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上)

米和速食面:

隐凡 大妖怪和小妖怪 没有新鲜梗


 


 


 


01.


 


丁大力他饿得慌。


 


这不只他自己肚子咕咕直叫,整个村子都要闹饥荒。


 


水井里就打不出泥水,田地里不长一寸绿,再高明的猎户出去一整天也打不到一点东西。


 


普通猎户丁大力多多少少有点着急,他背着个空空荡荡的布口袋越过村口的小桥,拿布条缠了手掌,一路向着村外急行。


 


大力,大力,你去哪里啊?路口闲坐的婆婆叫住他。


 


大力停下脚步羞涩的拽拽包袱,婆婆我去森林深处找找猎物。


 


老婆婆的脸都皱起来,森林哪有吃的,小河都干了,池塘也枯了,不然那些大妖小怪的为啥闯到村里来?她一脸担忧这个她最喜欢的年轻人,力气好大,心地极好,从不吝惜帮孤寡的老太婆。


 


可我还是想碰碰运气,万一有没干的泉眼呢,丁大力说。


 


婆婆劝说不过,千叮咛万嘱咐,你可要小心啊,山里头可不太平,妖怪吃人不吐骨头,据说妖王就住在咱村外的深山里。


 


丁大力傻乎乎的笑答,婆婆您忘了,我就是妖啊。


 


 


 


 


 


02.


 


猎户丁大力,之所以那么大力,是因为他不是人,而是只石妖。


 


也不是多了不起的大妖怪,因为大妖怪都会独来独往,他们神仙似的被拜,魔鬼似的被怕,只有丁大力这样的,小小的,顶小的妖,才和人混住。


 


何况哪来那么多不得了的大人物,这样的小妖才是常态,除了他,每个村里都有那么一两个。


 


没人知道他们啥时候来的,也没有什么特别过人之处,久而久之,村里人都忘了,就像丁大力,就大力。


 


再仔细看看也许耳朵尖比常人好看些。


 


 


 


 


 


03.


 


丁大力告别婆婆,踏着蔫蔫发黄的草丛进了森林。


 


他雄心勃勃风风火火走了一天,周围却只见越来越荒凉。


 


走的太阳落下去,也没有小动物,没有野猪和鹿,看来干旱相当严重,波及到了密林的最深处。天已经半黑了,他一路上光顾着寻动物,没察觉黑黢黢的烟渐浓起来,等他察觉连麻雀的喳喳声也消失了。


 


丁大力咽了口口水,他把步子改成横向,短刀护在胸前。太诡异了,什么动静都没有,他轻轻的脚步声也一清二楚。


 


他心跳加快,早听镇里的一只五百年岁的妖说真正的妖王才不屑吃人类,都是吸干其他妖精的精气来修炼。迷雾渐渐变得沉重,也许就是妖王的预兆,可事到如今他想也没有用,回去也不认得路了。


 


他只能迷迷糊糊,提着胆子往前走,边走边想,来只豪猪吧,蟒蛇也行,不然……小兔子也可以……至少再被妖王捉住的时候可以有个谈判的条件。


 


大王!饶我一命,我献给你小兔子!


 


不,兔子还是算了,兔兔那么可爱。


 


他这么想着,只见前面草丛一动,钻出一对尖耳朵,继而钻出一团雪白,狐狸?竟然在这种地方有一只白狐狸。丁大力来不及细想,抽出背后的弓箭,一箭过去。


 


嗖的一声,草丛中一缕黑烟升起。


 


正中目标,咦,可是没有预想中猎物倒地的声音。


 


丁大力顺着走过去探查究竟,头才一伸,眼前就黑了过去。


 


 


 


 


04.


 


你是怎么进来的!?


 


丁大力再次努力的聚焦,睁开眼看见的居然是一副近在咫尺疑惑警惕的面孔。


 


这面孔不仅仅是疑惑而已,丁大力的第一个想法是美极了。


 


脂玉的皮肤,灵动的双眸,他的脑子里响起柔缓的音乐,身边的人的柔发缓缓随之微动,还有金丝秀的红衣,纯清中带着危险。


 


看他呆呆没有反应,那人眯起危险的眼睛,凑在他颈边仔细闻了闻。啧了一声,脸垮下来,还以为你多大的本事,原来是个浑身人味儿的小妖精。


 


丁大力羞得满面通红,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被人靠这么近去闻,还是这样的美人。美人的鼻息都是香香的,栀子花的味道。


 


可是美人似乎对他的味道不太满意,气鼓鼓的坐远了。


 


丁大力坐起身,鼓起勇气搭话,请问这是哪里?


