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四)

隔山灯火: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枪总名言放前面,要看诚哥宠小方:“喜欢就买,不行就分,谁敢废话,直接打死,好好念书,有事找哥。”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四、


 


方孟敖背靠着自家的门,在闷热的楼道里和来人大眼瞪小眼。


“方大队长,不给我倒杯水喝?”那人喘着粗气说。


“我不认父亲是是非分明,”方孟敖说,“曾督察呢?也这么想?”


来人是中央气象中心预备干部局曾可达,他穿一身绿色冬季制服,汗水像下雨似的,不大一会儿脚边就积了一个水洼。“二号专线非常信任你,”他一边擦汗一边说,“你家居然没有电梯……”


方孟敖说:“我家三楼。”


曾可达拧着衣服上的水说:“哦。”


方孟敖看他快要脱水,回身打开了房门,给他倒了一杯红酒。


曾可达说:“我不喝酒。”


方孟敖说:“只有这个。”


曾可达皱了下眉,端起红酒一饮而尽,方孟敖看了看他,进厨房给他接了一杯自来水。


“我知道,南京那场审讯,你心里有气,”曾可达坐在凳子上,开始拧裤子上的水,“你是业务骨干,功臣,走到今天不容易。”


方孟敖拿出一支烟,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曾可达说:“方大队长,你没看电视么?”


方孟敖咬着烟卷说:“我没电视。”


兜里那点钱只够买空调,还得挑个最便宜的。


“今天是七月十三号,北京气温高达39度,”曾可达郑重其事道,“但长江中下游十三个城市突降暴雪,供电中断,道路阻隔,气温还在一路走低。气象中心在北平成立了临时指挥小组应对极端天气,二号专线特别指示,我们需要你这样经验丰富的龙。”


“北平?”方孟敖看他一眼,“不去。”


“你的家人还是关心你的。”曾可达说。


方孟敖当没听见。


“你也该替手下的人想想,”曾可达继续劝道,“你停职了,气象工作队的其他人怎么办?”


方孟敖扭过了头。


曾可达深吸一口气:“方大队长,你好好想想。”


方孟敖说:“你让我想了么?”


曾可达拍桌而起,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公务员有食堂。”


方孟敖叼着烟陷入了沉思,十几分钟后,他憋出一句:“我饭卡没钱。”


曾可达胸有成竹地笑了。


预备干部局兼管后勤,别的没有,饭卡最多了。


半分钟之后,方孟敖和他从三楼窗口一跃而出,将到地面的时候又骤然升空,往南边飞去。过了长江之后,地面果然一片银白,于万里长空之上看不到一点生机,两人在凛冽寒流中逆风飞行,方孟敖长啸一声化身为龙,穿透层层冻云,曾可达稍微落后,但飞得还要高一些。


他一身被汗水浸得透湿的棉衣转瞬就冻得硬邦邦的,须发皆白,连眼睫毛上都挂着细小的冰粒。


“曾督察,”方孟敖在云端回首,“打了大半天交道,还没有给你敬过礼。”


他在曾可达面前微微低下了头。


后者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客气,直接跨到了青龙背上。方孟敖像闪电一般划破长空,云蒸龙变,一瞬万里。


而长空之下大地之上,刚刚吃完早饭的方孟韦在某个温暖的被窝里揉了揉眼睛。


明诚递给他一块温热的手巾。


 


明楼和明诚这几间小屋所在的湖畔树林,是一处洞天福地,与外界并不相通。冰湖边有雪无风,天气初晴,阳光果然极好。


明诚搬一把凳子,在湖边雪地里切一只羊。


明楼带着方孟韦沿着湖边晨跑。


方孟韦跑得快,脚踏在雪地里只留下浅浅的痕迹,人像一道烟似的,明楼用全力才不至于被落下,他的脚印可重得多了。


“你的这个弟弟啊,”明楼风一样从明诚身边掠过,顺走一块羊肉,“是属梅花鹿的。”


“生的!”明诚喊。


明楼一边跑一边连骨头吞下去了。


“大哥你吃什么哪?”方孟韦扭头看他。


明楼笑得眯起眼睛:“吃点心。”


