部分玻璃,可以从客厅透望过去,这设计摆明平常不会有外人来,是完全私人的空间。


 


谭宗明一进屋子就先去拿药,倒杯水咕噜咕噜吞了。陈亦度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打开冰箱扫了一眼,说:「你先去洗澡,我来下个面」


「不用了吧?」谭宗明皱了皱眉


「我饿了」陈亦度从冰箱里拿出鸡蛋,咕哝地说:「这酒会根本吃不到东西,光喝酒,胃哪会好…」


 


等谭宗明洗完澡出来,看到陈亦度站在厨房温黄的灯光下,围着围裙把面从锅子里捞出,锅里腾腾上升的热气雾化了现实,整个画面像梦境,他曾经幻想无数次对家的想象。


 


「洗好啦?」陈亦度转身看到他,笑了笑说:「站那干嘛?来吃面啊!」


 


煮的是鸡蛋西红柿面,陈亦度端上桌时歉然一笑:「十三年来我最没长进的就是厨艺,凑合吃吧!」


 


可能真是饿了,或是热腾腾的温度对味觉有加分效果,谭宗明吃的津津有味,连说几声:「好吃好吃」


 


如果时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但再好吃的东西都有见底的一天,吃完这碗面,他们的缘分就到尽头了。


 


这个想法冒出头,本来甘甜的汤汁尽是苦涩的难以下咽,喝下最后一口,谭宗明哐啷一声把碗放在桌上。


 


「放着吧!我来收!你去休息」陈亦度轻声说:「今晚我在你这沙发上凑合一晚吧,你这样我不放心,明早我就走」他开始整理桌上碗筷


 


「嗯…那好吧,我待会给你拿床毛毯」谭宗明往卧室方向走去,手搭上门把时回头看了眼站在厨房的陈亦度


 


他停下脚步,紧握着门把直到指节发白


他马的


谭宗明低骂一声,回身快步走回厨房,随着脚步迈进他看到陈亦度抬起头瞪大眼睛看他。


你现在吃惊也来不及了,谭宗明一手扣住他后脑勺一手搂住他的腰,低头就吻上去,舌尖在对方唇齿间搅弄,西红柿鸡蛋的味道,还有他十三年来的想念。


 


最后一次了


谭宗明啃咬一阵过后又转移目标到耳垂,顺势吻到脖子,最后在喉结上啃了一口才放开他。


 


「就当…我喝醉了吧」吻的太激动谭宗明喘了喘:「对不起,我…去给你拿毛毯」


他不敢看陈亦度是什么表情,三两步走进卧房拿毛毯,出来往沙发上一扔之后又快步进了房间。


 


太沉不住气了。谭宗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


 


他以为这会是个失眠夜,但最后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里纷乱,过去的回亿和现在交错,醒来前最后一个画面是陈亦度西装笔挺的打扮,背对着他往远方走去。


 


他要走了


谭宗明猛然睁开眼睛才发现天色已经全亮,房间很安静,也许陈亦度已经离开了。


 


谭宗明打开房门时果然看到毛毯被折迭好放在沙发上,又一抬头,发现书房的门半掩着。他走过去推开门,看到陈亦度站在一幅被放大裱框的照片前。


 


照片是波科诺山屋前的湖,照片中陈亦度坐在湖边翘着脚拿根钓竿,湖面波光粼粼,阳光冻结在按下快门的瞬间。


 


「十三年前你刚走的时候我挺生气的」谭宗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但后来我觉得你是对的,把我们的回忆停在最好的地方。」


 


陈亦度没有转头也没说话,仍看着那幅画


 


「我记得我有给你那间小屋的备份钥匙,每年复活节时我都在那等,想说你会不会突然开门进来,笑着跟我说又发现什么新奇玩意,可惜都没有。」


 


好一阵子两人都没说话,只是站在相片前面。


 


「这些年…你一直都有注意我?」陈亦度颤声问了一句


 


另一面墙上挂了一些剪报和杂志内页,一张张裱框挂起来。


 


「哦,你说这些?」谭宗明走到那些剪报前,如数家珍的说:「这是你第一次正式参与的时装秀报导,这张是你设计的作品第一次被穿出来展示,然后你参与大品牌2009年冬季服装的设计,展露头角后开始有人找你合伙…」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陈亦度从后面抱住,力量很大地圈住他,他往前踏了一步才稳住。陈亦度的眼睛压在他肩膀上,一股温热浸湿了他的丝质睡衣。


 


「你是个活的特别明白的人,从第一天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从大学时代就成天絮絮叨叨的梦想一步步实现了,虽然没能参与但我都知道,真的。你有多努力我都知道。我真的替你感到高兴。」


 


谭宗明感觉到背后的人颤抖的厉害,肩上的温热源源不绝地扩散,透进皮肤流到他血液里,奔流的血液就要沸腾起来。


 


谭宗明拍了拍环在他腰上的手,再开口时声音也有点变调了:「别哭,亦度,别哭。」


 


「下下个月就要成为人夫的人不能这样,我知道你未婚妻也是服装设计师,多好。两个人在同一个业界努力。你一直期望有个光明正大能被祝福的婚姻就要实现了,你可以给你的孩子完整的家庭,不被人非议。」


 


「所有梦想都要实现了。」


 


亦度,别哭。


 


-----TBC-----


 



  • 下一章会甜的不要打我

  • 奇怪我本来是要写个欢快的文啊?


 


 


 

评论
热度(27)
  1. Queen of Dreams一五一十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