 


美人已经换成冷漠的表情回答道,这是我的山洞,也是老君设下的锁妖阵,用来关我的。人进不来,妖出不去。


 


丁大力眨巴眨巴眼睛。


 


那怎么办,我还答应了婆婆要全须全尾的回去呢!


 


全须全尾,美人带了嘲讽,我妖王都不行,你凭什么?


 


妖王!妖妖妖,那个妖王!!


 


丁大力吓得差点躺回去。他连修行千年的妖精都没见过,一次性就见了妖王。


 


 


他都是听镇里说书的五百年道行的老妖说的,想见妖王要三跪九拜,献上至纯的童男童女,搞不好心不诚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说书的说妖王就是妖界的大王,上仙见了也要忌惮退让。说书的还说妖王是个四角六眼的庞然大物。


 


可是,丁大力偷偷瞥了一眼眼前的人。


 


难道那个老头子也没见过妖王,都是他编来的。


 


妖王注意到丁大力的目光,不耐的命令道,有什么事就说。


 


丁大力小心翼翼靠过去,点点头,您....您好!我叫丁大力是只石妖。


 


哦,我叫张小凡。妖王捋了捋发丝回答。


 


哇,妖王也有名字诶!这丁大力真的吃了一惊。


 


妖王张小凡坐在高高的交椅上点点头。


 


丁大力发现妖王也并非不可接近,他壮起胆子,又问,所以你是一出生就是妖王的吗?还是后天努力学习的?


 


呃......张小凡还来不及张口,丁大力又问道。


 


我努力修炼也可以当妖王吗?妖王有评选标准吗?


 


他越问越近,最后揪起张小凡的外衣一角。


 


你为什么穿红袍子啊,穿的一身红冒黑气一看就不是好人了哦。


 


我......张小凡也答不上来。


 


 


你这妖王当的可太寒碜了,为什么连个身边端茶倒水的小司也没有喔?你这里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诶?


 


张小凡不胜其烦,双手一攥,怒道。


 


你知道我被关了多少年了?


 


丁大力不解。


 


三百年!


 


他站起身一步一步逼近丁大力,双眼一亮,歪头问到。


 


你再猜为什么锁妖阵里没有别的活物,寸草都不生呢?


 


你……都吃了?


 


丁大力瞪大了眼睛,偷偷往洞口挪了一步。


 


哐,妖王红袖一挥,石门紧紧关上。


 


 


 


 


 


05.


 


别吃我!丁大力立刻蹲下抱住头。


 


你放心,我暂时对你没胃口。张小凡一挥衣袖,掐住丁大力的脖子,没忍住又在颈窝处嗅了嗅,暗暗咽了口水。


 


丁大力心想这真的是不想吃吗?


 


张小凡忍住了,把脑袋拔出来,小舌头尖舔了一下嘴唇,恢复平静的说,虽然我饿了,可你杀了我化得的使者,只好留着你将功补过。


 


丁大力谢天谢地,连连点头道,那你说,我有什么忙可帮?


 


这个镇妖锁有个裂缝,像我这样的大妖是出不去的,但你可以。张小凡松开他,在空中用内力一画,金线在空气里组成了路线图。他补充道,锁妖阵内方圆百里的灵气都被我吸尽了,你去外面帮我找东西,助我恢复功力。


 


他怕丁大力不守信,不忘许诺,如若你有去无回,反正这封印也不长久了,待我重掌江河....


 


不过你帮我,等我好了,我不仅不会吃你,还可以封你个阁主当当。


 


 


 


 


 


06.


 


丁大力就这样忙起来了。


 


他给好看的又凶巴巴的张小凡准备了一只芦花鸡,炖成好看又好吃的鸡煲,放在热气腾腾的砂锅里。


 


这是什么?张小凡好像很不满,你给我吃人类的食物。


 


吃人类的食物一样可以修炼啊,我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丁大力蔓延期待望着他,把他的手放在勺子上。


 


张小凡将信将疑,他觉得丁大力对自己越来越不尊敬了。他小小的咬了一口嫩滑的鸡肉,肥而不腻,包着香菇和蒜香。


 


好吃吗?


 


张小凡抬起圆溜溜的眼睛,点点头。


 


 


 


 


 


07.


