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蔺靖】【AU】致我们的理想爱情 (下) 完

阿涛ckann:

中篇好像在tag底下没有?随缘吧。


游戏之作,不必当真。


——————分割线——————————


蔺晨拎着特地去西单买的电动滑板车,准备去贿赂萧承之小朋友。


结果高年级都放学了,萧承之小朋友还没影儿。


蔺晨去行政楼找萧景琰,萧景琰满头在一桌子的表格里,“小六儿?哦,忘了和你说了,孩儿妈说有几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组了饭局,她中午去学校把六儿接走了,明儿再送回来——你买了什么?”


蔺晨颠颠这个电动滑板车,“我看挺多小孩子玩这个的,给六儿也买一个。”


两千多呢,现在的儿童玩具怎么这么贵。


“……啥玩意?”萧景琰等着蔺晨手里的滑板车,从自己的工位底下猛地又抽出个滑板车。


真·儿童滑板车。


蔺晨目瞪口呆,“这……”


“你买的什么呀,这个是小六儿之前幼儿园的时候玩的,你怎么买了个大人的?这还挺贵的吧?”萧景琰颠颠手里那个淘宝买的滑板车,“现在小学生都不玩这个了,不然你以为那个铲你的小汽车是为什么买的?”


小汽车立在窗户边上,被萧景琰用绳子捆住了。


说话间又有几个学生进来问事儿,“萧老师,财经处说这个表格要盖学生处的章。”


萧景琰翻出红章,蔺晨被人碰了碰,“老师,劳驾借过。”


“这个不能盖。”萧景琰看了看表格,“昨天院里才说了,这个证明不盖学生处的章。”


“但是财经处说没有章不给过。”


“……但是真不行……”






萧景琰把所有事情做完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蔺晨去了楼下溜了两圈,发现这个电动滑板车滑起来还真带劲,改天买个没有扶手的,估计就跟柯南似的。


萧景琰看着这个一米八多的大汉滑得不亦乐乎。


“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萧景琰把最后一个口罩给了忘带口罩的孩儿妈了,用围巾捂着脸,“到对面开个房也行。”


蔺晨:“……”


合着我来找您就是打炮来了?


蔺晨的车今天限号,他可是拎着滑板车从西单倒地铁来的,遂说要蹭萧景琰的自行车。


萧景琰说你可别,后座那儿童专座塞不下你,领着蔺晨去找他的车。


“……”蔺晨看着那辆崭新的路虎揽胜的身上的不太新鲜的无数坨乌鸦屎,“你这车放这儿多久了?你的那辆小本田呢?”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早上才停这儿的。”萧景琰抬头看看天,枝桠上乌压压一片乌鸦,“我在地下车库只有一个车位,停了原先的车。”


“你把十五万的车停在地下车库,然后把三百万的新车停在这儿?”蔺晨手插口袋,“萧老师,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些读书人。”




最终是蔺晨开着这带着翔的车载着萧景琰,先去找洗车的地儿。洗了车,萧景琰指路回了自己的住处。


这是蔺晨第一次来。


两室一厅,老房子,一看就是二十多年前那种某某单位的分的房子,院子里三四拨跳广场舞的老太太,离学校倒是不算远,沿着三环开十来分钟就到。


这屋子一看就是个带孩子的人住的,放满了各式各样孩子的东西,一间屋子做卧室,萧景琰睡大床,萧承之睡小床,空地摆着一大一小两张书桌,另一间当作储物间,三面都摆了柜子,地上铺着地毯,零零散散地丢着萧承之的各种玩具。


萧景琰让蔺晨在客厅沙发坐下,蔺晨一脚就踩中一个小汽车,急忙忙捡起来放在桌上,萧景琰在冰箱里倒腾出罐可乐,递给蔺晨。


“小六儿挑食,只喝饮料,家里就没烧水。”萧景琰瘫在沙发的另一侧,“乱糟糟的。”


“这可不是个好习惯。”蔺晨放下可乐,“你带着小六儿在这儿住多久了?就这么凑合着过?”


“可没有凑合,一个人过才凑合。”萧景琰道,“你太看的起我了,我哪里能把小六儿带那么大。也就是小六儿开始去幼儿园了我才带着他从我妈那儿搬出来。”


“那我之前和你说的事情……”


萧景琰有些好笑,“蔺医生,你图什么?说白了,我的条件你也看到了,我们家老爷子是有钱,房子车子说给我就给我,不过你要知道,我毕竟是个男人,你要是和景宁在一起才能当驸马爷,抛开我的家庭背景,我不就是个离异带娃,高中毕业靠关系找工作的屌丝么。”


“我觉得这个不是你的真心话。”蔺晨拍拍萧景琰的腿,“不然那天你在我家里,为什么问我,我相不相信爱情?”


