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蔺靖】今日春来(上)

大寒:

贺文啦,又刀又糖的正剧,满足所有需求哈哈。


—————


皎皎河汉女,昭昭有辉兮。


时逢七月初七日,金陵宫城朱雀门上一片朱瓦琉璃,华光溢彩。穆霓凰立于赞礼楼放眼看去,远处街市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


蝉鸣噪躁,穆郡主下意识皱了皱眉。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一阵低沉男声从身后传来,霓凰回头一看是萧景琰,她摸了摸眉间,说道:“随意看看。”萧景琰站到她身边,目光与她一同远去:“今日乞巧,看那街市花灯的样子想必是热闹非凡。”


霓凰笑了笑,打趣他:“今日事已毕,陛下如果现在悄悄出去,本郡主绝对不会说任何话。”


听了她的话萧景琰看向身边人,眼中也染上了笑意:“郡主难道不想出去?”霓凰闻言一愣,下意识地就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前方的眼中已有少许黯淡。萧景琰自知说了不该说的话,他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


俩人静默中,霓凰突然出了声:“蔺阁主呢?”她指了指远处,“我看那个人有点像。”萧景琰顺着她的手看去,哪有什么人的影子。


自相识以来,萧景琰与蔺晨两人各种摩擦不断,常有口角。前几日他俩在宫内大吵一架,萧景琰气得摔了杯子撂了几句狠话就走了。这事没一会儿功夫就传遍了宫中,隔了一日已传到离得较远的郡主府。


萧景琰性子拗,生了气便是不理人。到了蔺晨那头,一生气便跑出去几天,美其名曰“消火”。正是有了前面这些,穆霓凰此时才会揶揄萧景琰两句。萧景琰听了脸色一变,丢下一句“谁知上哪鬼混去了”转头就往宫内走。


穆霓凰望着他的背影掩映在暑气夜色中,渐而朦胧。


世人不惜时事,愁兮,叹兮,悔兮。


 


梅长苏走前拜托蔺晨留下来助萧景琰守天下、扫权臣,蔺阁主山林水间逍遥惯了,哪受得了宫中有如“清规戒律”般的日子。梅长苏一走,蔺晨在他坟前坐了一夜,喝了一坛子上好的桑榆酒。等到丧期一过,他行李都没带甩了袖子就跑了。


幸而梅长苏料得准,特意叮嘱了萧景琰,是以萧景琰刚好在城门前截住了蔺阁主。那日里下着大雨,蔺晨的衣摆溅了一圈泥。他抱着臂看眼前的男人,问他是何意。


萧景琰当时说:“恳请阁主留下助我一臂之力。”


蔺晨当即就笑出了声,他瞥了一眼萧景琰,然后说:“天下是梅长苏给你打的。如今还要我蔺晨来给你守着,那还要你做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好事?萧景琰,做人除了知足还该学会争取。”


“阁主只需在三年即可。”


“凭什么?不要提梅长苏,没人说他的话我一定要照办。”


倾盆之雨自天而下,滚滚之声响于耳畔。萧景琰抿了抿唇,他抬起头目光直视蔺晨,缓缓说道:“我会让阁主的停留有所值,也会让阁主看到我的改变。”


目光炬炬,如有神。


蔺晨看着这样执着的人一时也没了脾气,他转了转眼睛笑了:“你这个人倒是有趣,我且看看。”


“好。”


然后便是年复一年的时光,萧景琰的眉宇间逐渐少了青涩多了锐气。蔺晨看着这样的萧景琰时常会想,若是没有自己这个人又会变成何样?他相信萧景琰依旧会为人称颂,只是上道要多几年;同样他也相信,若是没有留下,那萧景琰对蔺晨二字的认识永远只会停留在“琅琊阁主”之上。正如他对萧景琰曾经有十二年的听说,却从未相见。


一切相遇皆有缘,蔺晨相信这一点。他活得随心、顺意,所以喜欢上萧景琰这个人的过程也是那样的顺其自然。


然,喜欢能留住一个人?


非也,非也。


“飞流,又拿榛子酥扔我!”


“哼。”


蔺晨摊开手掌心的榛子酥掂了掂,张开嘴一丢,咂吧几口就下了肚。一粒榛子没磨碎卡了牙,蔺晨一窘。他摸着腮帮子,又摸摸肚子突然对着前方树上的小家伙招了招手:“飞流,过来。”


飞流看都不看他,玩着树叶晃着腿。蔺晨无奈叹了口气,一个轻功立到了飞流身边。他凑过去捏对方的脸,说:“想不想吃顶针婆婆的辣花生?”


