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谈谈我心中的楼诚之 醒来觉得 甚是爱你 【楼诚、谭赵】

许大脚:

[极度瞎扯,众多bug,勿考究较真,勿扰真人]


(照例唠叨。
嗷嗷嗷嗷不好意思今天算是晚了不过我也是一个日更的小透明!!!!!
干活的时候偷偷摸鱼了几下,但是不多,转眼忙昏了头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已经这点了。
最后检查了一下,把错误相对减少了,但是不能说完美,欢迎大家捉虫!!!!!!!
声明,本文一切都是瞎扯,都是自己猜测,勿当真。欢迎讨论!!!!!!!欢迎勾搭!!!!!!!!来者不拒!!!
文笔实力渣。)


醒来觉得 甚是爱你
【含衍生cp】


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的伴侣是自己曾经的竹马。


或者有没有小天使正处于蜜里调油的热恋期。


或看着这篇文就想到了他的人。


那样你们今天读着这篇文一定深有感悟。


一天清晨醒来,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就睡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他毫无防备在你身边熟睡着,没有戒心,因为你是他最信任的人。


你坐起来就会发现两个人的脚互相依靠,不自觉都往对方的方向偏,那是有安全感的一种表现。


也是相信对方能给你带来安全感的表现。


清晨往往是大家这一天中情感最脆弱的一段时辰。


看着他,想起你们经历过的,你会想要哭,想要笑,还会想要深深抱紧他。


让外面的风雨不会侵害到他。让他不再受任何委屈。


我爱你啊。


真的很爱你。


真好啊。


我余生的盼头,


就是你啊。


真好啊。


我的爱人。


我能挽起你的手,


与你跨进坟墓啊。


真好啊。


我们再怎么吵闹,


最后还是我离不开你啊。


――――――――――――我是终于开始正文的分割线――――――――


想先说谭赵。


他们是最众所周知的“走shen”组,也是最容易动心组。


其实,反过头来,他们是因为动心所以才走shen。


谭总就应该拿钱打发走人,然后若无其事继续当他的大佬,怎么会对一个“paoyou”迟迟放不下呢?;


赵嗲嗲也就会当作一场娱乐,没什么,正常需求而已,怎么会对一个“paoyou”喜怒哀乐如此明显,对他如此上心呢?


这就是两人动心的表现。


我爱你。


我想得到你。


我想占有你。


我想拥抱你。


我想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拥有这些权力。


可是当他们醒来。


其实不太有时间去多愁善感。


因为两人的职业都特别需要时间。


就像现在大多数伴侣一样。


都记着去追赶那些荣华富贵,浮躁得可以,而真正忘了每天在自己旁边的人是谁,围着自己团团转的人是谁,每天耳提面命的是谁。


可这就是个浮躁的世界,每个人都静不下心来。一心只朝着自己的目标奔去。


可是当你披荆斩棘历尽重重困难得到之后,


你还会珍惜吗?还会像没得到时一样珍惜吗?


不会了。


因为你有了更大的目标。


于是,你又去追赶了。


陷入了一个永无止境的死循环。


现在,你好好问问自己。


你还记得当初一片真心时自己追赶的目标是什么吗?


现在你得到了吗?


假如没有得到,你还想要得到吗?


假如得到了,你还留在身边吗?还同样珍惜吗?


人生就是贪得无厌的一个过程。


我们每个人都很欠。


永远不满足。


永远得寸进尺。


永远不见棺材不落泪。


现在好好放下手机,去看看身边的那个人。


看清楚他。


好好将他的容貌刻在你心上。


清楚到哪怕你喝下了孟婆汤也不会忘记。


清楚到一生都不会把他弄丢。


回到正题。


赵医生是一个很称职的医生,毋庸置疑,大家都有目共睹。


谭总也是一个很有资本的白手起家的大佬,背后的努力我们也都看得清楚。


这样的两个人,对生活、对工作都充满了信心、热情的人。


实在很适合走到一起。


工作、生活同情感一样,都需要永不停歇的热情,永不磨灭的信心。


而我们现在的大多数人,


反而对着三者都没有什么热情与信心可论,


我也包括在内。


不知道小天使们有没有感悟。


这日子过着过着因为一个人、一件事就过淡了,让我们认清了自己,认清了他人,也认清了世界。


慢慢,活的就很波澜不惊了。


心态愈发老了起来。


有时候看见有童真的孩子,或者还保持着童真的大人,都会十分羡慕。


但是有时候看见吵闹的孩子,心里又会平添几分厌恶。


真吵。安静下来吧。


我从前就是那种不喜欢吵闹的孩子。


呀,真好。可惜我们都回不到从前了。


陈奕迅有一首歌叫《时光隧道》(好像是这个名吧)