方孟韦于是也跑到明诚身边,看了两眼没看见点心在哪里,又讪讪地跑开了。明诚切完大块的羊排又开始切羊腿,将肉一块块串在铁钎子上,然后生起一堆火来。明楼不跑了,到他身边烤火取暖,方孟韦又跑了一圈,再过来时见大哥已经又变成蛇,尾巴缠在明诚腰上了。


褪下的衣服落在地上,粘了许多雪。明诚捡起来抖了抖,将大哥的衬衫平铺在雪上,席地而坐。他两条长腿一屈一伸,脸被火烤得微红,第一把肉串已经架在火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明楼伸头,叼走了一块半熟的。


羊肉滴落的油脂落在火里,金红色的火苗陡然高了几分,大蛇在温暖的火光里舒展了身子,与身边人贴得更近了一些。


明诚一边把铁钎子从大哥嘴里拽出来,一边招呼方孟韦:“来吃肉啊!”


方孟韦几步跑过来,脸红扑扑的。他接过一串羊肉小心地吹了吹,咬下一口,说:“阿诚哥,我才吃过早饭呀。”


明诚笑着又给他塞了一把肉串:“吃点心。”


方孟韦高兴地眨了眨眼睛。


他们三个就这样坐在雪地上,烤肉,喝昨晚剩下的酒,明楼粗大的尾巴在纯白的雪里划过,偶尔带起一点冰凉的雪粒。方孟韦被雪灌进了领子,冻得一缩脖子,然后又咯咯地笑。明诚把大哥的半截身子用雪埋上,叫孟韦在上面来回踩了几遍,又在上面筑起城堡。


“不许动,”他捧起大蛇的脑袋威胁道,“你被封印了。”


暂时扮演冰雪王子的明楼点了点头,下一秒却突然窜起,在明诚脸上亲了一下。


城堡的地基轰然坍塌。


明诚被抖了一身的雪粉,拽着方孟韦跳到一边。明楼大笑着再次发动攻击,先把明诚按在地上,尾巴一扫,又把方孟韦绊倒了。


然后他化作人形,对着明诚深深地吻了下去。


明诚连踹带抓,把他从自己身上掀到一边。而方孟韦坐起来,咽下嘴里的羊肉,抖了抖头发上的雪说:“大哥,你什么时候穿的裤子?”


明楼更加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把剩下的小半瓶酒扔给方孟韦,方孟韦浅浅尝了一点,又扔给明诚。明诚仰着头将酒一饮而尽,没给大哥留下一滴。然后他笑着去抓方孟韦的手:“走!游泳去!”


方孟韦在湖边脱下鞋子,冷得在雪地上直跳脚,但他很快变成一条欺霜赛雪白龙,跳进温暖的冰湖里。


厚厚的冰层下面,水的深处果然温凉舒适,红的白的鱼从他身边游过,方孟韦嗅了嗅一条从鼻尖擦过的银鱼,觉得它应该很好吃。而明诚正站在湖边脱去上衣,后背的线条一直流淌到裤子里,他解开皮带,回头笑了一下。


明楼作势向他扑来。


方孟韦哎呀一声,闭上了眼睛。


他却只听到了水声。


一条金光粲然的龙潜入冰湖,搅动一湖之水,明诚的声音远远而来,穿过霜雪,穿过坚冰,穿过山峦湖泊寒林旷野,也穿过这许多年的岁月,随着波浪传到方孟韦身边。


他笑着说:“孟韦,我要到你身边去了。”


他一笑,整个湖的水好像都在笑。


于是方孟韦和湖边的明楼一同微笑起来。




————————————————


曾可达是人(形的神仙),他并不是一只鸭子【喂


北平和北京是镜像世界。


楼诚的湖畔树林是某个小世界。


过年好,情人节好,希望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


当然,希望楼诚小方还有曾督察都在故事里很好很好地生活~


以及我思考了一下进度,发现这文……没个几十章完不了……日常什么的真是……



评论
热度(725)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