“不。”


蔺晨手一松,对着他脑袋就是一记轻拍:“你个小兔崽子真是不懂人间美味。”他眨了眨眼,又凑了过去,“想不想回琅琊山?”这回飞流有了反应,他丢了手里的树叶转过脸眼中放着光。


蔺晨见他眼中有星星点点,手中瞬时松了下来。伸出手摸上飞流头顶,蔺晨蹭蹭,许久才叹了一句:“我们回家。”


天地浩大,四海为家。蔺晨的家是天是地,是随心处。


蔺晨带着飞流下了树,他招呼飞流自己去收拾点小东西。飞流听说要回琅琊山一溜烟就飞回了平时住的屋子,衣角带起阵阵夜色撩热。蔺晨看着小家伙高兴的样子无奈摇头,转眼望向眼前梅花枝干时却失了神。


三年前的今天,是个大雨瓢泼的日子。


 


萧景琰回了宫以后就让人将自己准备了许久的一个藏青香囊取了过来,然后揣在袖子里便往苏宅赶去。他原来是想给蔺晨另外找住所的,但是蔺晨嫌麻烦,于是就住在了梅长苏从前住的宅子里。


萧景琰袖中藏香,伴着一路星色到了苏宅。


来之前他就派人看好了,蔺晨今天在府上。按照他的性子,若是还生气,此刻必然是找不到人的。所以当萧景琰敲开苏宅大门踏进一院空寂,寻到了那个躺在月色下乘凉的人时,他心中是有些雀跃的。


蔺晨第一眼就看到了来人,他也不起来只是看了一眼表示自己知道了。萧景琰习惯了他这幅样子也没放心上,自顾自地走过来以后也往人边上一坐。


“阁主好兴致,今晚月色确实是不错。”


蔺晨笑了笑,随意回复他:“乞巧弦月日,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萧景琰也不接他的话,只是呆在一边吹了会儿夜风,平白吹了一股躁意。蔺晨间或扫了他一眼,还没等开口便被心急的对方给抢了:“你……还生气吗?”


“哈哈。”蔺晨抽出扇子“哗啦”打开,轻摇漫天月华间不甚在意地告诉他,“若是还在气头上你现在是找不到我的。”果然与萧景琰来的路上想得一模一样,他弯了弯眼睛,正打算说点别的,身边人突然收了扇子看向他。


被注视得久了萧景琰有些不习惯,他歪了歪身子“咳咳”了两声。蔺晨瞧他那样就觉得有趣,可是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却让对方顿时失了神色。


“我准备走了。”


萧景琰下意识握了握袖子里的香囊,他有些不确定地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要走了。”


一字一句,字字清晰,敲打心房。


萧景琰觉得神奇,随着这距离开的话而来的是满怀的过往,绘声绘色。他还是有些不甚确定,打算再问一遍。可是身边的人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就像三年前那场大雨里一样。


可是他却做不到和当初一样的不卑不亢,说一句“我会让阁主的停留有所值,也会让阁主看到我的改变”。因为在蔺晨说出走的那一刹那,他突然失去了自信。


所以到头来,三年时间中自己并未有所改变,他也并未觉得自己的逗留有所值?


萧景琰有些怒意,他觉得蔺晨是在和他赌气:“你还是在生我气?”


“没有。”


对方平静的样子把萧景琰的怒意又激出了一层,他站了起来盯着对方,声音扬了起来:“不就是失了个约,何必这么在意!”


蔺晨见他动了气,心中不是滋味,言语间也激烈了起来:“一年之中,我与你相伴三百六十五日,朝夕不相见。”


“这些我都可以无所谓。但是景琰……”


蔺晨把扇子插进腰间,抱着手臂靠在门栏上望着远方的夜色深沉,一时沉默了起来。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说了一句:“我想我还是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景琰,你明白吗?”蔺晨看向萧景琰,目光灼灼。


萧景琰听了,一身气势泄了一半。如果只是因为相伴的日子太少,他想这不是问题。自从相约的那日起彼此便知道了今后的光景,争执总会有,却不会存二心。可此时蔺晨却说,他呆不下去了。


萧景琰堪堪与他对视了一眼,有些艰难地说出来那个“懂”字。他明白,蔺晨属于江湖,心中有逍遥。而他萧景琰这一生困于宫城,眼中手中皆是权谋诡谲。


他什么都有,唯独没有蔺晨要的江湖。


“景琰,我并不想妥协。”


“景琰,我不能让自己被这里困住。”


“景琰,我还念着一壶酒。”


蔺晨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江湖。


萧景琰将袖子间的香囊悄悄往里塞了点,他也站了起来,目色深沉言语间却莫名轻快了起来:“我没有权利阻止你去追寻心之向往。如果可以的话,记得时常联系。”


如果可以,将你的自在与逍遥也带回一二分予我。


“嗯。”


萧景琰起身说完话觉得再呆着也是无聊,索性就往外走。他走过蔺晨身边轻声提了一句:“日子选得不错,后会有期了。”


蔺晨一愣,然后他突然想起今日是七月初七;再一楞,他又想起三年前的那天,萧景琰站在雨中态度强硬地挽留他。


何日起,何日灭。


 


