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杂谈】姑娘,你的眼泪没那么值钱

林朵:

上周给部门某妹子安排了一项工作,说定今天之前搞完把成果交给我,今天去问,才做了个开头,而且是个质量烂到不忍直视的开头。问及原因,妹子理直气壮答曰:头几天跟男友吵架,无心做事。


吓得我当时整个人都Duang了。


且不说她一个人的任性会给整个项目组的工作进度带来多大耽搁,就冲着这种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可笑理由,我也没办法再强撑着老好人的架子放她一马了,于是收起笑来说了她几句,真的只有几句,还都是拣轻了说,妹子脸色一变,居然在办公室里就挤出眼泪来了,那架势,就跟大坝开闸泄洪一样,挡都挡不住。


而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稍微劝慰几句,哄住这位大小姐别再表现的像是我把她怎么着了一样,然后赶紧召集这个项目组的其他成员,商量一下怎么重新安排分工,确保能把被拖累的工作进度赶紧补上。


一切搞定之后,妹子脸上重新找回笑,那笑明明白白写着一个意思:好险,又渡过一劫。


会后她火速逃进卫生间,大概是急着要跟亲亲男友发个微信,大书特书又是怎样英勇无畏干翻我这个恶毒苛刻的老妖婆了吧。


好傻好天真。


她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所谓的渡过一劫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当然,或许我也有责任,在她哭的那一刻,我的举动是劝慰她,而不是放任她哭或者继续责备她。这很容易让她产生想当然的错觉,哭是有用的,楚楚可怜的眼泪可以助她在职场上逃避责罚,安然无恙。


错的离谱。


我之所以会选择劝慰,并不是她的眼泪让我心疼,而是她的眼泪让我心烦到不行。


这就跟大街上有人会对主动靠过来的乞丐投币差不多一个道理,不是出于同情,而是因为厌恶,想赶快把对方赶走。


哦,老天,居然把真话说出来了,住我心里那个邪恶小人简直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咳咳,扯远了,继续之前的话题。


其实这已经不是该妹子第一次在办公场合抹眼泪了,我有时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把这种反应当做屡试不爽的挡箭牌,每次事到临头就摆出来晃一晃,批评责罚统统都能往外挡,简直不要太爽。


看得我这么喜欢和稀泥的都想掐住她脖子猛摇:嘿!快醒醒啊!你以为出来混不用还的吗!?


妹子啊,你知不知道那些眼泪在帮你挡过一些无关痛痒的批评之后,又暗搓搓的害你丢掉多少真金白银的好东西?


绝大部分时候,眼泪是职场上最不需要的东西,它往往意味着你公开示弱了,认输了,承认自己没用了,没能力也没胆子去承担自己应该负的责任了。


这要放在远古时代的狩猎场上可是会要人命的啊喂,别傻不楞腾的以为放到现代职场来就能屁事儿没有了。


妹子,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恶毒不堪,我又不是年老色衰的后宫娘娘,看到新来有姿色的年轻姑娘就恨不得扎钢针打板子关小黑屋(说句实话,以你这种糟糕的工作能力,压根就不在我要考虑的竞争对手范围内)。但你一而再再而三搞砸我交代给你的工作,连累的我也被上司痛骂、被扣奖金的时候,我怎么还可能对你喜欢的起来呢?我又不是你妈,随便看你怎么撒娇赖皮都觉得可爱。


在你屡次试图拿眼泪蒙混过关的同时,你也失掉了我对你的最后一点信任。我明白,自己又不是你男朋友,这点信任于你大概根本无关轻重。我只是不会再信任你的工作能力,重要的核心工作不能交给你做,关键时刻不能让你去顶,最难最有挑战性的任务根本不考虑你。


因为我已经怕了你的掉链子。


于是,在别的同事都在熬夜拼命的时候,而你却优哉游哉,手头只有一点点简单的杂务要处理。这种时候,你是不是还会觉得很轻松很幸运,甚至晕头晕脑地相信所谓“撒娇女人最好命”这种不靠谱的谣传?


直到很久之后,你才发现,自己变成了整个部门最可有可无的小透明,考核优秀没你份,绩效分红最低档,升职加薪连想都不要想。


这种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呢?后悔不已奋起直追?还是自怨自艾继续诅咒我这个恶毒老巫婆不肯给你机会?


哎,以你的脑筋和态度,我猜多半还是会选后者。


可是,机会就像超级玛丽里的变大蘑菇,总是有数的,自己抓不到吃它的时机,没了,那就是没了。 


妹子啊,或许你还真的是太年轻,刚从学校里走出来没多久,没来得及熟悉职场上的另一套规则。不,规则其实还是那套规则,只不过换了张面孔,你就认不出了。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单一事件可以决定命运,所谓命运,都是无数件小事,一环套一环积累出来的。职场不是信用卡账单,随手拉张清单出来就可以立刻把账目核对的清清楚楚,很多积分,或者烂账,都要事隔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兑现。


出来混,真的,是要还的。


当你还是个孩子时,你流泪,父母心疼,因为你是他们的骨肉血亲,以后还要替他们养老送终,你们有上半辈子的缘分,一时的对错不必计较。


当你成年后恋爱时,你流泪,恋人心疼,因为你是对方的知心伴侣,以后还要携手共度到老,你们有下半辈子的缘分,这一时你占了上风,下一时对方总能从别处找补。


而在职场上,你与我,就真的只是萍水相逢,既没有前缘再续,也说不好前途未卜,走着走着,指不定就到了岔路,说散就散了,拖不得也耗不起。这种情况下,我能施展的包容和耐心都很有限,不是见谁都可以免费大放送。


对不起,姑娘,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存在这么残酷的一面。


你可能不会相信,其实,凶残如我也哭过。那是我迈入职场的第一年,在某个周末的凌晨两点半,我独自守在办公室里崩溃了,躲到卫生间里大哭一场。然后出来用水拍干净脸,继续回办公室干到天亮。


你以为这就是最糟糕的状况?不,后续才更让人崩溃,因为最后我的工作成果还是不尽人意,被客户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可当时的部门主管告诉我,他看到我的努力,虽然这次项目成果不算好,但还是愿意再给我机会。


你看,至少我没当众认怂,上司也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你也可以的。


只要你肯用心,上进,机会依然存在。你甚至都不需要怀疑自己的智商与能力,因为这个世界上不肯努力的人实在是比不聪明的人多太多了。


真刀真枪的实干才能产生价值,工作场合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而你这召之即来,不能产生任何效益的眼泪,在我面前,真的没那么值钱。


END


-----------------------------------------------------------


PS:我打算把自己关于女性的职场和生活的杂谈文整理成一个系列《她世界》(虽然目前为止才两篇,但我有预感自己还会继续写……)


(01)姑娘,你的眼泪没那么值钱


(02)奔跑吧,丫头,直到你能抵达的最远方

评论
热度(1746)
  1. 澹台潇翾林朵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