 


第一次见面张小凡就发现了,丁大力修为不怎么样,内丹味道却很香纯,总是似有若无的引诱着他。每次见面都让他心猿意马。


 


甚至差点坏了大事,第一次见面就把他给吃了。


 


张小凡用力的摇摇脑袋,丁大力不但可以源源不断提供食物补充内力,而且虽然他不屑承认,自从认识了丁大力,他好像过的有点快活。


 


首先是洒扫庭除,再是嘘寒问暖,最后还会趴在榻边看着他傻笑。


 


张小凡竭力保证这种冲动不被丁大力发现,毕竟谁想日夜照料的人心里把自己当成储备粮呢。可还是挡不住东窗事发,他在丁大力靠在身侧为他吹汤的功夫,一口咬上对方的喉结。


 


好在丁大力常年和人类混居,傻乎乎的问,你喜欢我的味道?


 


张小凡赶紧松口,正襟危坐板起脸来回答,不讨厌。


 


 


 


丁大力去了一趟隔壁的小镇,他卖了柴,全部的银子换了醉仙楼的一罐佳酿。


 


小凡,小凡你看!他在张小凡面前掀开封坛泥,米的清香袅袅散开,骄傲的展示。


 


这是什么?像丁大力不懂妖怪的习俗,张小凡也从未久居凡间,很多东西自然是没见过。


 


这个是一种神药,可以让人忘记烦恼忧愁。丁大力答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张小凡想了一想,他当然有啦,一把夺过酒坛灌了一口。丁大力花了好大力气才夺回来,放上酒碗和小菜,两人一人一口的对饮。


 


 


最终,张小凡醉倒在丁大力的肩膀,扶也扶不起来,含混着说胡话,丁大力仔细的分辨似乎在说。


 


你真好闻啊,我好喜欢啊,真好闻,好香。


 


是,我知道。丁大力温柔的回答他的醉话。


 


你知道什么!张小凡拎起他的双襟,拼命的闻。


 


好想吃掉你,但是不能。张小凡委屈的眼泪在红红的眼圈里打转。丁大力没想到,抹去他的眼泪,柔声问,为什么要吃我。


 


张小凡很横的挎着他的肩膀,大声回答,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那为什么不能吃掉我?


 


张小凡眨巴眨巴眼睛,噘着嘴说,我好像舍不得。


 


丁大力笑了,刮他的鼻尖说,我也是。


 


 


 


 


08.


 


丁大力快乐的要飞起来。


 


他琢磨着要给张小凡带点不一样的东西,纵然他事实上已经每天都在这样做了。


 


前天是从东山猎来的野鸭,昨天是西山中的水果。


 


可是这些都太普通了,似乎不能代表他此时此刻的情绪。他扛着今天的收获,顺着一条小小的溪流往上走,两边的地势渐渐高耸,他走进了一个从未涉足的山谷。


 


在干旱的时节,这样一个少有水滋润的地方显得灵气满满。


 


不仅岸边水草摇曳,甚至还有不知名的野花。


 


这样的点点色彩就和他的心境契合了,他继续朝着源头探索,想找一朵最漂亮的。一朵白里透亮,茎直叶绿的花。


 


丁大力眼睛一亮,发现了它,欢天喜地的折下来,绑成一束,可还未焐热,只听得远处有人大骂。


 


凭什么采我的水仙花!?


 


丁大力吃了一小惊,四处一看,原来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个白衣的少年气呼呼的喊他。


 


丁大力看看手里的花,又看看少年,谁说是你的?


 


少年瞪起眼说,我慕容白就是管着这片山谷的水仙仙灵。这山谷是我的,水仙是我的,长在这个山谷里的水仙当然是我的!


 


丁大力明白过来,可他还要送给小凡最好看的礼物,于是决定狐假虎威,不服气的说,是你的又怎样,你知道我老大是谁吗?


 


谁啊!?慕容白凤眼一挑。


 


丁大力把花束在腰间紧了紧,挑衅道,妖王你听说过吗?


 


慕容白不知则已,听罢立刻变了猪肝脸色,跳着脚说,气死我了,你们欺人太甚,一个巧取一个豪夺,你先让那个老狐狸把泉眼还我!


 


 


 


 


09.


