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心情】独白

何堪最长夜:

前几天补看了电视剧《温州一家人》中靳东饰演的黄志雄戏份,从第15集到第31集,如同一把利剑缓慢又坚定地刺入心脏。初出场的黄志雄穿着军装从公交车走下来,英姿飒爽,年轻温暖的笑容照亮马赛的天空和街道。而再从伊拉克战场返回马赛时,他同时带回光鲜的英雄称号和严重的战争后遗症。青年依然英俊挺拔,但他的笑容里再没有骄傲。 

如果说外籍兵团艰苦卑微的境况是一道黑暗阴影,那么黄志雄狂奔翻滚在那片死亡沙漠中误杀自己几名队友的时刻,就引爆了这场战争在他心里埋伏的最后一枚炸弹,爱与亲情都不能使他痊愈。他红着眼睛一脸惊惧哀痛对雷昂说,我忘不了伊拉克。这是他病症复发后唯一的倾诉,很快他又哭着说,战争结束了,没什么可说的了。 

能够说出来的痛苦,终究有药可解。唯有无话可说,像身体里暗自滋长的毒素,无声无息渗透骨血,浸入灵魂,带来毁灭——阿雨的不离不弃也无法重建的毁灭。据说靳东的演绎大量删减了原著中的台词,他真的用心去走进了黄志雄。 

之后越来越失控的精神折磨,酗酒斗殴,自杀未果,使他终于选择了离开,离开阿雨和她腹中的孩子,到科西嘉岛最偏僻的角落把残生交付给每日无穷无尽的酒精。直到最后一切都归于平静,他在修道院悠扬静远的钟声中站起身,告别了前来寻他的妻子,一步一步走入修道院寂静的黄昏。 

我从他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孤独倔强,怯懦软弱,逃避和绝情。然后在这些黑色的海洋里摒住呼吸,心甘情愿地沉下去,身周一片黑暗寂静。事实上事情本身并非最可怕的,万事皆有其因也终现其果,最令我畏惧的其实是那个最真实的自己,在每一场漫长的似乎看不到尽头的矛盾角力里,自己性情里隐藏着的致命的缺陷将会逐一摊开显现,每当我必须要面对它们的时候,我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逃到最远处。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对任何人展开对话,像一只紧紧闭合的贝壳,顶着坚硬外壳兀自舔涂致命的柔软。 

最痛苦的厌恶是自我厌恶。最终极的超越是自我超越。而我们只是沉浸在前者不能自拔,又委实缺少后者所必需的刀剑和羽翼。

 我想,这样的人,最好的归宿就是宗教。除了宗教,再没有谁能够给予我们彻底而完整的“抚慰——包容——解答——救赎”的全过程。无论是我的佛,还是他的主,宗教不强迫你开口倾诉,相反,你所经历过的一切都是用来印证它的教义。《金刚经》中说,“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对于生命本质的深层叩问,使它们拥有难以想象的宽度和深度,以及理解一切包容一切的力量。它们令逃避的脚步停靠下来,找到答案,得到平静;令软弱的性情充盈起来,沉淀污垢,清澈自心。他们教我们放下的,都是我们所厌弃的;教我们拾起的,又都是遗失已久的珍贵。我们所需要的,仅仅就是“放下”的勇气与“拾起”的智慧。而它们又是那样艰难,作者和导演对黄志雄是温柔的悲悯的,黄志雄终是幸运的。而我将继续在自己的剧本里寻觅、前行。

 

评论
热度(44)
  1. Queen of Dreams何堪最长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啄啄兮乌啄啄何堪最长夜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