等到萧景琰第二日上完早朝时,蔺晨早已出了关。萧景琰昨日回去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胀得疼,他揉了揉太阳穴,脚下往书房走去。


蔺晨带着飞流,骑着两匹马扬着尘一路转山转水,到江州时已是东来小雪梢上落。他也不急着回廊州了,反正坐船也就是几天的功夫。对着飞流一晚的脸色,蔺晨租了条小船去江州青山县,他要去看个老朋友。


梅长苏过世后,原来妙音坊的宫羽姑娘也跟着失去了踪迹。别人不知,但蔺晨却是知道她离开了金陵,一下跑到江州青山县这个小地方了。


一日里恰好东阳暖暖,水上又有些昏昏欲睡,蔺晨恍恍惚惚地做了个梦。他突然梦到了梅长苏离开的第二个夏天,那时萧景琰已能与他把酒言欢,畅谈声色了。


越是相处,越能觉得萧景琰这个人有趣。做着九五之尊的人,偏偏又有点纯良。矛盾交织之下,自然是做人的那个时常陷入内心纠结。每每解他烦恼,蔺晨总能体会到一阵快乐。后来,他大概了解到那是一种成为了在意的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喜悦。再后来,他大概又感受到了自己对萧景琰的上心超出了寻常,直到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真是有魅力。


喜欢这种事,往往不可控。于蔺晨而言,也不需控。


蔺晨喜欢逗萧景琰,于是某个酷热日子里,他藏在几树红蜀葵后面等着下朝的萧景琰。等到玄色身影在花间隐隐绰绰时,蔺晨边上顺了一枝带叶的石榴花。


拿着花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萧景琰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蔺晨衣服袖子上蹭到的细土以及手里的一株花,眉头皱得老紧。


“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


“轻浮。”


话虽如此,可萧景琰嘴角却荡开一抹笑。蔺晨将花往前送了送,说:“别看只是一株石榴花,但意义非凡啊。”


瞧他眉飞色舞的样子,萧景琰接过来闻了闻:“并不好闻。”红榴花似火,眼前人眨着眼,眼中一片水光。


花红景美,蔺晨觉得这人也是真得好看。


转过几个岔流,船中颠簸了一下,也将蔺晨的梦颠了个光。他扶了扶脑袋往外走去,漫天小雪又飘飘扬扬了下来。


满眼的皑皑白雪与梦中的红花似火,对比了个实在。


蔺晨从怀中取出一个藏青锦囊,那是他在走的时候列战英送过来的。他以为是萧景琰还有话要说,于是将锦囊拆了开。然而并没有字条,只有一点干花瓣。蔺晨探手进去捻了一点,放在鼻尖闻闻。


是红石榴花的味道。


那日他将那株娇艳的花随手丢到了花丛中,追了前面的人一路,终于在路的尽头处偷了一个香。


一切美好的开始,似乎便是始于那时。


兜转了会儿,蔺晨便到了宫羽住的椿留湾。宫羽没料到他会来,开门的时候也是一脸吃惊。蔺晨将飞流打发去找小鸟玩,自己则和宫羽煮了点茶在椿留亭看风景。


椿留亭小小一座,正对着椿留湾一片。此时正好是穷阴里雾凇沆砀之际,湖上有一芥小舟。


小雪簌簌配着天水一色,着实叫人喜欢。


“生活不错嘛。”


“不及阁主。”


宫羽虽然好奇蔺晨为何会出现于此,但她不会问。可蔺晨憋不住,没坐几分钟他就开始倒豆子似的开始说金陵那座皇宫里日子多么糟糕云云。宫羽听得好几次忍不住掩着嘴偷笑。


“很好笑吗?”


“阁主想听实话?”


“你觉得呢?”


“有趣。我能从阁主的话中感觉到其实您过得很快乐。”


蔺晨听了这一句,换茶的手一顿。雪水煮开,倒入玉瓷杯。茶叶干打着旋儿,袅袅水烟飘扬之上。


蔺晨闭上眼凑过去闻了一闻,叹了一声:“这滋味啊……”真是享受。


他睁开眼看了看宫羽,喝了一口然后说:“有点遗憾。”


宫羽笑着替他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再美的景,再好的茶,若是不配上一个好的人自然是有些遗憾的。”


蔺晨放下茶杯拿起扇子扇了两下觉得冷又给放下了,他揶揄道:“宫羽姑娘,才貌双全佳人难寻,怎么不好了?”


“不是阁主所求,自然不是好的。”


是了,不是心中所求,再好的也不满意。人也好,事也好,皆如此。


TBC


————


我现在脑子不清楚了,大纲打得多了点。我以为自己能一点多写完的,结果还有两个剧情,明天来写(下)。今天上午问了,要糖要刀,看了下哈哈哈,看到结局再告诉泥萌是糖还是刀。


别的啰嗦等明天写完再来讲~


单身狗们,昨天已经过去了w

评论
热度(368)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