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楼诚】答辩记录

倾海:

*教授x法科生


*其实我只做过一次论文答辩,这种不靠谱的答辩我有且仅经历了一次,希望以后再也不要遇到这种奇葩答辩了。


*梗概:明诚的毕业论文答辩遭遇了藤田原田和南田。


明诚接到答辩通知的时候刚走出区法院大门,他实习的单位遇到一件小案子,总监说要带他学习学习。他们心里都清楚一个月后明诚就会离开这家公司,他只不过顺手卖个人情。未来即未知,说不定哪天他也有求到明诚的事情,职场上摸爬滚打的人绝不肯放过任何机会和人脉。


通知来自学院教务老师,他往前翻了翻又发现明楼发来一条语音,长达三十几秒,他想也没想便在地铁上点开了那条消息。


开始是几秒沉默,而后手机里突然传出一声“阿诚啊”,声音很大令人侧目,明诚这才想起来昨晚上根据老板的口述翻译一份谅解备忘录,把手机调成扬声器播放。他臊得脸发红,手忙脚乱关了这条消息,很不好意思向站在他身边——事实上由于拥挤而几乎黏在他身上的姑娘道了好几声不好意思,把播放方式调回听筒,重新点开了那条语音。


地铁上信号不好,周围还很吵,明诚听了好几遍才听明白明教授在说什么。


明楼太严厉,研究领域又刁钻,平时在学校受欢迎多是因为长相经历和个人涵养,学生对他又敬又怕,写论文的时候没人敢选他做导师。明诚也没主动选他,他样样都好,每一科学得都很顺手,还跟过不同老师做好几个部委压下来的项目,压根不在意写哪个领域的论文。是明楼等到报导师的前一天晚上,终于忍不住来找了他,假模假样下命令要他跟着自己。明诚在心里鄙视他装模作样,但还是回应了个经典微笑表情,附带明白感叹号,加起来一共四个字。


这次这条三十几秒的语音里,明楼像平时在学术会议上作报告一样说话慢慢悠悠,先务虚再务实,铺垫了几句才说今年就带他一个学生,他论文写得又很是不错,就给他打了个很高的分数报上优秀毕业论文,下周一上午答辩。


凭什么是他!明诚其实不大在意优秀毕业论文这类名号,国内高校本科生的毕业论文大多是随便写写罢了,并不能显现什么真正的学术水平。比如他的室友,家里跟最高法有点关系,平时不爱上课,不是泡妞儿就是打游戏,论文选了个非常水的题目和导师,左右抄抄自己编编,花了两天凑够五千字,低空飞过毫无压力。相比之下明诚就严谨得多,至少他的论文是自己研究自己写的,还按照明楼的要求改了无数次。


说起这个明诚就来气,明楼不是没有手不是不会打字,可反馈意见总要发语音,绝不肯给封邮件告诉他都哪些内容需要修改。一条语音短则十几秒长则五十七八秒,得亏是明诚记忆力过人才不用一遍遍点开重新听。他私下里和室友吐槽过好几次明教授的作风,室友带着耳机打游戏,左耳朵勉强听进去就从右耳朵出来,嘴里倒还厚道,车轱辘话来回安慰他几句,“明教授是什么人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你忍忍他吧反正毕业之后就再也不见了”,“哎呦心疼你”。明诚叹了口气,心说毕业之后就天天见了,这世界真可怕。


可他一回宿舍连上学校的无线网络,发现室友罕见的没在打游戏,而是开了个文档奋笔疾书。他凑过去看了看,“写什么呢?”


“论文指导手册,你写了没?明天之前和论文一起交到院办。”


“应该填完了,明教授说给我打了分。”他从桌子上拿起个苹果用衣服擦了擦,喀嚓啃了一口,“明天还要上班,哪有这美国时间。”


“我帮你送过去?反正我也要出门一趟。”


“谢啦哥们儿。”这个苹果汁水十足,还挺好吃的。


明诚手指翻飞,发了条微信给明楼问他能不能把填好的指导手册发他一份。明楼这次几乎是秒回,叫他不用交论文了,他明天上班直接给院办。


明诚大喜,一边叼着苹果回微信一边三言两语告诉室友不用帮忙,室友也没多问,继续投身他的胡编乱造大业。


晚上九点多班群里突然出现了条新消息,教务老师发了个文件,包括答辩时间、顺序和答辩老师名单。明诚那会儿洗澡去了没看着,回来的时候发现室友一边翻一边惊叹。


“你那组搭配太魔幻了。”


“什么搭配?”


“答辩老师,大田,小田,小小田。你写的是什么?公海?那可真是有罪受了,这仨全研究大陆法,没一个明白你的论文,只能用朴素的价值观judge你。”


“一边去,大名鼎鼎的明教授带我,我还能写什么?他今年带本科生打杰赛普让我去做教练,我论文也写了这个。”


“什么题目?”


“《网络攻击的国际法归责问题》。”


“不是全名吧?”


