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蔺靖】【AU】致我们的理想爱情 中

阿涛ckann:

日子重复而平淡,毫无激情。


很多人在年少时候都期盼着长大之后的风雨,以为自己会成为逆流而上的勇士,结果到最终会发现,最常见的日子,也不过是柴米油盐,庸庸碌碌。


蔺晨还是来找萧景琰。


萧景琰一直觉得自己的工作已经够清闲的了,但是到了年终还是很多事情要忙;身为白衣天使的蔺晨反倒时间挺多,他们私立医院是不是收费贼贵?


萧景琰一边嘟囔着资本主义吸血鬼,一边把儿子从蔺晨手里牵过来,“和蔺叔叔说谢谢没有?”


萧承之小朋友手上举着个糖葫芦,吃得满脸都是。


“缩了。”


“今儿下班早。”


你下班就没有不早的。萧景琰腹诽着,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在萧承之放学到他下班这段时间里,有个人替他看小孩挺好的,“真是麻烦你了。”


“你也挺不容易的。”蔺晨断断续续当了几次奶爸,才觉察出萧景琰是怎么从一个所谓的顽主变成如今这副无欲无求的模样。


人啊,如果不被日子磨平棱角慢悠悠地滚着,大约就会被生活的轮子磨死。


这一日蔺晨又溜班跨越对角线来接萧承之小朋友,结果小六儿从门口冲出来,一把把书包甩给他,然后就掠过了他。


“妈妈!”


蔺晨拎着包追着萧承之而去,看着小孩扎进了一个年轻女子的怀里。


确实年轻,还扎着丸子头,穿着英伦风的大衣,长靴,还真像那些外国女性一样大冬天里光着一截腿,看起来和这大学里的学生没有两样,“宝贝儿~”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萧承之搂着他妈妈的腿,他妈妈想抱他没抱动,“妈妈一回来就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礼物。”


“去找爸爸。”萧承之拉着她,她却不动,只是笑着把小背包给萧承之背上,“礼物在里面了哦,妈妈已经去找过爸爸啦,宝贝要乖,听爸爸和奶奶的话。”


“妈妈又要走了吗?”


“等寒假,妈妈再接你去玩。”


萧承之小朋友很乖,“那妈妈就忙吧。”


她亲了亲儿子的额头,才把目光投向了几步之外,拎着萧承之的包站着的蔺晨。


“蔺叔叔,这是蔺叔叔。”萧承之蹭蹭跑过来拉蔺晨,一转眼,却见他母亲已经走远了。


蔺晨抱起小朋友,“别难过哦。”


小朋友摇头,“爸爸说,妈妈是去找她喜欢的人和想要的生活了,懂事的男子汉不能缠着妈妈不放。”


蔺晨一怔。


“小蔺医生和你怎么了?”


平安夜,萧景琰领着儿子回林静那儿吃涮羊肉,林静轻飘飘地问他。


萧景琰正在把香菜挑出来给儿子,他顿了一下,“没怎么。”


“景宁和我说了。”林静道,“我也不知道他……算了。不过你怎么和他搅和在一起了。”


林静是听萧景宁说蔺晨在他们圈子里打听萧家的背景和那圈子弯弯绕绕的事情,加上萧承之这些日子成天蔺叔叔长蔺叔叔短的,琢磨出了点不对味来。


“……妈您别说了成吗。”


林静揉了揉眼睛,“妈也没别的意思……妈这些年年纪大了,看事情也通透了。妈是觉得,到底是妈影响了你,这样的家庭影响了你……”


萧家,或者萧选这个人,实在太复杂。权势有了,金钱也有了。萧景琰的几个哥哥,老四和老五为了真正接掌老爷子的权力和关系网斗得你死我活,老三和老六是一个妈生的,闷声发大财,不争不斗,但都得到了几家公司,收红利拿分成,这辈子当个米虫是没有问题了。老二是萧选真正的妻子生的,萧夫人冷眼看着他们这些小娘养的争斗的争斗,混日子的混日子,早早把儿子送出了国,读书工作娶妻生子,拿了美国国籍,投了钱给老二开公司,混得风生水起。说是再过几年她也要去美国养老了。


