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蔺靖】一介草民

穆穆不惊左右:

私设如山。




01


 


蔺晨今日练完剑,从半山腰抱回来一个小娃娃。


小娃娃还没有半人高,圆眼睛尖下巴。左手攥着点心,右手攥着蔺晨的衣角,一步一步跟在他身后。


 


三日前,远在千百里外的靖王殿下中了一种苗疆奇毒。


前一日睡下时还是个囫囵完整的靖王殿下,次日清晨,靖王殿下迟迟不起,等列战英终于推开他卧室门的时候,看见个小娃娃坐在锦被堆里。


众人把小孩端正地摆在桌子上,好几个糙汉子的脑袋围着他。


看了半天,终于确认无疑:这确实是他们的靖王殿下。


靖王殿下昨日睡前还与人草拟了新的战术,约好明日详谈。


今天起来,连个字也不认得了。


几个副将对着他愁得唉声叹气,萧景琰埋着头,正认真地从桌上的笔筒里把毛笔一根一根掏出来。


“这毒不知道来自哪里,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务必要对朝中隐瞒这件事。”梅先生揉了揉眉心。


萧景琰一松手,毛笔噼里啪啦洒了一桌子。


“我们虽不在朝中,但金陵自有无数双眼睛紧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如若这样的事传到誉王太子耳里,再被闹到御前,这之后会闹出的事情恐怕谁也无法预料。”列战英叹一口气,再摇摇头。


萧景琰在他身后抓起一只毛笔,蘸上墨水,偷偷在桌案上画了一个圈。没人注意他,便在这个圆旁边又画了一个更大的。


“必须把这娃娃……”蒙大将军看一眼萧景琰:“把殿下藏起来。”


萧景琰和蒙挚对视片刻,被这瞪眼睛长胡子面相很凶的叔叔吓到,差点要哭。


 


天下之大,要藏一个人固然容易,但要藏得神不知鬼不觉还能护殿下周全,思来想去,还是琅琊阁靠谱。


梅长苏给蔺晨写了一封信,塞到萧景琰的小袍子里。


再由列战英亲自把萧景琰送去琅琊山。


为不引起人的怀疑,列战英还要立刻回去。


他把萧景琰抱下马,放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殿下。”


“嗯。”


“千万记得,待会琅琊阁主会来这里练剑,你跟他回去。”


列战英看着眼前东张西望的殿下,再想起昨日夜里还与自己低声商讨军队部署时严肃的萧景琰,不禁有些愁:“殿下,您看着我。”


萧景琰把视线从草丛里一闪而过的小兔子身上移开,看着列战英:“什么呀?”


“我们,都等您回来。”列战英说得坚定。


萧景琰看看他,郑重地点点头。


自己跳下大石头,蹲路边看蚂蚱去了。


 


02


 


蔺晨十几岁的时候独自下山游历,那时候他爹还没跑路,琅琊阁中有老阁主,他这一圈游山玩水就走得十分洒脱自在。


他走到金陵,认识了萧景琰。


于是往日大好河山皆不如此刻眼前风景。


他在金陵租下一处宅子,和当时还没经过什么风雨的小皇子十足醉生梦死了一阵子。


那时萧景琰没告诉蔺晨他是谁,连名字都没说清楚,只交代了姓萧。萍水相逢更自在。


眼前的小公子一身贵气,还和皇上一个姓。蔺晨自然不追问,金陵城这么大,谁还没几个秘密。更何况他们都不说,就能尽情贪得眼前快活。


该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


两个人盖一条棉被,滚一张床,互相瞒着身份,快活得不得了。


后来蔺晨回琅琊阁,临走之前的那个夜晚捧着萧景琰汗津津的脑袋吧唧了一下又一下,说他忙完家里的事,自然回来找他。


萧景琰困得不行,一巴掌糊开蔺晨的脑袋:“知道了。”


他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要睡着了,半晌,喃喃道:“你回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好。”蔺晨一个翻身搂住他:“到时蔺某也再不隐瞒。”


说清楚了,便是要长久在一起的意思。


揣着这样值得期待的许诺,蔺晨拍拍屁股走了,应许他尽快回来。


没过多久,赤焰案发。


等林殊再活过来一回,蔺晨终于放下心来匆忙赶回金陵。


那小公子已然全无踪影。他独自在宅子里等了许久,并没等到萧景琰。


往后他也去过许多次金陵,那宅子被别人盘去了,可从来没人住。


实在可气,睹物思人也睹不到了。


 