这首歌的歌词非常贴合我现在这些文字,推荐大家找来听听。


歌词我本想不打出来的,因为记忆实在深刻,很想给大家安利,也很爱这首歌的歌词,列举了一点儿,并不全。


“谁在人海


随波逐流的感慨


浪漫情怀


被岁月冲刷成死白


遗失热血和期待


只剩思念没腐坏


多渴望找到 时光的隧道


重回到简单 容易觉得美好


敢疯狂拥抱


敢将伤痛忘掉


不知道害怕


就没什么烦恼


一旦领教现实残忍 未战会先逃


一旦世故保守 活得就冷静 苍老”


一旦世故保守,活得就冷静 苍老。


貌似又跑题了(?)


希望大家不会讨厌我的安利~继续回到正题。


真的很难相信,看过的人心险恶不比别人少的谭总竟然还能保持着孩子气。


总体来说在一堆脑满肥肠、油光满面的谢顶富商中,完全是模范。他没有一点暴躁、焦躁的脾气,反而心平气和。


多数太太的文里谭总能指点江山,也能静下心来读书或给媳妇做饭。


商场上该态度强硬的时候绝不手软,回到家面对媳妇的态度必须点头哈腰。


而小赵医生更是。在经历工作生涯中可能各种各样不公平对待后,依然充满热血,对自己的工作趋之若鹜,真正肩负起一名医生的责任。


有可能他不是一个好伴侣,但他是个好医者。



这样有责任心且永远不会长大的人在一起,真的是一种幸运。


你们永远般配,永远年轻。


(是的你没看错这才是真正的正题)


谭宗明不想起来。


因为美人正在怀呢。


搂着赵启平纤细的腰,看着他的侧颜。哎呀真可爱好想啵一口。


谭宗明搂了一会儿感觉到怀里人不安分的乱动,以自己多年的经验知道人这是要醒了。


谭宗明笑笑,微微松开了他,与他平视,但是手指依旧扣在腰上,难舍难分。他看着赵启平睁开眼来。


赵启平感觉到微微的不适,醒了。


他没有因为刚睡醒而放松他惯有的警惕心理,但是他只打开了四分之一的眼帘,靠着触觉和嗅觉依稀辨认得出是谭宗明后,原先紧绷的身子瞬间放松下来,两双长腿直往谭宗明身上挂,身子也靠里挪了挪,双手一下勾住谭宗明的脖子。随便嘟囔了一声“老谭……”随即头落枕头上,闭上了眼又迷迷糊糊要睡的样子。


两个人之间此时没有了缝隙,近到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二氧化碳。


谭宗明狠狠咬了咬牙,低低骂出一声“小祸害”。


赵启平又睡过去了。


谭宗明懒得在这大周末还处理公事,就这么抱紧他的赵启平。


也不睡觉,反而有兴致静下心来看看这几年变化飞快的他。


嗯,忙工作忙得人瘦了好多,也不怎么好好吃肉,这身上骨感极了。要不……去给他做点吃?


谭宗明用他那价值千金的脑子认真的不能再认真地仔细犹豫了下是应该继续享受美人投怀送抱还是起身去给这位美人做饭。


那神情,严肃地好像是在思索股市大跌该如何以对策的方案计划书一样。


当赵启平再次醒来,已经日上十五竿了。


他拖着身子,耷拉着双臂,也不抬脚走路拖着拖鞋满别墅找谭宗明。


看见了正围着围裙一脸荡漾都快溢出来地切菜的谭宗明,瞬间笑了。


而谭宗明早就听见了这位小祖宗拖拖拉拉的拖鞋声,也不回头,“起来了?快去刷牙。”


