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杂谈】不知道答案的出题人不是好判官

林朵:

念书的时候,导师为了让我们这帮小混蛋能够得着学校丧心病狂的论文发表标准,按时毕业卷铺盖滚蛋,于是在实验室里发动了轰轰烈烈的互相帮(拖)助(累)小组,强推泯灭人性的捆绑销售,要求每个小组都必须合作完成固定的研究项目,保证大家都有基础成果用以凑文,齐心协力往科研文库中增添对人类发展世界进步毫无用处的垃圾文章。


于是我跟小伙伴李二丫,张阿狗以及贾维斯基托夫君一起凑成了个看上去毫无前途可言的研究小组。


其实光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我,李二丫,张阿狗是一个维度的,贾维斯基托夫君属于另一个维度。


贾维斯基托夫君跟我们这些愚蠢的地球人不同,应该是位掌握了天顶星人科技的神秘人士。


这一点主要体现在我们的科研活动中。无论我与李二丫、张阿狗提出怎样的研究思路,做出怎样的试验样品,都能得到贾维斯基托夫君精准到可怕的毁灭性打击。


举个栗子。


小组选定了“包个粽子”的研究课题,于是我和李二丫、张阿狗按照“摘粽叶——淘米——蒸米——包粽子”的思路制定好研究大纲,然后便撩起袖子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而贾维斯基托夫君靠在墙角高冷旁观,时不时插入一两句精辟入里的点评:


“你们怎么能往粽子里包咸蛋黄呢?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只吃甜粽子的人的心情?”


“你们想粽子里什么都不包?这么平淡的口味谁会喜欢?


“你们说吃粽子的时候蘸白糖?超高热量让想减肥的妹子怎么活?”


“你们居然想削减单个粽子的重量?那怎么能给人充实的饱食感呢?


“你们提议用其他低热量的食材来代替糯米?这样做出来的东西还配叫粽子吗?”


以上,此处省略约一万字。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们居然无法反驳。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虽然贾维斯基托夫君每次都是站在全人类的福祉制高点给予我们道德抨击——不过这丝毫不妨碍每次粽子蒸好之后他吃的比谁都欢——但却从来不提这些问题该怎样改进。


而老实巴交的我、李二丫以及张阿狗同学只能默默忍耐着冷气坏了的破实验室高温,成天汗流浃背地讨论新思路,一遍又一遍地改进实验流程。


而躲在一旁喝冰水吹风扇的贾维斯基托夫君照旧在我们面前展示着自己的全知全能。


以至于日子一长,我都能总结出他那套贾氏挑刺儿三段论。


一:这套包粽子的工艺流程可能不对;


二:即使套包粽子的工艺流程是对的,也不代表实践效果会好;


三:哪怕按照这套工艺流程包出来的粽子很好吃,也总能从成本、热量、造型以及能不能充分展示屈原精神等方面挑出毛病来。


无论我们提出怎样的思路,做怎样的实验,贾维斯基托夫君永远都能用他那套以不变应万变的强大逻辑打败我们。


而贾维斯基托夫君自己永远不会错,因为他根本什么都没做。


于是在实验室其他“月饼组”,“豆花组”,“元宵组”,“云吞组”以及“黄焖鸡组”(这是个什么鬼?!)的实验进度都在高歌猛进地同时,我们“粽子组”的实验进度却被贾维斯基托夫君提出的各种无解问题绊的磕磕绊绊,停滞不前。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眼看着截稿日期将近,每周组会导师面对我们小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瞅着跟小怪兽哥斯拉在为下一次喷火冷却技能一样,于是恼羞成怒的我,李二丫以及张阿狗同学围成一圈暗搓搓地开了小会,最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让贾维斯基托夫君自己一边儿玩勺子去。


此为终审判决,不可上诉,立即执行。


做了决定,我们三个怂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去向贾维斯基托夫君传达判决结果。于是只能采取了最原始也最有效的抉择方式。


石头剪子布。


我一把小剪刀怎么敌得过李二丫和张阿狗的两坨大拳头。


然后可怜巴巴的我就被硬推着去直面神一般的贾维斯基托夫君了,用超常人十倍的语速宣布了如下决议:


“如果你继续不干正事只知道乱提问题并且提出来的问题既不能启发全人类也没有任何可操作的答案而唯一的功能就是为了让你不被自己所谓的优越感憋死那麻烦你还是别拖累大家乖乖闭嘴安静去死吧。”


话一说完,我以为实验室坏了大半年的空调都自动修复了。


其实并没有。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与李二丫、张阿狗之后的课题进展的很顺利。因为汲取了贾维斯基托夫君的教训,我们制定了一个工作原则,凡是光管提问不管解答的行为都要请小组其他人吃饭。虽然当时大家为了赖掉请饭的责任,常常为自己提出的蠢问题想出些同样愚蠢的回答,但偶尔也会真的冒出些真正管用的解决途径,惹的导师龙心大悦,倒是隔三差五请我们吃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毕竟只是念书时期的一个小插曲罢了。


后来毕了业,成了职场狗,与形形色色的人物打多了交道,其中居然有一些家伙,也会令我回想起贾维斯基托夫君。


他们的共性,便是自己不怎么踏实干活,却总爱对别人的工作成果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毕竟,相比实打实的埋头苦干,就着别人做好的东西,随随便便挑些不痛不痒的毛病出来,真是太轻松不过了。


但倘若多问一句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才好,他们通常会讪讪地走开。


因为他们自己也根本不知道答案。 


对这样的人,我的应对方案只有一个,请你一边儿凉快去,除非你是管给我发钱的BOSS,否则你的意见,对我而言一点儿都不重要。说到底,老板给发薪水,是为了让底下人面对问题提解决方案,不是为了供养那些只会乱挑毛病又不出活的家伙。


倒是那些肚子里有干货,真正值得敬重的牛人,他们提出的异议我会虚心求教,因为我知道,他们看到的往往不只流于表面的问题,还能看到问题形成的根源,需权衡和妥协的难点,而他们肯给出的解决方案,往往比我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要更妙。


牛人之所以成为牛人,不仅在于他们能发现问题,更愿意去努力解决问题。即使问题太复杂太困难,终其一生都找不到最合理的答案,至少这个推演的过程,也算是为全人类的进步做贡献了不是?


至于那些只会动嘴皮子乱搅局的家伙,既然自己都不想也不会知道答案,那又有什么资格在踏实做事的人面前冒充判官?


-------------------------------------------------------------------


附录:以下为一位国家领导人的话,摆在这里,请自行感受。


 


“我们有些同志沾染了一些很坏的风气,他们习惯于坐在屋子里,豪言壮语,气吞山河,听起来似乎决心很大,道理很多,但只有唱功,没有做功,嘴行千里,屁股在屋里。高谈使他们浪费了很多时间,阔论使他们耽误了许多事情。有些同志“茶碗一端。说话无边;香烟一点,专说人短。”他们习惯于说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就是不说怎么样才对;他们总喜欢说这人不行,那人不行,就是不说自己行不行;他们不当运动员,只当裁判员,只吹哨不上场,谁“进球”吹谁犯规;你在前边干,他在旁边看,干好了他说“早该如此”,干错了他说“意料之中”。他们涣散了别人的斗志,污染了周围的空气,误事、误国、误人、误己,此患不除,四化难矣!”



评论
热度(155)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