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4

安格尼斯:

补一个简介:


恋爱三年,凌远和李熏然即将迈入婚姻的殿堂。生活琐碎,零零种种,一地鸡毛,总有人的闯入打破这一表象的平和。当它不再拥有美丽浮华吸引人的外衣,甜蜜、幸福、感动变成了猜忌、妒火和占有。他们以爱的名义倔强的伤害着对方。当危机悄无声息的到来,谢晗的孪生兄弟,谢霏的越狱让李熏然再次身陷险境。噩梦降临,当你我面目全非……他们能否携手共渡难关?爱情能否回归最初的美好?


Life is difficult but love never dies……




04


几方做了说明和方案之后问题出现了。因为这次的清剿行动面积广,程度深,缉毒那边已经盯梢好久了,稍有风吹草动走漏了风声执法打击力度就要受影响,行动就会失败。经过多轮商讨,大家一致认为最佳的执行计划就是派人打入内部里应外合,可是就打入内部这个人选上面大家犯了愁。这个人必须是生面孔,够新鲜,长得必须够惊艳,身手要好,满足这几个条件的女警倒不是没有,而是任务危险系数太高,抓捕目标之一的藤田是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稍有风声走漏之前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而且藤田为人冷血,心狠手辣,这次新药的配方听说就是他的团队研制出来的。李熏然听了大家的叙述之后,脑中浮现出了一个人选,他一拍大腿,表示可以请个外援。




这件事情胡八一是坚决不同意的,刀枪无眼,万一伤着碰着怎么办,更何况夜总会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在他眼里萧景琰这种完全没有现代社会经验,单纯得像白纸一样的人哪里hold得住啊!李熏然来的时候谭晨正好也在,在这件事情上,胡八一和谭晨难得的站在统一战线,小宝贝拉着景琰的头发撒娇道[景琰,我担心你,周五我们去看电影不好吗?]


萧景琰抱着怀里的谭晨亲了一口,[晨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等我抓好坏蛋我们也可以去看电影啊˜看好电影我们再吃冰激凌好不好?]


谭晨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哭哭脸的看着胡八一,以上这些都架不住萧景琰那一脸兴奋和跃跃欲试,他一口答应了李熏然的请求。


到了晚上,萧景琰把一头长发胡乱的夹在脑后正在刷牙,胡八一一脸落寞的进来站他旁边,两人在镜子里看着对方,萧景琰知道胡八一是担心自己,漱完口擦擦嘴转身就主动抱住胡八一,趴在他的肩膀上撒娇道[你看你从刚才就苦着个脸,难看死了……]


[是……皇上大人,奴婢给您笑一个!]胡八一说着给萧景琰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萧景琰看了噗嗤笑出声,好丑的奴婢啊!他侧过头在胡八一脸上亲了一下,[好了,你没反对,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我可没答应啊]话是这么说,看萧景琰挂在自己脖子的手挂到现在,胡八一也伸手环住了萧景琰的细腰,[你别以为亲我一下我就答应了]


[我这不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么……]


[那你也不能插我两刀啊]


[我哪里插你两刀了……]


[心口上!]


[…………]


面对肉麻的情话萧景琰的脸颊有些绯红,他低下头没了话语,环住胡八一脖颈的手却收紧了。眼前人这害羞的样子总是无时无刻的让胡八一着迷,古代人永远适应不了现代人露骨的情话,胡八一爱怜的亲了一下萧景琰光洁的额头,萧景琰抬起眼,犹豫了一下,仰头微微侧过,轻轻吻上了胡八一的唇,草莓儿童牙膏带点甜甜的味道,就像眼前这个穿着红色大毛衣的萧景琰,青涩又柔软,让胡八一觉得自己的心软成了棉花糖,萧景琰香甜的小舌让他忍不住一尝再尝,原本的含吻渐渐变得激烈,胡八一的手抚上萧景琰的脑袋,解开他头发的夹子,五指插入长及腰的秀发中揉着他的后脑,另一只手探入萧景琰的毛衣流连在他的后腰。


萧景琰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胡八一感觉到了便放过了他的唇舌,亲吻从萧景琰的下巴蔓延到下颔,耳垂,突然耳边传来了胡八一低沉的声音,[你头发有点打结了……]


萧景琰戳戳胡八一的肚子,[你最近胖了!]


