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谭赵ABO】认栽(六)

给少年的歌:

赵启平还在高潮余韵里,身体懒洋洋的没有力气得软着,被谭宗明搂在怀里。听到谭宗明说这样的话,他哑然失笑,推开身上的alpha,轻轻地说了一句,“谭宗明你确定你要现在求婚吗?”




谭宗明被推开,也不恼,还伸手虚拢着身边人的肩,又凑过去亲了一口才回答,“你要什么?大钻戒还是999朵玫瑰?”




“滚去洗澡,一身酒气臭死了。”赵启平言语带笑,避开了这个问题。他的心里发酸,谭宗明喝醉了,又是事后,在这种情况下求婚,把他当什么人呢?就算是对随便哄哄的小情人也应该有一个更有仪式感的场合,哪怕是在早餐桌上,都比现在强。他答应了显得随便,不答应又怕惹恼了谭宗明又是一场恶战。赵启平是真的有点累了,终于明白网上说的,“为什么要谈恋爱呢?是手机不够好玩嘛?”对他来说,还要加一条,是手术还安排的不够多?




赵启平无端觉得烦躁,一掀被子就要坐起来,随即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跌回了被窝里。谭宗明关切的摸摸他的脸蛋,“怎么了?又头晕了?”




医生没有几个胃好的,长期不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让本就清瘦的赵启平一直都有些贫血,这一点一直都让谭宗明觉得心疼。有时候赵启平下班回来,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动都动不了,要缓很久才恢复正常,因为累的头晕。




赵启平脑内一阵阵的发晕,耳鸣让他几乎听不清谭宗明在说什么。晚饭没吃就被一个电话骗到晟煊,又被骗上了床来了个“小别胜新婚”炮,着实让他有点低血糖了。但也不全是这个原因,他现在不比之前,一人吃饱,得养两人了。




真是个大麻烦啊!




赵启平拉过被子把自己蒙起来,低血糖带来的绝望感席卷了他,他拒绝和罪魁祸首交谈。但罪魁祸首还在锲而不舍地问问题,不让他有半点消停,“是不是没吃晚饭?我去给你下个面好吗?还是炒个饭?牛奶喝吗?阿姨昨天买的..............”




谭宗明很多时候就像个老人家,关心起人来絮絮叨叨,不达目的就不罢休。赵启平被烦得很了,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看着谭宗明,冷着一张脸,命令道,“我请你现在去洗澡可以吗?”




谭宗明也是被搞的一肚子气,板下了脸,“那我请你现在去吃点东西。你年纪轻轻不要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你自己肠胃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可太知道了。”赵启平吸取教训,双手撑着床慢慢坐起来,“谭宗明,你现在去洗澡,我不要吃你做的面,我现在起来定外卖,你洗完澡我有事跟你说。”




谭宗明正要说外卖不健康就被赵启平瞪了一眼,赵启平两道浓眉下一双眼睛极为有神,圆圆的看他一眼他就什么都要妥协了。好吧好吧吃外卖吧,只要你高兴。




 


谭宗明洗完澡出来赵启平已经不在卧室里了,他走出去发现人既不在客厅里也不在厨房,倒是平时不用的储物间门好像是开着,他走过去推开虚掩着的门。赵启平没开灯,盘着两条大长腿坐在窗台上。




算上之前痴缠做露水情人的日子,他俩在一起很久了,但是谭宗明还是会经常被赵启平的美惊到。也许用美来形容男人是不合适的,但美是一个集大成的褒义词,美包含了俊美,惊艳,令人心动,令人为之动容。在赵启平身上,美就是早上起来在阳光里伸展躯体,在镜子前打领带的时候会突然凑近去看自己胡子有没有刮干净,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此刻月光下的赵启平,随意地穿了一件旧毛衣,在黑暗与光亮的交界里显得毛茸茸,像是谭宗明之前在一个宠物店里看到的一只小猫,“下次再看到一定要抱回来了。”谭宗明心里暗暗地想着。




察觉到谭宗明推门进来的赵启平抬起头,“洗那么久啊,泡澡啦?”




“没有,你不说我臭嘛,我多冲会儿。”谭宗明很想抱抱眼前这只毛茸茸的小猫,所以也把自己洗的香喷喷,想着吃过晚饭可以再来一次美事。




赵启平闻言笑开了,骂了一句“傻逼”,拍了拍身边的坐垫示意谭宗明坐到自己身边来。“谭宗明,酒醒干净了吧?”他没看见谭宗明正开口要说话,只管自己开口,“谭宗明,你脸皮真厚啊。出去出差晾了我快一个月,回来就求婚,你有什么信心我会答应啊?还是你觉得我就栽在你身上了。”




赵启平说了几句话,突然停下来陷入沉默,抿着嘴紧皱着眉。谭宗明知道,这是摊上大事了,小赵有这种表情的时候一般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所以他也不贫嘴,只是把赵启平有点凉的手拉过来放在掌心里把玩,等赵启平自己说。




沉默了一会儿,赵启平果然自己开口,“谭宗明,对不起啊,我为我那天跟你无缘无故吵架道歉。我压力好大啊,哈哈。谭宗明,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好辛苦。你还记得你那次没带套咱俩吵架了吧?你说你烦不烦,让你戴套你不戴,你们alpha都什么臭毛病。那次之后我就总有种要中招的感觉,所以每天都对你没什么好脸色,这个我也道个歉吧,反正话也说到这儿了,再多道歉一次也没什么。”




话没说几句,歉道了两次,饶是总在爱情里游刃有余的谭宗明都觉得心慌了,这是要彻底说分手的前奏啊!他赶紧为自己辩解几句,“不,是我该道歉,我以后不这样了,启平你别...”