 


张小凡在锁妖阵里打转,他今天想早点见到丁大力,告诉他我的功力恢复了有五成了,等到八成,不,七成的时候他就可以将这个年久失修的封印打个粉碎。


 


到时候,他就可以跟丁大力商量好的一样去看万里山河,虽然他对去看人类的城市心存芥蒂。


 


谁让丁大力给化为原形的他挠肚子的时候总是劝他,人类有趣极了,和善的人也多极了。丁大力把他的肚子揉的好舒服,让他有点悸动。


 


可越是这种时候,时间过得像蜗牛成精一样慢,丁大力也来的像骑着蜗牛一样晚。


 


他烫了壶清酒,敲着烧火棍等啊等,一直到红彤彤的日头变成地平线上的一缕,丁大力才从往日的反方向走来。


 


丁大力!你怎么才来。张小凡迎上去,一眼就看见他手里花。


 


丁大力勉强的笑笑,将花束放进张小凡的手里,我给你带礼物去了。


 


张小凡的脸给残阳染得老红,他活了几千年花妖他收过,花却没收过,没想到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植物从别人手里接过来,怎么心里暖洋洋,好像开在心里似的。


 


他瞟了一眼丁大力,对方却似乎不那么高兴。


 


丁大力欲言又止几次,终于问道,你知道山谷的泉眼在哪里吗?


 


你说这个,张小凡手心一张,一颗白莹莹剔透琉璃的珠子亮在眼前。


 


丁大力有点不敢置信的说,听我的,还回去可好?


 


张小凡一收,即刻又变没了,那可不行,我化身的白狐狸好不容易得来的,泉眼是至上的灵器,拿来修炼再好不过。


 


这是下游河水的泉眼啊,现在河水都枯竭了,我原来住的十里八乡都在闹灾荒。


 


张小凡没想到他就是介怀这件小事,便随意说道,他们的命和我何干,又和你何干。


 


丁大力按住他的肩,当然相干,他们于自己的亲人,就像你于我。更何况在我孤身一人时,还有村口的阿婆,村里的姑娘大婶都照拂过我。


 


张小凡从未听他提起过,一瞬间突然多了这些个姑娘小姐的,烦乱的要命,妖王火气突起,我愿意拿来修炼,你以为我肯让你挠肚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丁大力皱起眉头,你知道这随手一拿让多少生灵涂炭,你真是魔王。


 


张小凡一脸漠然道,我当然是魔王,不然老君关我做什么。


 


我不仅不在乎,我还有恨,恨他们脆弱平庸。


 


一番话说得丁大力别不上来气,他恨恨的咬着牙根,我只当你是从未经人事。


 


张小凡突然不敢看丁大力浮动波光的眼睛,不敢听丁大力哭腔的控诉他,没想到你还是一样的无情,你同我的情谊也都是作假的吗?


 


丁大力说完转头就跑。


 


 


 


 


10.


 


他一路逃到西镇,直到嗅不到一点妖王的气息,才在小店里准备找间客房休息。


 


丁大力一推门,左脚迈了又收回去。


 


小客栈的厅堂里坐着一桌道士,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丁大力敢跟妖王吵架,却不敢跟哪怕小道士过招。何况,明显是一个白胡子的师父带着十几个徒弟。他都忘了自己是如何一个微不足道的石妖。连刚入门的小童也可以化了他。


 


他刚欲离开,老道先叫住了他,他定住了。


 


白胡子道士走过来围着他转了三圈,皱着眉头道,小哥你妖气缠身啊,不好不好。说着掏出一口铜铃递给他。


 


还好他不给你张小凡似的好贴着他闻来闻去,他的妖力更是微薄,不然准露馅。他不好意思的退回去,旁边的徒弟帮腔道,你收着吧,我们师父可是闻名天下的道长,别人求还求不来呢!


 


道士点点头道,这个铃铛可以镇妖,妖王也不在话下。


 


丁大力吓了一跳,问,你还有没有了?


 


道士答道,上古的神器,只此一件送给你,我再去哪里弄,不识好歹还回来。


 


丁大力赶紧捂在怀里。


 


 


他收好铃铛,屏住呼吸,心乱跳,生怕被道士识破身份,故作镇定的打听,这位先生不知要去何处啊?


 


道士捋捋白胡子高深莫测的回答了两个字,深山。丁大力倒吸一口气说,深山是妖王住的地方很危险哦。


 


后面的道童解释,我们并非现在去,老君百年前的封印快要失效了,师父怕妖王又要出来为祸人间,我们等在这里,一年以后封印失效,他最虚弱时,一举歼灭。


 


别看现在人少,我们只是先头,过些时候各个门派汇集一堂才热闹哪。


 


丁大力想辩解几句,妖王他好可爱的,却觉得只会白费口舌。他作揖告别,早已顾不上生气,收拾了东西,往回飞奔。


 


 


 


11.