胡八一正含着萧景琰耳垂的口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萧景琰,突然在对方的唇上用力的亲了一下,[接吻能减肥!]后腰的手收紧把萧景琰贴到自己胸前,[抱抱能瘦腰],最后他低下头在萧景琰耳边压低了嗓音轻声的一个字一个字说[爱爱能养颜]然后胡八一满意的看着萧景琰的耳朵慢慢变得通红。




金色殿堂是市里最高级的夜总会之一,后台强硬,关系盘根错节,老板娘之一的王芳芳自己就是某高官的情妇。几十万的皮草大衣披在肩膀,耳朵上的钻石闪得连她这个见多了市面的女人都心生嫉妒,他倒是淡定,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清高样,也是,不就要这种效果么,来他们这种高级会所的人,见惯了逐利的绿毛峰,稀罕的就是这种冷傲,人都是很贱的,你给他搭了架子他就非得往上爬。大奔车上,王芳芳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这个男人,脸蛋略施薄粉,很是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澈见底的勾人,最稀奇的是一头又长又直的头发,比女人还黑亮,松垮垮的在后收拢简单一扎,很有古典韵味,听介绍人说是个大学生,学艺术的,王芳芳心里盘算着,光是解这发绳,秀发披散的那一刻就不知能让多少男人心神荡漾。


拥挤的厢式货车内一片黑暗,只有前面监视器的屏幕发出亮光,四处都是设备和电线,转个身都怕踢掉插头,胡八一长手长腿的,觉得坐在这样的车内比在盗洞里还挤得难受,何况前面还有两个长手长腿,坐在监视器前面的李熏然和坐在李熏然旁边监听的易小川,三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挤在这狭小的地方,恨不得砍几寸四肢。胡八一啃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压抑着自己焦躁的情绪。工作中的李熏然很沉得住气,在监视器前一坐就是一下午,几个小时里有条不紊的指挥各处按照既定计划就位,密切关注往来人员的一举一动,倒是易小川偶尔还开开玩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咋们仨能挤在一块儿做难兄难弟也算是有缘,老胡你就放心吧,再过四个小时我们的行动就能圆满完成啦!]


李熏然拍拍易小川的腿,[赶紧听着,人马上就到了!]


易小川朝胡八一比了个ok的手势,转过身戴上耳机。




萧景琰从大奔上下来,走进金色殿堂奢华的大堂瞬间就汇集了所有人的目光,挺拔的身姿,华贵的气质,就连皮靴敲在地面的声音都格外好听,他能感觉到那些目光的一路跟随,不过从来就是受人仰视的萧景琰早已习惯了这些,他的淡定从容让走在他旁边的王芳芳觉得自己在他旁边成了根不起眼的野草,从刚才的不满发展到现在的嫉妒,王芳芳本能的厌恶这个男人高高在上,优人一等的样子,再高贵你也就是个出来卖的!


胡八一坐在车里看着监视器里一代天子沦落风尘,顿时悲从心起,唉声叹气,不知前面那个小祖宗何时才能让他从这个鸽子笼子里面解放,胡八一还来不及腹诽李熏然,后者已经被他无言的抱怨气烦的转过了头,[我说你能不能别一副我逼良为娼的样子行不行?]


[…………]胡八一看着李熏然,眼里满是怨念,仿佛他已经折断了萧景琰的翅膀。


李熏然投降的举起手,[行了行了,等会儿行动你跟着我,不过不许乱跑听见没?]