萧夫人有背景,当年嫁给萧选,带着点联姻意味,各得好处,根本不管萧选。而老大……


萧景琰的大哥,已经多年没有音讯了。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妈别这样说,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萧景琰搂着自己的母亲,“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


林静不是北京人。当年只身一人从江南来北京求学,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跟了萧选,有了萧景琰。


那时候林静才十九岁,不得不退学,和家里人断绝了关系,受尽冷眼和嘲讽。萧景琰七岁上的时候,她一个人带着萧景琰搬了出来,重新上学,考试,一路又从本科读到了博士,而且是两个博士学位。一边在医院上班一边任教,口碑甚好,直到去年觉得精力上力不从心了,才从公立医院退了下来,去了这家私立医院。


“年轻的时候我憋着一口气,要从他身边脱身,我受不了那样的日子,我想证明我是个独立的人。”林静摸着儿子的脸,“结果带着你结结实实吃了苦,我不怕吃苦,可是怕你吃苦,只能又回去和你父亲低头了。尽管没有和你搬回去,到底让你重新和你父亲兄弟们来往。”


萧景琰叹气,他和他的母亲当初躲不开,如今也不必躲开。


人总要过日子的。


“他还怕别人说闲话呢。”萧景琰道。


林静在后海的那座小院子,萧景琰名下的两套房子,甚至萧景琰的工作,都是萧选给的。


萧景琰想想自己十几岁到生萧承之之前那些年胡来混日子的时光,也只是感慨。


“那时候,让你和你大哥走了的话……”


“妈别乱说了,我走了,你怎么办。”


萧承之吃饱喝足,也听不懂大人的话,往林静身上倒,“奶奶,饱。”


萧景琰把儿子拎开,林静说带他去洗澡,不再和萧景琰谈这些话题。


萧景琰倒在沙发上。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两条消息,六儿的妈祝他和儿子平安夜快乐,蔺晨发了条小视频。


他不知道在哪个酒吧乐呵,戴着个圣诞老人的帽子,祝萧景琰和小六儿岁岁平安。


萧景琰觉得哪儿不对,不过还是回了一条平安夜快乐。


第二日的时候,萧选的司机直接将车开到了林静的楼下,说是二少一家回来过节,老爷子高兴,让“林夫人和七少还有六孙少爷一起回去吃个饭”。


萧景琰昨晚和萧承之就住在林静这儿,他看着司机,司机是转业的军人,不惧萧景琰的目光,也直视着他。


“等会儿。”林静淡然地站在萧景琰的身后,“小六儿还没有起床。”


萧承之肯起来才怪了,萧景琰抱着儿子上了车,小孩子还嘟嘟囔囔地闹着,林静哄他,让司机绕道去买煎饼果子和豆浆。


萧承之这才高兴起来,拿着加了两个鸡蛋的煎饼果子在奔驰商务里啃得满脸都是,一车都是这味儿,萧景琰恶意地想着要不再去买两个韭菜盒子。


到了萧家在郊外的大宅的时候,萧承之不吃煎饼果子了,将剩下的往他爹嘴里一塞,兴高采烈地冲下去了。


几个小的闹成一团,萧景琰嚼着煎饼果子看着他们,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小孩子不懂大人的恩怨。可是小孩子总要长大。以前他和老四老五老六也常常滚在一起追猫打狗,如今也不过偶尔和老六喝杯小酒,萧景宁闯祸的时候给老五打个电话。


与其说是老爷子见到老二一家回来高兴,不如说是萧夫人想要宣告天下,她才是战胜者。


老二确实混得好,娶了美国妞,生了两个混血儿,公司即将上市。他借着这个家庭的给予他支持,终于彻底脱离了这个泥潭——


老四和老五争老爷子的权力和关系网,可是这些对他来说已经彻底不重要了。


萧承之和老三萧景亭家的俩儿子差不多大,玩得最好,已经冲去折腾院里的花了。萧景琰去给老爷子请安。


萧选坐在躺椅里,半眯着眼睛,“有日子没见你,平时也是你母亲带承之来。怎么还是如今这副浑浑噩噩的样子。”