话没说完就被赵启平截断,赵启平今天是铁了心要谈事情了。




赵启平打断道,“你想的美,还以后呢!就你这一次就够我受得了。谭宗明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界限划得太清?你自己摸摸良心,怪我吗?就像你说的,那么多人上赶着跟你好,我算个什么啊?直说了吧,我一直觉得,和你在一起就是图个乐,你虽然对我好,但其实心里也没多重视我吧,毕竟你是谭宗明啊。我抱着过一天赚一天的心情和你在一起,所以我很害怕怀孕,我害怕跟你牵扯不清。这么说你懂我意思的吧?”




赵启平说着句句诛心的话,嘴角却含笑,突然偏过头看了谭宗明一眼,眼神里写着“你明白的吧?”他自嘲地笑笑,接着说,“要不怎么说爱情折磨人呢,我从来没这么自卑过。跟你吵架,跟你分手,都是我的自尊心作祟。我长那么大真没被什么人晾过,你要是哪天不喜欢我了,你先提分手我肯定不能接受的,所以我决定我要先走。无论如何,我的姿态要高,我太要面子了,你知道的。”




谭宗明彻底懵了,谁先提分手谁就赢吗?什么狗屁道理!分手是绝对两败俱伤的事,除非一方从来没投入过。谭宗明自认是投入了,这半年来他不止一次地有“就是他了”这样的感觉。他活到四十岁上,事业有成极了,感情生活总是空白,是赵启平给他涂上了色彩,让他知道是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让自己在父母逝去十几年后在上海这么一个不属于他的城市里有一份归属感。赵启平没有投入吗?只是怀疑自己以后会变心就值得这样壮士断腕般得分手?谭宗明想反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了。




赵启平抽回被越握越紧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眼神仍是放空。“但是他来了。谭宗明,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我现在只能面对我爱你我离不开你的事实了。”




“他来了?谁?”谭宗明总算寻得间隙插一句话。




但赵启平不理他,“我那天连轴值了三天班,累得直接在手术室外面睡着了。我梦见你了。我梦见你就在咱们第一次一起吃早餐那个露天餐厅的草坪上,你陪着一个孩子在玩,我走过去,你们就都不见了,我立刻给吓醒了。我连滚带爬去找B超室的师姐给我做了检查。现在想想真荒谬,万一什么也查不到应该还挺尴尬的。但是他来了,真好。这么好的孩子肯定不能像你吧,你那么不配合,还小气,给你打三个电话才肯接。实话说,当时是不是想着怎么治我呢?”




谭宗明哑口无言,几次张了张嘴但发不出声音。赵启平怀孕了,这个认知让他一瞬间恨不得跳起来去楼下跑个十圈,然后打电话告诉所有人。但是赵启平平淡的语气里泛出来的心酸让他自责地无地自容,他都干了什么啊!他语无伦次地喊赵启平的名字,看见赵启平抬起头,一汪眼泪水盈盈地在眼眶打转,旋即被他自己抬手擦掉。




赵启平声音有点哽咽了,“我想想啊,我今年33了,岁月不等人啊。你知道33岁生孩子对一个omega医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孩子出生以前,很多手术我都不能接了,辐射太大,我可能也站不了那么久,腰不行。孩子出生以后也是一堆事,我可能不会再升职了吧。谭宗明,你得养我,还得让我做骨科主任,我想做骨科主任。”




谭宗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语言,他站起来把赵启平按在自己胸口,低下头去吻毛茸茸的发旋,“好,做骨科主任,等孩子生下来我给你做院长好不好。启平,谢谢你,真的,我爱你也是真的,我对你好是因为我爱你,不是对随便一个人都好,我以后只有你一个,你只要不变心,我永远不分手。”




赵启平笑的肩膀一抖一抖,嘴巴还是不停,骂他“谭宗明,你这个小气鬼,王八蛋,臭流氓。”声音带着一点鼻音,大概是哭了。赵启平心里想,管他的呢,先把孩子生下来吧,这么好的基因不要就浪费了。“那你明天有空吗?我还没做检查呢,我要去你私人医生那里做,我要做资产阶级的小蜜。”




谭宗明捧着他的小脸亲不够似的啄了好几口,“你是大财阀的正房太太,我是正经财阀,不搞小蜜。”




月亮认为,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耍流氓!


 


过零点了算个伪日更吧行吗各位宝贝


今天去撸wuli面馆老板了,太可爱了吧!整个过程我都需要速效救心丸!


只有坚持产出能表达我的爱了!


沉迷于追星和搞同人就是我的无脑日常。。。



评论
热度(562)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