萧景琰于蔺晨,甚像小时候他爹背着他娘悄悄给他讲的那些奇谈故事。


是乘风入梦的妖魅和鬼怪,缠绵悱恻,招人惦记。


又一去无踪。


可那些半夜敲门的是狐狸精白兔精,萧景琰这种木头脑袋,能算什么精怪。


这陈年旧事是一桩秘密,只有他们二人知道。


世人知道的,无非是琅琊阁主招惹过的烂桃花不少,风流事成堆。


可谁能想到阁主迄今为止的小半辈子唯一困过觉的,是个连名字都没搞明白的小公子。


小公子身段一流,小公子出身高贵,小公子和他一介草民夜夜风流。


不可说,不可说。


 


03


 


小娃娃被蔺晨放在桌子上,蔺晨拉来个矮凳,坐在他面前。


把他在空中晃来晃去小短腿摁住:“不许晃了。”


他认真打量眼前这小娃娃。


“你长得,倒像蔺某一位故人。”


蔺晨又看看被自己一手捏住的两截脚腕:“可他如今的年龄,也该当你爹了。”


“小娃娃,他不会真是你爹吧?”


“你打哪来,是不是金陵?你爹爹是不是和你一般的大眼睛,他大约这么高……啧,”蔺晨掐一掐萧景琰的脸蛋:“倒是比你瘦多了。”


萧景琰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指了指被蔺晨丢在桌上的信:“梅……”


他在马上被颠了这么久,已然想不起被交代过的那个名字。


“信啊,梅长苏?”


“嗯,给你。”萧景琰把信往蔺晨面前递一递。


 


蔺晨裁开信封,取出被折了两折的信笺,里面的字迹不能再熟悉,内容倒也简单。


梅长苏简单说了事情经过,叮嘱蔺晨务必把这靖王藏好,顺便拜托他查查这毒物有何解法。


蔺晨看完信,再看萧景琰:他手里捏着方才裁下来的信封,玩得专心。


 


关于萧景琰这个人,蔺晨自然多有耳闻。


虽然早年间梁帝这一票儿子里这个老七是顶不起眼的一个。


但蔺晨每天窝在山沟沟里,也能一眼看出这人并非池中物。


这些年梅长苏入京,没少从蔺晨这里套消息,蔺晨也没少从旧友那里听到这位亲王的故事。


 


萧景琰放下手里的小玩意,伸手拍拍蔺晨的脸。他的手小,整只摁在蔺晨脸上也不过小小的一个印子。


“干嘛?”蔺晨看他。


“饿啦。”


小孩子没有许多烦恼,无非是每天吃什么玩什么,真好。摔疼了哭一哭,便有人来哄。


萧景琰就这么抛下身后焦头烂额的许多人,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吃饭。


桌上摆着一个鎏金的大盘子,里面放了好多水果。


萧景琰偷偷伸出手,捏了一个,飞快地塞进嘴巴里。


脸颊上迅速鼓起一个动来动去的小包。


他在衣袖上蹭蹭手,又去抓第二个。


 


蔺晨在他旁边翻书,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


当今世上若论医术精通,蔺晨或许还要和某些人争上一争。但说起学识广博,蔺晨自然是数一数二的。


不多久便在某本古书上翻到了记载。


那是某种苗疆奇毒,并没有什么大的危害,只是心智连同外形都会回到三四岁的年纪,三十日之后便会恢复。


恢复后,这一个月来的种种并不会忘记。


也就是说,三十日之后依旧是那个靖王殿下。


所以也没什么事。


只是——


蔺晨看看眼前这个埋头扒饭筷子都抓不稳的小娃娃,他实在是小了点,坐在椅子上,只能露出一个脑袋。


有些头疼。


“景琰。”


“嗯?”


“信里交代了,得把你藏好了,所以你从今日起便不是靖王殿下了。”


“靖王殿下是谁?也是哥哥吗?”


 


真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04


 


夜里,蔺晨把洗干净了的萧景琰塞进被子里。


他床前挂着一幅画,是许多年前画的萧景琰。


这一幅他画得极慢,当时第一次从金陵回来,他每日添几笔,画里的小公子从一个模糊的轮廓一日日清晰到眉眼间的神色。彼时的蔺晨想着,等再回去,把这幅画送给他。


他再去金陵找萧景琰,没找到,失魂落魄地回来。


把画摘了压箱底,看上去洒脱得很。


压了没几日,又自己取出来,坦荡着挂回去。


他发觉想忘记一个人,和他出不出现在你眼前没有任何关系。有的人每天在眼前飘,你也记不得。有些人离了千万里,从来不能忘。


想通了这一遭,萧景琰的画像就在蔺晨床前坦坦荡荡地挂了很多年。


 


萧景琰指着画里的人,拽拽衣角问蔺晨:“谁呀?”


蔺晨撩起衣摆坐在床边,把小孩抓到怀里擦头发:“我是谁?”