“明大教授给我改过,又长又拗口,自己都记不住,我得每天大声朗读三遍才能保证答辩时顺利念对它。”


明诚拉开椅子,把手机充电线扯下来仔仔细细看答辩名单,先看了看自己是答辩第一天下午的第四个,又往后翻翻看明楼被安排在当天上午,答辩一点钟开始,他虽然下午没课但应该也会留在学校用午饭。


而明教授最不喜欢一个人吃饭,百分之二十的可能他会推脱不过,和同事一起在教师食堂吃个工作餐,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他会在附近餐馆里约他一起用餐。如果大概率事件发生,多半是在西门口的那家西餐厅,等菜时间短,谈话环境也相对较好,不耽误事儿。明楼会提醒他几个答辩时注意事项,和他分享上午的几件趣事,最后回归到鼓励他轻松应对不要紧张。


这些其实都是老话长谈,从小到大每次小考大考前明楼都会这么叮嘱一番,明诚身经百战,自然不会如临大敌般紧张,也不会因为自己学院组织的论文答辩而颤抖说不出话来,只是在明楼看来,该嘱咐的总要嘱咐到位才好。


不出他所料,明楼临睡前又给他发了一条长长的语音消息,前二十秒是鼓励,后五秒才是关键内容:答辩那天十一点四十五,西门口爱上层楼见,他去把菜点上,明楼结账。


不知道是不是名字的缘故,明楼特别喜欢这家餐馆,几乎每周都要去吃一两次。明镜总不喜欢他在外面吃太多肉和起司,私下里叮嘱阿诚看好明楼。明诚心里清楚但也无可奈何,明楼下课那么晚,正赶上饭点儿,学校里有饭供应的每个餐厅都乌泱泱全是学生,排队不知道排到猴年马月,总不好再去挤食堂。


爱上层楼那顿饭果然不出明诚所料,他帮明楼点了份炖饭便开始专心等待自己的意粉套餐,刚上菜明楼便踩着点儿上楼来。像每次上课一样,他穿得西装革履,挺括而有风度,只是腰腹间稍稍发紧,多少暴露了他的年龄。明楼一坐下便迫不及待解开外套扣子,


“先吃吧,你下午第几个答辩?”


“第四个。”明诚如实回答了他,虽然他很清楚明楼一定也知道这个答案。


明楼点点头,又撸了撸两边袖子,捡起勺子舀了一勺炖饭送进嘴里。


“别紧张啊。”


明诚嘴硬,“我什么时候紧张过。”


明楼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很多时候。”


这餐馆不透气,憋得人胸闷,明楼眼见着明诚局促地向后靠了靠,又偏过头不看他的眼睛。


见好就收。


“答辩稿写得怎么样了?”


“没写稿,都在我脑子里。”


“你倒是还挺自信。”


明诚无奈,“这有什么办法,这三位老师和我的论文半点边都不沾,我想了一晚上,硬是不知道他们有可能问出什么问题来。”


“这倒也是。”


他们吃饭的速度都很快,明楼是当年留学时留下的习惯,明诚只是因为年轻小伙子胃口好。等明楼放下勺子,明诚也吃干净最后一点配菜。


“几点了?”


明诚下意识看了一眼左手,手都举到半空中才发现穿衬衫麻烦,今天没带表出门,只好退而求其次看了一眼手机。


“一点十二。”


“差不多了,去教学楼吧。”明楼慢悠悠系好西装扣子,招手喊来服务员埋单。


“我去就成了,你去干什么?”


明楼刚刷完卡,一边在单子上签字一边回答他,“你还怕我看?”


明诚趁他不注意在后面嘟囔,“滥用职权。”


 


***


bonus:我是个神经病吗我胡扯这些玩意干啥,大概是终于想起来题目叫答辩记录而三田还没有出场吧。


本科生毕业论文指导手册


论文成绩:


96分


论文答辩记录:


学生首先介绍了互联网时代频繁发生的国家间网络攻击,点明其潜在威胁及其严重性,后从《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草案》出发,分析该类事件中的归责原则,点明其在实践中的实用困难,并提出自己独创性的建议。


藤田教授:你讲的是网络攻击,有什么具体案例吗?


学生:目前国际法院没有相关判例。互联网产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而已被揭露的网络攻击也多发生于近二十年。


藤田教授:网络攻击与网络战有什么区别?


学生:网络战属于一种形式的网络攻击,当前还没有明确被界定为网络战的网络攻击,但有部分学者认为2007年针对爱沙尼亚的网络攻击事件造成全国政府等各大系统瘫痪,已达到网络战的规模。


原田老师:那你论文中的网络攻击涵盖的范围有多广?


学生:鉴于网络战多属于国际人道法研究范围,本文中我主要讨论未达到网络战规模的网络攻击。


南田老师:是否有明确的法条或条约对此类事件予以规定?


学生:国内法对此无任何规定,国际上有一部《塔林手册》,北约制定,偏重网络战规则。


南田老师:效力如何?在你的论文里似乎没有依据这些规则作出论述?


学生:手册并非北约官方文件或者政策,只是一个建议性指南,但的确是网络战领域最重要的法律文献之一。其归责原则与国家责任草案相差无几,且主要针对到达战争层面的网络攻击,因此在我的论文中没有做过多陈述。


藤田:你认为国家责任草案与传统侵权法理论有何种异同?


学生:首先由于这并非我论文关注的重点,我对此没做太多研究,但根据我平时所学,传统侵权法专注解决个人及私人实体之间侵权事件,国家责任草案的出台则是针对国家间利益侵犯问题,在制定之初参考各国通行的侵权法理论,尤其是当前最为流行的英美法和法德为核心的大陆法理论。


答辩小组意见:


该学生选题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通过研究国际间网络攻击问题,对现有归责制度及其缺陷予以了总结,对未来发展趋势予以分析,并提出可行建议。论文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答辩过程中可以看出,学生掌握了丰富的文献资料,法学基础知识十分雄厚,其陈述结构合理,逻辑性强;针对每个问题都能运用合理论据、论证充分。


综上, 论文已经达到本科法学学士论文的要求。




*最后不得不说,我并没有写过这么一篇论文,答辩记录里可能存在很多不妥之处,欢迎指出。



评论
热度(352)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