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谭赵]低俗小说(中2)

小马尾:

被屏蔽拉倒

赵启平邮箱的自动回复过了四天以后才收到。谭宗明倒不是较这个真儿——驻地信号限时供应——好,他等着。问题在于他差不多一星期后才看到的小赵医生在南苏丹的第二张照片还是MSF官方Twitter发布出来的。照片上赵启平浑身裹满泥浆,拥挤混乱中正蹲在地上给一位当地妇女固定伤腿。他的周围是一排建得不怎么整齐的灰白色板房,照片角落里随处可见蓄水的塑料桶。

谭总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儿,摸出手机开始给安迪打电话。

和机三院援建肯尼亚的项目?安迪接起来,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低头翻合同。你怎么问这个了?这个项目没问题啊,上头都批过了。

你经的手,肯定没问题。谭宗明摸摸下巴。我的意思是,给人都再买份保险吧,大点儿的。


电话那头乒呤乓啷一阵乱响。谭宗明撇了撇嘴,知道这动静是安迪把手机掉桌上了。谭总清了清嗓子。

……老谭,不是吧你!安迪一秒领会了谭总的深意,拍了一把桌子简直快要翻白眼。

具体的你定吧,啊。就是这个意思,你办事,我放心。谭总象征性地安抚(敷衍)了几句。想了想又问,今天几号?

……22号。安迪无语地合上了桌上的文件。

哦,fifa17今天发售。谭总恍然,终于比刚刚看到照片时松快一点了。那我先翘班了,拜拜。




赵启平来邮件的那一天,谭宗明在欧洲出差。半夜一点,酒店电视只有锁码台在放风景片,还有就是FOX不依不饶地播着午夜场恐怖电影。他就停在那看了半天毫无逻辑的泼血浆,想起有好几次他和赵启平在床上胡闹到半夜,性爱过后大脑的意犹未尽还有不知下一次如此尽兴会是何时的紧张感让人不舍得闭眼,小赵医生就光着身子裹一条床单缩在他身边专看FOX放剁手剁脚的血浆片。时而跌宕的荧幕光照在赵启平身上,那样曲线优美的侧脸和脖颈,浑身都散发出被操透了的味道。

然而电影是真的不怎么好看。邮件提醒“叮”的一声都比那个满脸血的女人的尖叫来得提神。谭宗明差点把遥控器扔床底下。

这一封全是英文的邮件写得看起来总算比第一封字的多些。谭总长出一口气,抹了把脸。

小赵医生写:

抱歉我借同事的黑莓不能打出中文。前些天忙到脚不沾地。现在已从驻地转到多罗市区,谢天谢地再也不用和那个老黑挤一张床了!水够洗澡,信号充足,唯一不幸的是我把手机丢在了难民营。Rahul告知我你去找过我了,多谢帮我洗了杯子。说真的,希望你没翻到我藏在衣柜里的AK-47。

至于呆多久——老板刚准了我Gap Year所以:P

晚安



拉到下面还附了一张照片。傍晚时分的尼罗河被夕阳染成波光粼粼的金红色,一个衣不蔽体的原住民小孩儿蹲在河边,冲赵启平的镜头笑着,远处的太阳低矮地压在地平线上面。

谭宗明盘腿坐在床上盯着这张照片,试图凭空想象出按下快门的小赵医生脸上可能出现的表情(笑着的,懒散的,无所畏惧的),但又好像脑子里突然被凭空塞进了一大段空白那样,这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毕竟再多琐碎堆积的视觉碎片也无法在他脑海中还原出一个真实的、呆在他身边的赵启平。

谭宗明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手机屏幕渐渐暗淡下去,他就触碰它。再暗下去,再点亮。

操!有本事现在给我发表情符号怎么没本事商量一声再走啊?你特么GAP YEAR说跑就跑没影儿了,我推了国内一堆事儿呆在美国,你让我怎么办?!

谭宗明撂下手机,极度困倦的脸埋进掌心,指尖揉着太阳穴,又忍不住担心赵启平在那种地方吃不好睡不好天灾人祸地动山摇。

安迪终究说错。赵启平怎么可能是烈马——那样的话之至少你还能把他逮到手里,驯他养他,喂他肏他。谭宗明每每眼酣脑热之时想过无数次干脆就把这人豢起来算了。金屋藏娇的金子,就留着铸成个兽笼子,小赵医生脖颈修长,就打一只金项圈套着,链子另一头攥在谭总手心儿里,离了笼子时时刻刻都牵着,便寸步难脱,日夜不离。

然而这种间歇性幻想过去之后,可是啊可是,可惜啊可惜。他俩搞到现在也算得上胡混经年,谭宗明太了解赵启平了。把心肝摊开来看看,他是宝贝是祖宗,他好他坏,他哭他笑他浪荡,都是因为他最不愿苟且。小赵医生明明是季风,是流云,是欲海慈航活菩萨,榻上度人欢喜佛。这一局棋下得实在太险,谭宗明想,那能怎么办呢?你买下全世界的草原,也不可能伸手握住风。




…想我没?
……啊,想,想了…啊啊不要了,不行了…
…想我还跑?嗯?
……没,我没跑…我——
——还不承认?是不是我肏你肏得不够狠啊?
不是…不是…啊,哥,哥哥,不要了…好痒…
…赵医生,你说你是不是活该被肏死?跑那么远连个招呼也不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哥哥…好哥哥我错了,别,我求求你别按了好胀啊啊啊——
——谁是你哥哥?你都让你哥哥这样不戴套肏你?
…不是…咳咳不是…学长…谭总…干爹…别,别勒——
——哟,别啊,别叫干爹…我要是养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小狗崽子,床没暖热,一眼没看见还跑了,你说这狗我养的亏不亏?嗯?以后我生意还做不做了?
…呜呜呜我错了…我不跑了…主人我再也不敢了啊啊啊要坏了——

——卧槽。

谭宗明睁开眼睛。电视还亮着光,里面跳到一台锁码频道,此刻正极其无辜地播着里昂风景片。而他这春梦也做得有声有色梨花带雨几乎回味无穷。

操。

他翻了个身把手探到下面。梦里赵启平被自己折磨得烂熟红软春水流遍嗷嗷哭着求饶又混蛋又不满那样儿在脑子里醒过来了,这火不泄他谭宗明干脆去骟了得了。

“真他妈想干死你。”

眼角含恨写完这封邮件,谭先生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开凉水。

评论
热度(94)
  1. 红叶白石小马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夏秋山棱
    小马尾:
  2. Queen of Dreams小马尾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