“蔺晨……”萧景琰想了想:“蔺晨哥哥。”


“嗯,他也是你哥哥,你该叫他萧哥哥。”


“萧哥哥好看。”


“可不是,美人。”蔺晨乐呵:“大美人。”


于是今日睡前的故事,便是你蔺哥哥和你萧哥哥的风花雪月二三事。


故事讲到萧哥哥弓法好,弹弓竟然也射得准,小石头打麻雀,一打一个准。


萧景琰听着小麻雀睡着了,他一条腿跨在蔺晨身上,两只手搭着蔺晨肩膀。


阁主又软又厚实,比床板舒服许多。


蔺晨想把他从身上扒下去,才动了一下,小娃娃受了惊一样手脚并用攀住他。


比刚才还要用力。


没办法,蔺晨只能直挺挺地躺着,对着夜色感慨:“真能折腾。”


他低头看看睡得脸蛋发红的萧景琰,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你是不是他?”


“拿弹弓打麻雀的是不是你?”


“总带些精致点心给我的是不是你?”


“下大雪要去城外捉兔子的是不是也是你?”


那年金陵城下了很大的雪,放眼望去都是白,他们两个去城外抓兔子。


抓到了,蔺晨烤。


萧景琰坐在旁边,一边烤雪化之后湿透了的衣角,一边一根一根地添柴。


时不时瞄一眼跳跃着的火苗,那点颜色都印在他眼睛里,一闪一闪的。


就是你。


 


“都是你。”


 


05


 


蔺晨实在不是一个会糊弄小孩的人。


一个早上,先是洗脸的时候太用力,搓红了人家的脸。后来自告奋勇喂萧景琰喝粥,一勺子塞进嘴巴里,磕疼了牙。


幸而萧景琰一点也不记仇。


自己吃完饭,把筷子放下,惦记起昨天没讲完的故事。


“他后来去哪了?”


“谁啊?”


“那个哥哥。”


“哦,他啊,”蔺晨手里还捏着一块咬了一半的点心:“美人回家了。”


“这里不是他的家吗?”萧景琰纳罕。


他听蔺晨昨天讲的故事,他们两个是住在一处的,像他和蔺晨一样,睡一张床。


哦,不一样,两个哥哥是盖一床被子的。


 “这里是你的家吗?”蔺晨把剩下的半块也扔进嘴里,再慢条斯理喝一口粥。


“是!”


“那这里也是你萧哥哥的家,他有两个家。”


蔺晨大言不惭地自作主张,当即给靖王殿下又开了一处琅琊别院。


“那他什么时候回家?”


蔺晨用巾帕给萧景琰擦擦嘴:“总会回来的。”


萧景琰于是惦记起让他萧哥哥带他捉兔子的事,捉回来了要蔺晨烤给他吃。


 


蔺晨发觉了这小东西极其喜欢所谓的萧哥哥。


关于萧哥哥的问题太多了,他总想知道那个也姓萧的人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了愿不愿意陪他玩。


蔺晨说:“你不要去烦他,美人脾气大。”


 


这世上的人千千万万,但小时候大多还是可爱的。


纵然以前的萧景琰经常能气得少阁主想动手揍他,如今对着这张小号的团子脸,实在是发不起来脾气。


他教萧景琰辨别药草,听不了几种怀里的人心思就飘了,想从蔺晨膝头滑下去。落地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满满一盒晒干了的珍贵草药。


知道闯祸了,萧景琰拔腿想跑。


被蔺晨从地上捞起来,重新放在膝头,双臂用力箍住,他倒不生气:“小不点,想上哪去?”


“出去玩。”萧景琰见他不生气,小心地指指门口:“去喂鸽子。”


“喂鸽子做什么?”


“喂好了,我们给他写信呀。”


“我倒不知道,你以前也是这样的。”


“什么呀?”


“没什么。”


 


以前以为就凭你萧哥哥这脾气,小时候也活该是个小老头。


没想到这么捣蛋。


 


06


 


每日睡前,蔺晨总要盯着那幅画看上良久。


萧景琰躺在床上,眨着眼睛问他:“你很喜欢他吗?”


“你懂什么,”蔺晨转过身看他,面对这么一张脸又实在耍不出流氓:“睡吧,你日后才明白。”


一个喜欢从来是不够的。


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能有如此单纯的感情,那可真是省事,哪里是一个喜欢那么简单。


萧景琰不甘心,爬出被子站起来:“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蔺晨只能答应他:“自然是喜欢。”


小娃娃捏了捏蔺晨的手指:“那你……你喜欢我吗?”


蔺晨用手指勾着他的小手:“也喜欢你。”


萧景琰想了想,又问他:“如果萧哥哥回来了,你还喜欢我吗?”