“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出息。”萧景琰道。


“冥顽不灵。”萧选让佣人拿他的眼镜来,他戴上眼镜,翻着几份文件,“整日里也不像样。这几份股权你签了,给你的。”


“不必了。”


“给承之的。”萧选根本不想和他争执,“固执什么。”他敲着躺椅的手,“老三和老六有的,你也有,你们几个也不是做生意的料,拿着股份罢了,不然你老子我双腿一蹬去了,你指望老四还是老五嘴里能给你漏出些什么来?”


萧景琰还想说什么,林静走过来了,“收下吧。”


“妈……”


萧夫人请来的室内乐队开始演奏了。老二夫妻俩旁若无人地跳着华尔兹,恩爱非常。


一众人等各怀心事,萧夫人脸上挂着骄傲的笑容。


萧景琰自己喝着酒,老四过来和他碰了碰杯,有些阴阳怪气,“老爷子给了你多少东西?”


“四哥要?给你也无妨。”萧景琰一饮而尽,颇有些玩味地看着他,“怕四哥看不上。”


“你啊,”萧景宣摇头,“你早该好好和老爷子求求饶请请罪,省得老五见天去哄老爷子给他东西。”


萧景琰看看他,又看看主位上哼着小曲似乎已经老糊涂的萧选。


真没意思。


萧夫人熬了一辈子,图什么?萧选看似辉煌了一辈子,又得到了什么?


他又想着自己的母亲,前半生吃尽了苦头,没了爱情,又被儿子牵绊住脚步,不得不低头;他又想起自己短暂而仓促的婚姻,小六儿的妈嫁给他,他娶了小六儿妈,都不是他们自己的意愿,原本想凑合着过,大不了各玩各的,反正家里也吃不垮,小六儿妈却在生了小六儿之后严重抑郁,萧景琰看着那个原本年轻而鲜亮的女子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地狱里,到底不忍心,索性一刀两断,给了彼此自由。


他才知道为人父母不需要考试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萧景琰突然很想见蔺晨,非常想,现在就想。


他跟林静说让林静看着萧承之一天,跑去和老六借车,老六把钥匙给他,萧景琰跑出去之后才发现是辆骚包的红色跑车。


他一路闯了很多个红灯,反正老六交罚款,反正老六摆平扣分。


周一到周五说溜班就溜班的蔺晨竟然在圣诞节值班,萧景琰违章停车,车屁股一甩,死死别住一辆宝马,在单元门前等着,给蔺晨发了条微信。


蔺晨在做手术。


萧景琰见到搭滴滴飙回来的蔺晨,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蔺晨的手和腿一起颤抖,“……那什么,真有手术。我站了十个小时,三顿饭都没吃,不如去下个馆子?”


“上楼。”萧景琰言简意赅。


两人一进门就开始抱在一起啃,蔺晨知道萧景琰大概是遇见什么事了,可惜蔺晨也不是铁打的。


两人一起滚到了地毯上,萧景琰喘着粗气。


蔺晨坦白,“萧景琰,我今天真没办法,没力气,就是让你在上面我也没有力气了。怎么了?”


萧景琰趴在蔺晨身上,水牛一样地喘气,红着眼睛。


蔺晨试探道:“小六儿又被请家长了?”


萧景琰瞪他一眼。


最终蔺晨去洗澡,萧景琰下楼去便利店买吃的。


圣诞夜大餐是好时便利店的关东煮,萧景琰把人家一锅的东西都打包了,外加七八个茶叶蛋,此时正在一颗一颗地剥着。


“我虽然是医生吧,但是也不会读心。”蔺晨擦着头发,“遇上什么事儿?跟哥说一声,哥给你出头去,咱俩谁跟谁啊。”


“我比你大。”


“不会吧。”蔺晨不信。


萧景琰摸出自己的身份证,还真比蔺晨大了两年零一个月。


“好,萧哥。”蔺晨笑嘻嘻地坐在萧景琰的面前,“萧老师遇见什么事情不开心了?说实话你来找我我还挺高兴的,虽然今晚没法来一发——”


他叉起一颗茶叶蛋往嘴里送。


萧景琰突然问他:“你相信爱情么?”


