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凌李】你可是我的人啊你居然看别人(上)

给少年的歌:

[我是你的什么啊?]


[茉莉奶绿]


[原来我是奶茶啊]


[这样我就可以记住你耍流氓的味道啦]




李熏然作为潼市警队一枝草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在侦破一次重大刑事案件之中受伤的李警官常驻于潼市第一人民医院,凭着出众的样貌和祖传的贫嘴功夫在康复过程中很快与医护人员打成一片。他临出院的时候,很多小护士很舍不得,纷纷趁休息时间来送礼物,搞得李家爸妈不知道自己儿子是病人还是明星。




其实小护士们不知道的是,李熏然出院时做的精神分析报告根本就不达标回刑警队,上头的意思是让他要么继续休假要么领个文职继续休养,李熏然有自己的打算。他想调到医院旁边的派出所去做片警,这样一来医院报警他就可以出警,打击罪犯的同时还能见一见凌院长。




虽然领导们仍有顾虑,但考虑到李熏然有功在身,做个小片警也不是过分的要求,也就顺手推舟地答应了,遂了李警官的愿。




做片警很无聊的,整天就处理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小事,李熏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整理档案然后发呆,最像个人的时候就是出警到医院去的时候。久而久之,派出所的所长也摸透了,估摸着这个“空降兵”有个相好的在医院里头呢,要不怎么每次出完警就不和队里一起吃饭了?




李熏然的确是有个相好的,不过只在他心里,对方可不认。




他喜欢凌远。




他从催眠中醒过来的时候,身边是父母、瑶瑶和薄靳言,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陌生面孔。他迷迷糊糊地想,这个人可真帅,每天得照多久镜子啊。这个白大褂帅哥看起来德高望重,一众医生都对他唯命是从,他亲自给李熏然检查心跳、血压的数据,还和主治医生一起商讨李熏然的治疗方案,跟医生说话时很严肃,但看着病人的时候又很温柔。




毫无疑问,李熏然这个小基佬很快就身陷暗恋不能自拔了。他在医院里的日子不算轻松,每天各种检测仪绑在身上,吃药挂水也压不住身上的疼痛。那段日子里唯一的光就是凌远每天都会重点来查他的房,他心里清楚,这是凌远的任务,毕竟他是警察局局长的儿子,又立了大功,市里很重视他。




所以他选择在回到刑警队之前做个小片警,就绕着第一医院,事业上停滞,那就先把人生大事解决一下。第一医院用得到警察的事情不少,比如不定期会联合派出所便衣抓号贩子,或者是有医闹的时候需要警察来维持秩序,带走闹事者。




李熏然是警察里最勇敢、最积极的一个。因为他知道凌远能看见,凌远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医院,那他把医院保护好就是在帮凌远大忙。出于一个朋友的角度这是应该的,出于一个暗恋者的角度这更是应该的。


 


凌远是一个完美到近乎虚幻的男人,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应该有很多人追,但其实没有。凌远的恋爱经历少的可怜,勉强算上被小师妹追求糊里糊涂一起吃过几顿饭看过几场电影的话,只有两次。如果被追求不算,那就只有一次。和林念初从大学谈到结婚,这场恋爱几乎填满了他一半的人生。




面对李熏然的暗中追求,他不是无知无觉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李熏然实在是一个不错的朋友,热情、真诚、乐观,而且真的为医院两肋插刀了。要是作为恋人的话,凌远大多数时候禁止自己做这样的设想,但大脑是不会听这种指令的。所以要是作为恋人的话,李熏然对于自己而言有点过于活泼了。也算奔三的人了,穿警服可以勉强压住那股子少年气,穿常服拎着饭菜往医院大厅里一站等着凌远下楼的样子简直像是个高中生,凌远脑子里不争气的唱起一首歌:“水一样的少年~风一般的歌~”




说到李熏然送饭,对于凌远而言也算是个新奇体验。林念初是个小公主,没离婚的时候家里吃穿住行都得凌远操心,厨房更是不敢让太太进,怕把家给点着了。所以凌远习惯了照顾人,给别人做饭,李熏然生病的时候他耐不住水灵灵的眼睛的哀求还给下了几次厨炖汤做甜品。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李熏然病好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田螺姑娘。嘘寒问暖,管接管送,说不贪恋这份照顾是不可能的。凌远太缺爱了。




两个人维持着这种心照不宣的关系,李熏然提供照顾和温暖,凌远回报给他暗恋的希望。直到李熏然生日前一天的晚饭之约。




市里每年都有杰出青年评选,凌远已经连续评上好几年了,颁奖典礼驾轻就熟。李熏然今年第一次评上,所长把这件事给忘了,第二天就要去领奖了才通知到他头上,他连一套合适的西装都没准备。