蔺晨被这问题问住了。


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小孩子原来心思还挺多。


年纪小最简单,谁对他好,他就要对谁好,有什么想法都要说出来,要一遍遍得了保证才安心。


这个问题他这个年纪敢问,二十几年后,是断然不会问的。


日后的萧景琰,心里千回百转拐了无数个弯,面上也是不动声色,不乐意说的。


他像是盛满了水的青瓷瓶,偶尔露出一星半点的水光。


一朝被蔺晨看见,已经足够惦念。


蔺晨小时候也总缠着他爹问来问去,“爹,你将来给我娶漂亮媳妇不?”


他爹甩着袖子赶儿子。


“讨媳妇还要我教你?”


 


蔺晨一直不说话,萧景琰垂了头松开他的手。


自己一骨碌钻回被子里,只露出一抹黑色的发顶。


他在被子里磨蹭了半天。


突然开口小声道:“你将来不喜欢我了……我也喜欢你。”


“什么?”蔺晨坐到床边,要他再说一次。


萧景琰不说了。


可爱极了。


蔺晨一下一下拍着鼓起来的被子团。


 


你现在可是说吧,等不几天变回去了,也不知道要有多后悔。


而萧景琰惯是一个脸皮薄的人。


大概是要气上几日的。


 


07


 


这三十日,蔺晨带萧景琰下山玩,大街小巷走一遍,看老爷爷卖糖画、小姑娘卖豆腐花。


放了花灯,画了糖画,捏了面人。


一手面人一手糖画,他们两个去听人说书,一下午吃光了两大盘点心。萧景琰吃饱了就犯困,那天是被抱回去的。


睡起来只记得点心好吃,书里说的一点不记得。


这时候的七皇子还没有开始学习骑射功夫,蔺晨只能教他打弹弓。麻雀打不到,倒是好几次撞到蔺晨身上,爬起来就跑。


蔺晨也带萧景琰去抓兔子,抓回来养着。


那之后萧景琰早上起床就容易了很多,噗通一声跳下床,踩着鞋哒哒哒出门洗菜叶喂兔子。


至于你蔺哥哥和你萧哥哥的风花雪月二三事,已经讲到了最后。


在一个下着细雨的清晨,你萧哥哥送你蔺哥哥出城。


“我会回来的。”蔺晨当时这么跟萧景琰保证。


听了这话,萧景琰倒也没什么反应:“去吧,一路小心。”


没想到这一去真的去了很多年。


十几年不长不短,于长情者而言或许也只是此生漫长等待中不起眼的一小段。


可不是一小段吗,要为你再等上几个十几年,也不算什么。


只是此去经年,此中一时一刻都清楚落在我身上,才知道什么是煎熬。




“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


“啊……”萧景琰不满意,抱着被角在床上滚了一圈。
“等以后有了我再给你讲,一定讲。”


 


三十天期满之前,列战英来接人了。


来的时候蔺晨正抱着萧景琰,教他画鸽子。


蔺晨画了鸽子,萧景琰在旁边兴致勃勃玩毛笔,画了满手的墨。


“你列哥哥来接你了。”蔺晨回头一看门口的人,对萧景琰道:“叫哥哥。”


萧景琰开口准备喊人,吓得列战英差点当场跪下。


我的殿下,您可千万别叫。


 


08


 


走的时候,萧景琰趴在蔺晨怀里,揉着眼睛想哭。


“哭什么。”蔺晨拍拍他的头。


“你回家去记得告诉你萧哥哥——”


小娃娃不听,一把抓住蔺晨的衣袖不撒手,眼圈就红了。


“哎呀,你看看你。”蔺晨伸手在萧景琰眼边随意摸了摸。


萧景琰松开袖子,又抓住他的手不放。


“记得告诉你萧哥哥,蔺某一直在等他。”
“我……我不认识他。”


“你会认得的。”蔺晨在摸摸他眼角:“记得了?”


萧景琰点头。


“记得什么?”


“你……你等他。”


 


这一出搞得列战英觉得自己很残忍,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小不点和往日里的殿下对应起来。


他不敢抱殿下,只能小心牵着下山。


萧景琰一路揉完眼睛揉鼻子,没哭出来,竟然一步也没落下。


真的到了山脚下,眼泪包不住,吧嗒一下落在地上。


一旦哭出来,之后的委屈倒也发泄得顺畅。


再多面人糖画也都哄不好了。


列战英蹲下来看他:“殿下,要不再回去,你们再说几句?”


萧景琰摇摇头。




他这才音乐明白,原来他也有两个家,以前萧哥哥回家了。


现在他要回家了。


 


09


 


数日后,蔺晨收到一封信。


展开来是全然陌生的字迹。


 


他萧哥哥约他去金陵老宅子小聚。






【一个英俊的目录】


(题目是一首歌,但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就是……挺好听的。)

评论
热度(1565)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