蔺晨噎住了。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萧景琰,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萧老师……”


“我学历是高中毕业,别叫我老师,我同事起码都是985硕士。”萧景琰摇头,却不再继续原先的话题,“吃吧。”


萧景琰吃完东西就走了,明天是周一,他还得去林静那儿把萧承之领回去,明天又要开始新的焦头烂额手忙脚乱的一周。


蔺晨看着那辆红色的跑车开走。


爱情么。


他下意识地想摸烟出来抽,然后才想起自己已经戒烟了,戒烟三年多了。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


那次是和同性。


说刻骨也刻骨,说难忘也难忘,整整七年的一场恋爱,从中国谈到美国,最终没能再谈回中国。


一个觉得自由才是正义,一个外表放荡,骨子里却渴望着婚姻与安定。


“蔺,你觉得可能么?”他还记得他深爱的人在一个咖啡馆里和他摊牌的时候,“回国了之后呢?你能顶住家里的压力么?在美国不好么?回国了能怎么样?过街老鼠?偷偷摸摸?还是骗个女人给你爸妈生个孙子,然后呢?”


“你也太悲观了,我只是……”


“没有只是的,蔺,你回去就是因为放心不下父母,你什么都抛不掉,还要绑架我回去,总有一天你会和家人妥协,最终把我也抛掉。”


“不是这样的……”


蔺晨最终去了便利店,买了包烟,没买打火机,拆了一支出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许久。


2016年的最后一周。


萧景琰被推举为新一届的家长代表之一,据说是因为“萧承之家长在这个学期里为了一年二班的和谐进步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萧景琰看着微信一脸懵逼,他做什么了?


萧承之班里三十个小朋友,微信群里老师加家长一共三十四个人,萧景琰是唯一的男性。


大约是物以稀为贵?


萧承之小朋友一脸严肃,“爸爸,你要负起责任来。”


萧景琰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家长代表要干嘛?是不是你给你老子我招来的锅?”


萧承之摇头,“好多小朋友都很羡慕我,因为只有我可以每天都是爸爸来接的。”


“可是他们有妈妈来接,你不羡慕吗?”


“妈妈也来接过我呀。”


萧景琰叹气。


“我期末会好好考试的。”萧承之揣着小手,一脸严肃,“毕竟我是家长代表的儿子。”


萧景琰塞了块橘子到儿子嘴里,“我和你妈当年都是上屋顶打架的人,怎么生了你个老干部。”


“打架是不对的。”


萧景琰抽空看了看那天在萧宅里签字的文件,发现自己确实是个不食肉糜的人,没看出什么来,只看懂了三份文件,两份是房子过户,一份是汽车过户,他打电话问林静有没有时间,约个律师看看什么的。


却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他亲爹的声音,“老七的电话?”


萧景琰挂了电话。


“蔺叔叔,”萧承之今天一出校门就看见了蔺晨鹤立鸡群地站在一群爷爷奶奶妈妈之中,开心地冲过去,到了跟前却大惊失色,“蔺叔叔你怎么了?”


蔺晨脸上带着青紫,十分……可怜。


“蔺叔叔摔了一跤。”他伸手抱起萧承之,“没事的。”


萧承之搂着他的脖子,“可是为什么会摔成熊猫眼呢?”


臭小子你太聪明了。


蔺晨没有上楼,把萧承之放在行政楼底下,让他自个上去找萧景琰。


没几分钟,萧景琰急匆匆地跑下来,“小六儿说你摔跤摔到脸……”


他停在蔺晨面前,“你丫打架了?和谁啊?不会是景宁吧?”


蔺晨翻翻白眼,“你妹妹在圣诞节考研,你不知道?”


“……”萧景琰还真忘了这茬,怪不得那天在萧宅没见着萧景宁,“那你怎么了?”


