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 第八十二章

笑客来:



  阿诚说了很久,说了很多梦里的事情,说他曾经被桂姨掐死,他曾经背叛过自己的国家,他曾经在明家被明楼亲自抚养长大,他曾经嫉妒明台,他曾经害死过明台……




  


  明楼静静的听着,静静的听着阿诚的叙述,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插嘴,只是在阿诚似乎又要呕吐的时候递过一颗梅子、一杯水,但在听到阿诚说起梦中的阿诚害死过明台时,明楼的手顿了一下,随即一切如常。




  等到阿诚说完了,明楼依旧静静的看着阿诚,最后的最后,他说了一句话:“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梦中的东西,是真也好假也好,都不重要,因为那都是过去,过去就过去了,往者不可追,人能把握的仅仅是现在和不久远的未来而已。”




  这个道理,阿诚不是不明白,可是从未有人对他亲口说过。




  从未有人亲口对他出口过,这仿佛无尽轮回里的唯一宽恕——对错是非,都是过往,往者不可追,来者尤可期。




  从来没有人有这个机会了解无尽轮回里的一切,从未有人有机会给与他如此的宽恕。




  阿诚忽的哭了,眼泪就这样从那对小鹿一样的眼睛里一颗颗掉下来,阿诚抱着垃圾桶,哭着转头去看明楼,道:“你不怪我?”




  明楼握住阿诚那抱着垃圾桶的手,又伸出一只手去替阿诚抹眼泪道:“傻瓜,怪你什么?不论是梦是真是幻,那都是过往,就算是梦也是过去的梦,就算是庄周梦蝶,近乎真实,也是过去的真实,而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明楼,不是过往,是现在。”




  阿诚眼睛还是红红的,湿漉漉的,他就有这对湿漉漉眼睛看和明楼,明楼的话似乎打破了他从未打破过桎梏,他带着十八世轮回的十八世过往活着,他犯下的错误都不可弥补,他害死的人都不可能重生,可是他经历的每时每刻也都是当下,都是现在,都是他能够把握的现在。




  视当下如当下,也许才是彻底扔掉那背了十八世再也背不动的包袱唯一的办法。




  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全新的人,他经历的每一世都是全新的一世,何不活好这每一分每一秒。




  看着明楼,好像是第一次的,阿诚这么清晰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世的明楼,这个明楼,阿诚又掉眼泪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喃喃道:“你是明楼,你是这里的明楼,这里的明楼是我的明楼,你是我的明楼,你是我的明楼,你是我的明楼……”




  阿诚不断的重复这一句“你是我的明楼”哭得停不下来了,惹得明楼不断的伸手去帮他擦眼泪,哄着道:“哎,看看哭得这个花猫脸,这一孕傻三年真不是说假的。”




  




  阿诚哭了很长时间,最后,似乎是哭累了,竟然犯困了,明显的,随着孩子越来越大,阿诚的体力明显下降的厉害。




  




  帮阿成换了衣服,扶阿诚上床休息,下楼,却见明镜站在楼梯口有些担忧的向着明楼的房间张望着,明楼见状,道:“大姐,阿诚有点儿累,休息了。”




  明镜听到明楼这么说,有些生气的埋怨明楼道:“你比阿诚大,难道不会迁就他下,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和阿诚吵架了!?”




  明镜说这话时,桂姨也在于良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想起阿诚说起的梦里桂姨是孤狼的事情,明楼眉头一跳,再看向身前的大姐明镜,想起阿诚说有一世明镜死亡的事情,明楼不仅眉头跳,心都掺了一下。




  把所有的信息在头脑中迅速过了一遍,然后再联想阿诚这段时间的种种行为,明楼迅速做了一个判断,他扫了一眼桂姨和于良生,然后似乎有些无奈的对明镜:“我们是吵架了,但不是大姐你想得那样,是阿诚这段时间的脾气……”




  明镜听得受不了了,怒道:“阿诚这孩子自小就乖得很,他发脾气一定是你做得不好,惹他生气了,你该更用心的哄哄他才是!”




  明楼很是无奈的讨饶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但是这次……其实也是我的错,阿诚最近的脾气大,不是阿诚不懂事,是……阿诚怀孕了。”




  明镜瞬时瞪大了眼睛,满是震惊的看着明楼,楼梯脚,桂姨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瞪大了眼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明镜震惊过后,是狂喜。




  她守了明家这么多年,父亲死时将明楼托付给她,把整个明家托付给她,这么多年来,她与明楼相依为命,知道明楼的心高气傲,虽然一直想逼着明楼结婚生子,但是当年阿诚的事情、汪曼春的事情,也让她开不了这口。




  而今天,明楼突然告诉她,阿诚怀孕了。




  明家有后了,明镜简直懵了,高兴蒙了。




  




  从懵懵的状态中一回神,明镜马上就尖叫着喊道:“阿香!阿香!快给苏医生打电话!快点!不用了, 我自己打,我自己打!”一边踩着高跟鞋“当当当”的向着电话跑去,一边喃喃自语不断重复着“阿诚怀孕了,明家又后了……阿诚怀孕了,明家又后了……阿诚怀孕了,明家又后了……”一边重复,拿着电话拨号的明镜的眼泪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掉,明镜默默的把眼泪抹掉,可是抹掉了,又接着掉。




  




  二楼,明镜这么大的声音,把明台也吵得从屋子里推门出来,听到阿诚怀孕的消息,明台从二楼望向站在楼梯口上的明楼。




  似乎感应到明台的目光,明楼回头看向明台,站在那里,就那么平静无波的看着明天,那目光似乎在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不可能让。




  明台看着自己的大哥,这个及至此时他都挑战不了的强大乾元,缓缓移开了目光,这一刻,那个他一直追寻的放在心底的阿诚哥的背影,开始真的被他尘封如心底。




  他已经有曼丽了,不能太贪心。




  也许,他该找个时间带曼丽回家见见大姐了。




  




  




  苏医生来的时候,阿诚还没醒,苏医生轻手轻脚的在阿诚后颈的腺体处用棉棒沾染了信息素,用欧洲最新发明的信息素检测法用各种药剂测试,最后证实了明楼的说法——阿诚的信息素有所改变,确实是怀孕了。




  桂姨显示茫然,后来是惊讶,然后愣了半响,却也笑了,明镜几乎是抓着桂姨的手,又是颤抖又似乎是想尖叫,激动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话都说不利索,颠三倒四的给苏医生拿了双倍的诊金红包,又让阿香去炖补品。




  桂姨拦住了明镜,直说阿诚喜欢她炖的汤,她自己下厨,不用阿香,于良生在一旁也笑了,扶着自己一个劲儿的埋怨阿香炖补品手艺不行的自家老妈往厨房走。




  最后是明楼送苏医生离开,而走到大门口,见明家人都不再旁边了,明楼忽的驻足,开口问苏医生道:“苏医生,坤泽在孕期,会有容易臆想的状况发生吗?”




 

评论
热度(1406)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