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凌李]婚前婚后 第二部 07

安格尼斯:

李熏然乖乖的让凌远扶着上楼,到了楼上的时候凌远再次弯腰把李熏然抱起来他也配合的环住凌远的肩膀,脑中一直在想他的戒指去了哪里。

[你怎么了?]

[啊?]

[想什么呢?]

[想案子……]李熏然才发现已经到家门口了,凌远抱着他双手没法按密码,他快速按了密码扳下把手。进了屋子凌远把他放在沙发上,刚想站起身被李熏然抱住了腰,[凌远!]李熏然收紧了手臂, 他的心跳很快,把头埋在凌远的肚子上,张开口鼻间都是凌远的气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远的手抚上腰间李熏然的脑袋,小声问道[怎么啦?]蒙在腰间的脑袋不说话,凌远一下一下轻轻摸着那脑袋,他的小警察一有事情就喜欢把自己蒙起来,蒙被子蒙枕头蒙毛毯,[遇到什么难解决的大案子了?]

[嗯……]

[有什么案子是能难倒我们黑猫警长李警官的?]

[才没有被难倒!]

李熏然说完推开凌远扑到沙发的靠垫上,把脸蒙在抱枕上,凌远蹲下身摸摸他的头,[那你发什么脾气?]

[没发脾气……]

 让他李熏然扑着,凌远低头替他把鞋子袜子脱了,看他脚踝上贴的膏药已经微微卷起便起身去拿替换的。回来的时候小警察还是趴在那里,衣服皱着,肩章拱着,小猴子耷拉着耳朵。凌远手上轻轻的给李熏然手上肿着的脚踝贴上膏药,探头看看,趴着的人纹丝不动,便问道,[有心事?]

[没有……心情不好……]

[哪个不长眼的惹我们李警官不高兴了?]

[哼!!!]李熏然锤了一下沙发,一下子坐起来,[我就是不高兴!不行么?]

[行行行!你想怎么样都行!]凌远坐上沙发,把李熏然的腿搁在自己腿上,把他搂抱在怀里[那要怎么哄,我们李警官才能高兴呢?]

把戒指找回来!!!

李熏然心里喊道,可是他又不能说出口,想到戒指,他的心里又顿时无比的内疚,听说凌远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挑好的,还拜托了老谭,现在叫他上哪儿去找回个一模一样的……李熏然收紧抱着凌远腰的手臂,仿佛怕他从自己怀里飞走似的,他把眼睛埋在凌远的脖颈间,鼻子轻轻蹭着凌远脖子上的肌肤,凌远低头将怀里人的下巴轻轻抬起,含住了他的薄唇。

李熏然条件反射的想舔唇,刚伸出小舌就被凌远逮住了,好一通热吻,让他胸膛起伏,手渐渐往上环住了凌远的脖子,慢慢的身体被压到沙发上。凌远不忘抬起李熏然受伤的脚,分开他的双腿,李熏然腰下还有他刚才抱着的那个抱枕,抬起的部位正好让两人的下面紧贴在一起。

[凌远……]

[嗯……]

李熏然此刻脑中还在斗争,开口还是不开口?然而这场战役很快就结束了……轻轻的触吻像羽毛一样温热柔软的落在李熏然脖颈间,还有凌远的气息,身体被撩拨得就像棉花糖……他无法开口,他贪恋这样的温柔,他害怕凌远生气,他不想离开这样的怀抱……李熏然收紧手臂,抓拢凌远背后的衣服……

凌远含住李熏然的耳垂,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衣服……制服膈着难受……]

凌远替李熏然解开制服前面的扣子,但是并没有把衣服脱掉,而是把手伸进了衬衫里面,开始挑逗他……

[凌远!]李熏然因为凌远的动作轻呼,他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想让凌远帮他把衣服脱掉。

可是凌远的手忙着解他的皮带,伏在他的耳边说[熏然……我想看你穿着制服做……]

[啊?……可是……]

[不行么?]

[…………]

警服裤子拉链被拉下来,外面还是白天,连窗帘都没拉,他躲在沙发扶手投下的阴影里眼神飘忽,睫毛闪动,最后收紧了环住脖子的手臂借力抬了一下腰,让凌远顺利的拉下他的制服裤子,但是凌远并没有帮他把裤子脱了,而是抬高了他的腿,握着他受伤那条腿的膝盖按到胸前,李熏然因为凌远这样的动作呼吸变得急促………………

衬衫的扣子没有被解开,而是被强行撩到胸前,李熏然很不自然的把衬衫拉下来,遮住那些鲜红的吻痕和已经变紫的吻痕,让皱巴巴的衬衫勉强回到原来的样子,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凌远拿着纸巾给他擦拭,裤子堆在小腿,浑身上下除了光着屁股,他的制服都好好的,原本抹着发胶的头发在沙发上蹭成了鸡窝。李熏然的脸红蔓延到了肩膀,呼吸还没平复,他知道现在自己看上去的样子,所以他想把裤子拉起来遮遮羞,可是刚偷偷抓到就被凌远按住了手,对方看着他就像看着草莓蛋糕上的草莓。

只一个眼神,李熏然就放弃了,只是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去……去房间……好不好?]