 


就算是紧赶慢赶,等他回到锁妖阵已是半夜里。


 


丁大力怕小凡还在置气,焦急的一路叫他。


 


小凡,小凡,快出来!


 


他以为会费一番功夫,没想到张小凡竟然立刻一个轻功微步出现在面前。


 


小凡太好了。丁大力满头大汗的解释,你不知道我在镇西遇到一帮道士,他们打算趁明年开春锁妖阵打开的时候来围剿你。你的功力有几成,我们快做打算。


 


我昨日又恢复一成,大约有六成了,这是个强弱分水岭。张小凡回答。


 


他的样子有点奇怪,好似不认识他一样,上下的打量。目光警惕的停在他腰间的铃铛上。


 


是不是我拿了镇妖的东西你不高兴了,你别多心,丁大力问他。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说完张小凡飞身过来,一把掐住丁大力的脖子,你敢骗我,灵力不是铃铛上的,你一身老君的灵力是哪来的;为什么能隐藏的这么深我都发觉不了;说,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丁大力搞不清状况,大喊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了,让我帮你记。张小凡说着一绺黑烟打进丁大力的胸口里。


 


那是一组他的魂魄,带着七情六欲的邪魅就往里闯,打算直接攻占丁大力的记忆深处。


 


张小凡悲愤的质问,你是谁,丁大力呢?


 


万万没想到,丁大力却毫无反应,目光呆滞的回答我就是。当时是两眼亮起红光,龇牙攥住小凡的手腕。


 


张小凡这才有点慌了,急急忙忙去挣,挣也挣不脱,也红了眼眶的叫骂道,丁大力!你反了,放开我。


 


他当惯了作威作福的妖王,这会儿才想起自己只有六成功力,根本不能是老君的对手。


 


丁大力邪邪的看他,抱住张小凡回到山洞,按在石榻上慢吞吞的靠在耳朵上呼气,做什么,我觉得你好吃。


 


 


 


 


12.


 


一夜秋日似春光。


 


两人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张小凡收拾了一下头发,去打丁大力,你怎么真的这么大力。


 


丁大力散去了邪念的驱动,憨憨的傻笑,你不生气了?


 


我.......张小凡羞愤难当,却不是原来的气了,扯着被角道,受制于我的邪念,我还以为你会当真吃了我。没想到你脑子里全是这档子事。


 


丁大力从背后环住他,两个人又耳鬓厮磨的温存了几遍。


 


丁大力挠挠头说,哪能只有情情爱爱呢,还有保护你啊。他说到这脸色突变,对了,道士该如何是好。


 


张小凡全然不屑,道士有什么可怕的,就算全天下的老道小道都来了,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况....张小凡说到这里搓自己的手指,忽然附到丁大力的耳边一阵细语。


 


丁大力惊讶的看他,接着偷笑,问道,这是当真的吗?我一定认真努力,你倒是可以把泉眼还回去了。


 


张小凡披上红罩衫,低低的喏喏道,我还回去了,你一走。


 


丁大力拽住他的手,心里有点难受。张小凡拍拍他的手背,说我们可以赶在老道们来前远走高飞,我都想好了,可是怕你永远不回来。


 


丁大力亲亲他的眼角,说,我能去哪,妖王一出山不就捉回来了。


 


 


 


至于另外一件怪事,丁大力去拜访谷仙的时候倒是意外搞明白了。


 


不打不相识的慕容白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你们早问我呀!


 


见你第一眼我就认出来了,你不就是锁妖阵正前方那把石锁吗,你化成人形以后就不知去向了,没想到你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真身,不然锁妖阵的缺口哪里来的。


 


慕容白的溪谷重归繁茂,力邀他们到附近隐居。


 


丁大力勘探了一圈,跟他讨价还价,小凡说他还是喜欢湖,你这里的风景一般啊。


 


我这儿还嫌一般,那你在方圆百里都找不到更好的地段了,慕容白很不服气,毫无意义的争胜道,你看看这园林景观,这水仙花田,定情信物再现不能更浪漫,随时恢复功力随时入住。再说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除了我这儿哪儿去找信得过的干爹。


 


丁大力盘算说,我们打算努力一下,争取今年可以抱上一窝。


 


 


 


 


 


-待续-


 


 


就问狗血不狗血,生不生?

评论
热度(578)
  1. 突然变佛米和速食面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