萧景琰闭嘴。


一屋子都是萧承之的东西,蔺晨觉得在这种地方做爱实在有种罪恶感,尤其是看着萧承之贴在床头的喜羊羊贴纸的时候,两人衣服都脱光了,躺在萧景琰的床上,最终还是开始谈谈人生。


“你谈了七年的情人都吹了,”萧景琰拍拍蔺晨的屁股,“照说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不是看破红尘游戏人生么?怎么还敢找人天长地久?”


“你游戏人间这么多年,怎么就突然老老实实开始带娃过日子了。”蔺晨看着天花板,“谁知道呢?不过现在想想,我估计就是个可以上天涯八卦版的极品前任,一边和人家海誓山盟,一边还死硬着骗家人不敢出柜——这不是骗炮么。”


“我们家老太太,”萧景琰也只是敢在背后这样说林静女士,“以前年轻的时候那么硬气,如今呢,老头子老了,没法出去花了,来找她,她还肯和老爷子一块儿过,我们家老爷子死赖着要来我们老太太那儿住。”


蔺晨对萧景琰家的事儿知道了个七七八八,“那你家老爷子的其他老太太呢?”


“老二出人头地了,老二的妈估计过了年就不甩老爷子了,要去美国养老。”萧景琰道,“老大的妈和老大一起消失了,老三和老六的妈跟着老三过,老四的妈和老五的妈带孙子,景宁的妈和老九的妈还在郊外的宅子里,还有没有别的我就不知道了。老四和老五他们俩都想当接班人。我还在寻摸着要不要趁老爷子现在良心发现,多搂点,不然怎么给小六儿买房子娶老婆。”


萧景琰一派轻描淡写,仿佛云淡风轻。


“你不太开心。”蔺晨指出他的假装,“丫心里肯定有事。”


“谁心里没点儿事。”萧景琰叹气,“矫情呗,房子车子儿子都有了,但是就是矫情。”


蔺晨亲亲萧景琰的额头,“所以你还不肯考虑考虑,都说了,和我一块儿试试呗。”


“……六儿妈会不会上天涯说我是死基佬骗子宫?”


蔺晨沉默了。


“问你个问题,六儿妈跟你的时候,她成年了吗?”


萧景琰踹他一脚。


蔺晨狡辩,“这可是法律问题。”


都是些荒唐往事。


“你在躲避。”蔺晨道,“萧老师,人的一辈子很长,不是只能爱一个人,也不是错了一次就不能试第二次。你写作文的时候语文老师没教过你,爱迪生试错了多少次才发明电灯泡的?”


“……我逃课了那时候。”


“那我给你补课吧。”






孩儿妈把萧承之送回来的时候,萧承之一身上下全都是新的,还拿着一书包的新玩具,都是孩儿妈的朋友们送的。


“你这是吃了多少?”萧景琰看着儿子圆滚滚的肚皮。


“没吃多少吧。”小六儿妈说道,“我儿子可爱,去哪儿都有人喂。”


“新滑板车!”萧承之把书包往萧景琰怀里一丢,扑去拿那个蔺晨搁这儿的电动滑板车,被萧景琰截胡,“那个不是小孩子玩的。”


“不然你这么大了还玩这个?”孩儿妈问萧景琰。


为了男人的尊严,萧景琰当然不能说这其实还挺好玩的了,“……他之前撞人了。”


但是萧承之已经把车拖了出来,直奔楼下了。


萧景琰只能跟上,“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


小六儿妈今天打扮得和以前不太一样,颇有点贤妻良母的风范,“孩儿爸,你带着六儿也挺不容易的。”


“我现在觉得我们家林静女士挺不容易的。”萧景琰想起自己荒唐的少年时光,“为人父母真不容易。”


孩儿妈也感慨,“是啊,想想我们,糊里糊涂地就当了爸妈,自己还没有活明白呢。”


电梯下行。


“你和你爸算是和解了?”孩儿妈问他,“我听景宁说,老爷子找咱们老太太去了。”


“也就那样吧。”萧景琰道,“我还能和个老头子置气?想通了,我妈都不说什么了,我就不闹了,也不小了。”


“那年也是兵荒马乱,”孩儿妈道,“我生了六儿就抑郁了,大哥说走就走,再无音讯,虽然之前也和老爷子闹了好几年,因为和你离婚的事儿,我们两家也闹得天翻地覆,老爷子没少揍你,可是……孩儿爸,到底谢谢你,当初扛起了一切。”


“大哥走了我才知道自己不能再荒唐了,”萧景琰道,“稀里糊涂地成家结婚生子,结果老婆生病我没办法,小六儿我也不会照顾,好在之前当了两年兵,算个退伍军人,能找人安排工作,结果还是离不开老爷子运作。”


“人总要长大。”萧景琰总结,“虽然我晚了些。”


“你是个善良的人,本来就是。”孩儿妈也总结道,“我以后如果还结婚的话,希望还能遇到一个和你一样善良的人。”


“找个你爱的人。”萧景琰笑道。


“你谈恋爱了?”孩儿妈一边走一边问他,“蔺叔叔是谁?”