胡八一点点头,表示一切听警察叔叔的。




萧景琰说,我们那个时候以摔杯为信号……


李熏然说,杯子你就别摔了,如果这几个人都在,你就找个借口去上洗手间,然后打这个电话,响两下挂掉,会有人接应你的。


萧景琰看着眼前这几个对着他垂涎欲滴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问着莫名其妙问题的男人们,默默比对着李熏然给他看的照片,其实以他的眼力,在进门的瞬间他就已经比对完毕了,秃顶的中年人叫王科长,穿西装的刀疤男叫飞哥,说鸟语的老头儿叫藤田,还有一个是他的翻译,高木,一个会中文的日本人。坐下的这几分钟他再次感叹了科技这个玩意儿的神奇,照着他们以前的画像那还不大海捞针去了。正在他寻思着离开,毗邻沙发一个叫王科长的男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陌生人气息的靠近让萧景琰剑眉微蹙,被搭的肩膀小幅度的向后甩了一下,他抬眼看向王科长,对方被他的眼神凛冽得一愣,手缩了回去。


这时,萧景琰站起身表示自己要去一下洗手间,正往门外走时身后传来了王科长的声音,[包厢里面有洗手间]


萧景琰站定侧目,左手边有个小门,想来应该就是包厢内带的洗手间,他转过头一一扫过在场的几个人,带着不容质否的口气说道[那我要失陪一下]


说完他就打开门走了出去,让人无法拒绝的气质让留在身后的几个人还在愣神,直到关门的声音传来,叫藤田的日本老头拍拍王芳芳用生硬的中国话问道,[这么别致的人是从哪里找来的?]


见多识广的王芳芳摇了摇头。




夜总会的走廊像个迷宫,到处都长得一样,萧景琰寻着角落洗手间的标识绕了两圈,这时楼下红白蓝的警灯已经炫满了金色殿堂前的喷泉广场,正当他要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听上去还很熟悉。


[我请客户吃饭,你一个医生来这种地方又是干嘛的?]


[我们同学聚会,哦,难道就许你腐败不许我开心啊?]


[同学聚会来这种地方?还开那么多酒??]


[呵呵,看来谭总对我以前的生活还不够了解,也倒是,跟了你之后这日子是越来越无趣了,不过你倒是一场不拉啊?前脚打发晨晨去冬令营,你后脚就开始应酬……]


[我说赵主任,你能不能别整天倒打一耙?你这个星期都加班四天了!你倒好,不加班就加夜生活]


[你有意见啊?]


[我哪里敢有意见,是晨晨想你了,啧,话说回来你看你穿的花枝招展的……]


[我哪里穿……]


洗手间有人推门而入,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对话被打断,不约而同的看向来人。


[景……景琰!?]


[景……景琰!?]


萧景琰进门看到洗手间里果然是赵启平和谭宗明,赵启平穿着暗色花纹的紫衬衫和一条雪白的休闲裤,萧景琰心想难道李熏然把这两个人也叫来外援了?


赵启平一看到萧景琰的穿着,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想平时萧景琰也就穿穿优衣库,现在居然浑身上下最高级的打扮,他急忙上前拉住他问道[景琰!你怎么也在这里?]


听到赵启平这么问,萧景琰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刚想开口,旁边的谭宗明又问道[老胡呢?他把你卖到这里来的?]


[啊?]


[谭宗明你瞎说什么呢?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另一边,李熏然他们的行动很顺利,该抓的几个头目统统一网打尽,王科长,飞哥和日本人藤田。周围包厢的消费者站在走廊上好奇的看着警察抓人,倒是小姐们看到警察都见怪不怪了,这种地方每个星期警察都会来几趟,不是这个高官落马就是那个喝酒闹事。胡八一跟着李熏然跑到和萧景琰约定的那个洗手间,可是推开门里面却空无一人,门口的保洁大妈说根本没看到一个穿着皮草的长发男人来过这里。这下胡八一和李熏然傻眼了,两人开始分头寻找,可是偌大的金色皇宫四通八达,到处都是包厢和房间,在后楼又不能太高调,要找个人实在是有点困难。


tbc


我就是喜欢看他们六个人在一起欢欢乐乐打打闹闹,每次写到都能让人忘却烦恼,即使有苦有累,但知道最终都是甜蜜的,真想一直写下去。

评论
热度(381)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