蔺晨手插裤兜里,“没什么,就是出了个柜。”


他还等着萧景琰夸他英勇无畏呢,结果萧景琰张口就道:“不是吧,你现在才和家人出柜?我还以为……”


蔺晨瞪他一眼,“不然呢?”


“这误会闹得,”萧景琰哭笑不得,“景宁到处说你和……令堂串通骗婚……”


蔺晨气得倒仰,“有没有良心!现在的小姑娘满脑子想着什么?我什么时候骗婚了?我去我说怎么我妈打我打得比我老子还狠?我还没有说完呢鞋拔子就上脸了!是不是你妹早就替我出柜了?”


萧景琰吸吸鼻子,“你怎么突然出柜了?”


蔺晨搓着脸皮,想说些什么,萧承之就拖着他的四轮冲锋小汽车奔出来了,乌拉乌拉地开着。


萧景琰转身就去逮他儿子,“你慢点开!”


萧承之开着小汽车满广场遛他爹,最终还是不负众望地铲翻了蔺晨。


蔺晨眼冒金星地躺在地上,想起了年轻小护士们在朋友圈里疯转的某著名自媒体女作家的著名毒鸡汤。


人为什么要结婚生子养小孩?


学校外面的串串店里。


萧景琰往锅里扎了一把麻辣牛肉串,把他儿子的爪子拉过来用湿纸巾擦擦,“不许甩脸色,汽车没收,明天我就把它扔了。”


萧承之小朋友扁着嘴,“可是这又不是汽车的错。”


蔺晨揉着他的尾椎骨,“算了,小孩子。”


这爷俩的相处模式挺奇怪的,蔺晨一直这样觉得,不太像父子,因为萧景琰和萧承之说话的时候好像从来不把萧承之当成小孩,和萧承之说话的语气同和蔺晨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


“这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萧景琰严肃地搅拌着麻酱,“还有,不许挑食,要吃青菜。”


萧承之继续扁着嘴。


蔺晨给他往锅里倒香菇,“小六儿,你乖乖吃饭,叔叔给你买新汽车。”


“不可以这样。”萧景琰道,“他需要认识到错误。”


“好吧。”


吃到一半,萧景琰才腾出空来,继续问蔺晨干嘛突然出柜。


“想通一点事情。”


“然后呢?和家里掰了?”


“掰不了,我是家里独子,万里长征第一步,征途漫漫。”蔺晨叹气。


“正常来说,我们这一代刚好赶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孤独的一代,”萧景琰啃着牛肉串,“不过我家比较特殊,老爷子差点生个篮球队,我妹妹出生之前,哦,就是我小时候,我们哥几个老是在家里唱葫芦娃。”


蔺晨差点被呛死,“哈哈哈哈,令尊什么反应哈哈哈哈~”


“他本来不知道,他又不看电视。也不太理我们。”萧景琰撇撇嘴,“结果老六个傻逼,在老爷子面前说漏嘴,从老四到我,四个傻子一块儿被揍了一顿。”


萧承之从碗里把脸抬起来,“葫芦娃是什么?”


萧景琰怜爱地摸摸儿子的头,“和熊大熊二差不多,不过你不是有六个伯伯和小八姑姑还有小九叔叔么。”


萧承之沉吟一会儿,道:“像喜羊羊和灰太狼,但是不够羊。要算上灰太狼和红太郎还有小灰灰,但是还差一个,我没有见过大伯伯,那就不算大伯伯好了。”


蔺晨憋得满脸通红,浑身颤抖,“那对你大伯伯是不是不太好?”


“嗯……”萧承之小朋友果然陷入沉思,“其实还有别的羊……”


萧景琰哭笑不得,“好了,你爹都成大灰狼了,别看这些玩意儿。”


饭后蔺晨从包里掏出一套DVD,说是给萧承之的。


“我觉得小孩子的教育挺重要的。”蔺晨十分正经,“老看喜羊羊也不是回事儿。”


萧景琰看着那套奥特曼全集,嘴角抽了抽。


——————————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04)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