事到临头了,“只能”联系了凌远出来买西装,顺便过生日。




凌远到了餐厅看到桌上的小蛋糕才知道这天是李熏然的生日,搓搓手坐了下来,心里突然一阵心悸,总觉得这是场鸿门宴啊。暗恋自己的人把自己约出来单独吃生日餐,告白的前兆啊。行医多年,凌远善于在突发状况面前飞快做出决断:要是李熏然真的告白,就说自己受够了情伤,把上一段婚姻掰开了揉碎了讲一讲,表明自己不愿意再恋爱的决心。尽力不伤害他和李熏然的关系,也不伤害李熏然。




其实他想多了,李熏然根本没这个心思,他第一次倒追直男,还拿不准直男玩暧昧的度,根本不敢贸贸然告白。但是凌远陪自己一起过生日难免让他心思活络。一顿饭就各怀鬼胎地吃完了,没有告白,只是聊天,凌远长呼一口气。


 


吃完饭就是逛街买衣服。




凌远着实是一个完美到头发丝的人,给李熏然的着装建议十分贴合李熏然的身材特点:个子高、腰细腿长,穿一个三件套的西装配一个条纹领结,颁奖礼绝对艳压群芳。不,帅瞎所有人。




付账的时候凌远掏出了银行卡,他说,熏然,今天是你的生日,这套衣服我给你买了做礼物吧。李熏然忙摆手掏钱,不要不要,远哥,我自己来。




凌远想的是,白吃了人家那么多顿饭,趁生日还套西装算了。




李熏然想的就多了,咱们俩还没怎么样呢,你给我买衣服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最后还是李熏然付了账,看准了凌远是个知识分子,不会在商场里跟他上演过年塞红包的戏码,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柜台刷了自己的卡。




命运这种东西是很有趣的,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推你一把。




快到圣诞了,商场都喜欢搞活动。李熏然拿着柜姐给的小票拉着凌远在一楼找抽奖处,消费一千五可以抽奖一次,李熏然可以抽奖三次。




开玩笑?三次?简直侮辱了手气王李大师了!李熏然抽奖运气向来一流,只要抽奖就会中,再不济也得是一包纸巾一瓶可乐,还中过自行车电饭煲。




结果都没中,李熏然陷入短暂的自我怀疑。凌远见状赶紧说,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就当生日礼物了。抽奖抽不中是很正常的,都抽中了人家商场不用开了。




服务台的漂亮柜员友情提醒,先生,我们这边有个规定的,购物满五千块就可以多一次抽奖机会,只要是情侣一起来的,亲吻十秒就可以。




李熏然低头一看单子,¥5099,又抬头看看凌远,欲言又止。




凌远有点慌了,李熏然看自己什么意思,要在这里接吻十秒吗?那可不行,那成什么了。




李熏然还是看着凌远,他突然被一个抽奖鼓舞了士气,反正早晚要告白的!干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告白了还能抽奖!怎么算都不亏!




“那个,远哥,我想抽奖”


“你想要什么奖品我给你买,这个不行”


“我过生日就想抽奖”


“熏然,别耍脾气,不行”


“好吧”


“你看看喜欢什么,我给你......唔......”


“开始计时吧!”




李熏然在警队里要生存,早就学会了一身虎狼之气,只是平时不显露。面对凌远的拒绝,他不为所动,党怎么教育我们的?有困难要克服困难,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李熏然像个盯了猎物很久的小豹子,突然一手抓住凌远的领带把他拉近,另一只手压着凌远的后脑勺。




十秒其实很快,凌远都没反应过来要反抗,柜姐就已经掐了表:“时间到!先生您可以再抽一次奖。”李熏然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摸了一下嘴巴,就又屁颠屁颠被柜姐领着去抽奖箱。




凌远还懵着,天空飘来五个字——很好很强势。他上次接吻什么时候?夏天里跟韦三牛去撸串用嘴撬开了一个花甲算吗?久旱逢甘露,凌远舔舔嘴唇,李熏然的嘴巴好甜啊,想尝一尝他喝的茉莉奶绿了。




呸!我可是个直男!我回味个屁!凌远有点疯了。




李熏然突然欢呼一声,“远哥远哥!我抽到一个iphone7!”




“恩,你开心就好。”凌远准备了一晚上的腹稿完全没派上用场,谁能想到像个高中生的小李警官,一个人民警察,会走这种耍流氓的野路子呢?!




就是突然开了脑洞,上中下三发完,更新不定。

评论
热度(390)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