再再平常不过的一日。


再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赵启平却觉得有种奇异的感觉从心里油然而生。


以往都没注意到的。


唉。


是我赵启平的福气。


谭宗明等了半天没有等着动静,以为他又打瞌睡了,调好烤箱的时间刚想回头,只感觉腰上一紧,然后一个软呼呼地东西俯了上来。


赵启平从背后环抱住他。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我只紧紧拥抱你。


任外面再大风雨。


我们仍心连心。


什么都不怕。


嗯。


醒来觉得,唯一爱你。


――――――――我是终于要开始写楼诚的分割线――――――――


明楼和明诚同样也是。


时间对于他们来讲不是金钱,而是一条条血淋淋的生命。


清晨刚醒来的那点儿时间就是他们一整天最空闲的时段。


可以看看身侧人的睡颜。


明楼很享受很宝贝很珍惜也很小心翼翼这段时间。


安静下来的时间并不多。此刻却是。


他知道,过不了多久,他又要全身心地投入到伟大的伪装表演中,周旋各型各色的人,也要给各种人收拾烂摊子。这忙忙碌碌、鸡飞狗跳的每天除了阿诚亲手泡的咖啡和泡咖啡的主人,没什么好值得留恋的。


明楼叹了口气,轻轻碰触到阿诚的发鬓。


唉,这日子哪怕就算再值得留恋,它也不会停下他对每个人的脚步啊。


阿诚。


他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阿诚,可是我真的累了。


好累好累。


我们……终究……逃不过这个命运对不对?


明楼。


大哥。


我也累了。


我们终究逃不过。


我该醒了。


你也该醒醒了。


明诚头微微一打颤,醒了过来。


他再清醒不过。


明楼一低头就不小心对上了那双刚睡醒而稀稀松松的眼睛。


明大长官莫名翘了下嘴角。


真好。


你的眼睛里,有一天竟也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明楼心想。


你整颗心都是我的。


清晨是一个人一天最脆弱的时候。


因为一切都还来不及伪装。


清晨也是一个人最容易多愁善感,最容易袒露心扉的时候。


刚刚睁开眼,就能看见你的脸,一翻身就能搂到你的腰。


阳光细细碎碎撒落在你身上或脸上,我顺光看着你,就好像看到了我。


好像谁的匕首落在我心上,一下一下,毫不吝啬。


心好痛。


醒来觉得,依旧爱你。


――――――――我是莫名其妙一个小短篇(脑洞)的分割线――――――――


繁华街道不远处停着一辆不起眼的车。


明楼依旧坐在后座,翻看着几张纸。


明诚相较于他的淡定而比较焦躁,眼神看似无意地东扫扫西扫扫,手指却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方向盘,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下意识瞥一眼手表。


滴答滴答滴答……


明诚突然冒出声来:“大哥,我去买点儿核桃。”


明楼一边淡定地点头示意一边暗暗黑线,就知道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王天风的暗语都不会有进步。


明诚二话不说下了车。


裹紧风衣提着公文包倒也还算镇定自若地脚下生风。


明楼眼神掠过手表,默默记下时间。


这一袋“核桃”买回来已经是十五分钟后了,不得不说,这回算是手脚麻利的。


看着阿诚从远处走来,一丝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和爬上了明楼的眉眼。


但愿多年以后,你从茫茫人海中走来,我还能一眼就能认出你的身影。


大哥接过前座阿诚递过来的核桃放在后座,开口“都收拾利索了?收拾利索就开车吧。回家。”


明诚点点头。


从后视镜看向明楼的坚定眼神既明亮又彻底。


不含一丝杂质。


明楼微微赞许地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给谁看的。


他家小阿诚长大了。


――――――――――我是作者又开始碎碎念的分割线――――――


今天的算肥吗?(弱弱地)


(啊啊啊也不知道那些是敏感词就改了好多,把原先味道都变了,大家赎罪!!!!!!)


张嘴吃糖!!!!!


其实我要不说估计都没人发现吧。


今天这些主题的宗旨其实就是谭赵和楼诚已经同床共枕了,所以才有这些文字。


哈哈哈是不是感觉很冷???


好吧我真的承认我写了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好吧我承认要给你们再一次喂安利了。


《定风波》这首歌,也是B站的剪辑歌曲之一,那句“你陪了我,多少年”瞬间感觉戳泪点。。。。。(好吧我承认我泪点低)


还有,大家的红心我每一个都看见了!!!!感谢在这里留下痕迹的小天使们!!!!每一个评论我也有认真揣摩回复!!!谢谢大家,小透明真的感激不尽!!!!!!尤其要谢谢 @大橙子与猫殿下 猫太,谢谢您!!!!!真诚鞠躬!!!!!以后大家还有互相学习,互相进步!!!楼诚还能再战300年!!!!!!


以上。谢谢。

评论
热度(55)
  1. Queen of Dreams许大脚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