凌远没说话,站起身弯下腰,李熏然以为他要抱自己便想环住凌远的脖子,可是谁知道对方侧身一下子捞过他的腰把他扛在肩膀上,一手紧紧的按住他的腿后,李熏然撑着凌远的肩膀被吓得不轻,刚想回头抗议,对方转过脸在他脸边的光屁股侧边上重重咬了一口。

[啊……凌远……]

………………

浴室里凌远正在放洗澡水,李熏然趴在床上抱着手机给赵启平发微信,在他告诉对方自己婚戒丢了的时候,赵启平发了一大串抽打的表情,最后说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个没脑子的!!!]

[行了!你别骂我了……帮我想想办法吧……]李熏然在后面加了很多哭哭的表情。

赵启平回复[凌远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还跟你求救?他那时有拜托老谭找]

[这样的话,那个地方我好像知道,我明天把地址找出来]

[嗯,别让老谭知道!]

[用得着你说?你以为我是你啊!]


第二天赵启平把地址给了李熏然,并在下班后陪他一起去。市中心闹中取静的三层楼小洋房里,李熏然和赵启平两人捧着厚厚的两本设计图一页页埋头翻找。因为李熏然说不出款式和型号,连设计师也不知道,而消费者信息是保密的,系统不登记。赵启平只能搬出谭宗明,本店的股东之一来,要求店员拿凌远跟李熏然求婚那三个月的图样来翻找。

两人坐在试衣间前面的沙发上,周围是一排排的婚纱西装,楼上还有新人在试衣服,到处洋溢着幸福的气息,两人手边的图册越来越多,越找时间越往前,李熏然的心底就越凉,[会不会不是在这里买的……]

[应该不可能在其他地方……]

[你找那么快,会不会漏了?]

[你别泄气,再找找!]

两人继续苦苦寻找,突然赵启平喊道[找到了!!!]他把图册放到李熏然面前,[你看!凌远的签名!]

[凌远的签名?]李熏然看着客户签名框框中那个狂草鬼画符,这个是凌远的签名?

[我领导的签名我怎么会看错!你不知道凌远的签名?]赵启平问道,李熏然迷惑的摇摇头,[那你赶紧看看设计图!]

李熏然把图纸往前翻,一看彩图,果然是他们的戒指,下面的材料都是英文,他看不懂,再往前翻是戒指的设计概念,原来他一直觉得奇奇怪怪的戒圈,指腹部分从侧面看隐藏的弧度分别是他和凌远的名字,设计的空隙可以互补重合。李熏然觉得手里的纸有千金重,草稿图纸比最开始翻的那几本显得明显陈旧,往前最后一页他翻到了日期,三年前,算算日子,那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

李熏然觉得喉咙发紧,红了眼眶,他吸吸鼻子,把眼泪憋回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赵启平看到这日期轻轻叹了口气,也是没想到他们凌院长这样用情至深,李熏然心里现在肯定不好过。

[赵先生,找到了吗?]

赵启平点点头把李熏然手里的图册给店员。店员根据设计师和编号在电脑里面找到了凌远当初的订单,看到价格李熏然和赵启平不约而同的抽了口气,李熏然皱起了眉头,赵启平摇摇头[没想到我们院长那么有钱……哎……熏然……要不……你老实坦白了算了……]

[那怎么行……]设计图上那个日期像针一样的刺痛着李熏然的心,想到凌远那份沉沉的心意和对他的爱,现在他更开不了这个口说自己把戒指弄丢了,无论如何,他也没脸告诉凌远,他怕看到凌远对他失望的脸,心底哪怕有一丝一毫这样的恐惧,他都拒绝再去想这个念头。可是就是一个的价钱对他来说也很困难,李熏然只能为难的问赵启平[启平,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啊……]

赵启平看着这个价钱,点点头,默默拿出自己的卡。这时店员又拿来了尺子,[先生,因为资料上面写着您的无名指比一般号码要小,所以尺寸是特别定制的,还要麻烦您再量一下]

[哦……]

李熏然伸出手给店员测量,尺子正要套进手指的时候李熏然心里想着一定是那年冬日的某一天,凌远趁自己睡着,偷偷的给他量手指尺寸,想象着凌远的样子,心里又是苦涩又是甜蜜,他缩回了手,对店员说[麻烦你就按照设计图上的那个数字再做一个吧……]

[您确定吗?]

[嗯!]

李熏然肯定的点点头。

付钱的时候赵启平说,一人一半吧,你总不能钱全买戒指了吧……

店员打趣的说,你们俩感情真好!

赵启平只能扯出一个苦笑,心想,你见过两人买一个戒指的吗?难道轮流戴吗?

一边的李熏然苦着脸,已经说不出话了。刷完卡店员又送来一个惊天霹雳,三个月!三个月的制作周期!这让李熏然顿时两眼一抹黑,别说三个月了!就是三个星期他都熬不过去!旁边的赵启平见李熏然脸已经煞白了急得赶忙问店员能不能加急,店长为难的看着赵启平,后者叹了口气,心里咒骂一遍死有钱人,无奈的拿出谭宗明的黑卡,店长登记好了信息,赵启平大笔一挥,冒充谭宗明签了个名。

五天,这已经是最快的时间了,再快也快不了,毕竟是手工定制又要从国外运回来。

走出店门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望着川流不息的灯火,寒风中,李熏然突然想起什么,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连他签名都不知道……]

[这个……]赵启平没想到李熏然会说到这个,[我们医生写字普通人是看不懂的……你别胡思乱想了……赶紧回家吧,凌远还在家等你呢!]

风一吹李熏然觉得脑袋晕晕的,他点点头,心里想着再混五天就好了……


评论
热度(408)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