“……六儿说的?”


“猜的。”孩儿妈走出行政楼,今天难得没有雾霾,晴空万里,阳光照在她的身上。


还是当年那个鲜亮明媚的女子。




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


蔺晨仰面倒在地上的时候,开始深深地后悔自己为什么特地去西单买个凶器。


萧承之小朋友踩着电动滑板车风驰电掣,看见了亲爱的蔺叔叔,激动地加速疾驰而来。


铲翻了蔺晨。


并且从蔺晨身上碾压了过去。


小六儿妈大惊失色,冲过去一把搂住了儿子,“宝贝儿没事吧?”


蔺晨看着明媚的天空,心想回去要去知乎回答一下遇见熊孩子的熊家长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萧景琰袖手旁观,“我说了你不要给他买这种东西吧?”




萧承之小朋友的新玩具还没有摸热呢就再次被没收了。


他扁着嘴,要求吃麦当劳,被否决了。


蔺晨说带爷俩去他那儿吃锅子,萧景琰问他你丫会做饭?


“你不知道火锅是可以叫外卖的么?”


最终三人还是去了海底捞排队,前头二十多桌呢,萧景琰把号码纸贴儿子身上,把人给服务员,“劳驾,我放他在这儿排一下,我去楼下超市买东西。”


萧承之小朋友对于卖脸这事儿熟门熟路,哄得小姑娘母性大发,一口答应替萧景琰看孩子。


蔺晨和萧景琰去了楼下超市,推着个购物车。


萧景琰扫购日用品和小孩子的吃喝,蔺晨推着车,“一气儿买这么多?”


“来超市一趟麻烦,小六儿每次进超市都要去看鱼。”萧景琰指了指生鲜区,“烦的很,拉不走,只能每次都吃火锅,把他给服务员看着。”


“以后我看着呗。”


萧景琰手一滑,纸巾掉在了地上。


无奈地摊手,“你还这样。”


“我都出柜了,总不能回去骗婚吧。”


“你以为小姑娘那么好骗哦。”萧景琰扶着购物车,“蔺医生,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啥玩意?”


“就是给你和小六儿做涮羊肉。不放香菜。然后和你喝喝小酒。”


“啊,”萧景琰感慨,“真是老了,年老色衰,绝望的中年男人,得到的告白都是柴米油盐。”


“我屋子里还藏了些去年过年没烧完的烟花,要不我们开车去个郊外没人的地方烧给你看,然后再表白一次?”


萧景琰推着购物车往收银处走,在柜台那儿拿了五盒成人“口香糖”。


蔺晨很满意。






2016年的最后一天。


蔺晨开着车载着萧景琰还有萧承之去了燕郊一个鸟不拉屎的农家乐,大妈打着哈欠给了他们一个院子的钥匙。


“要是放能上天的烟花,估计我们有麻烦。”蔺晨道,他在地上摆了一圈不会上天的烟火。


萧承之两眼放着光。


蔺晨想摆个老土的爱心,但是萧承之小朋友想摆个熊大。


“……这个不行。”


“可是你有这么多。”萧承之指了指蔺晨的车后箱,“那就摆个迪迦奥特曼吧。”


“……”


萧景琰在地上摆了个“bear big”的英文,真·熊大。


蔺晨嘴角抽搐。


萧承之不干,爷俩开始拌嘴。


蔺晨把萧景琰兜里的打火机掏出来,把烟花点了。


Bear big 的俩B没反应,剩下的滋滋滋地燃起了一地的火花。


萧承之小朋友挥着点燃的烟花棒满院子奔跑。


萧景琰插着兜看着ear ig 燃烧着,“这算什么?一个耳?一只耳?”


“亲爱的,不如咱报个夜大?”


萧景琰踹他一脚。


“新年快乐。”蔺晨道。


“新年快乐。”萧景琰道,“新年开始了。”


“新生开始了。”蔺晨看着夜幕,新的一年,帝都仍旧从雾霾压城开始,不过他觉得以后他的日子里应该没有雾霾了,“以后还请多指教。”


“彼此彼此。”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32)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