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我就是一汤姆苏而已啊啊啊【2】

池中鲤鱼:


《俺们教主像个奔丧的》
(2)
陈伟霆醒了。

是的,他又醒了。

在一张床上。雕花窗栏,轻纱床幔,玉瓷花瓶。古香古色的屋子,硬邦邦的枕头,鼻间音乐有熏香段优柔味道…

好样的,还他妈没穿回去。

也是啊,车祸那么严重,死定了。

这一天的清晨,陈伟霆足足花了十分钟来想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想来想去,还是那么一个结论,真的穿越了。

没穿成正派大侠没穿成武林盟主,没穿成王爷太子没穿成当今圣上。而是……穿成一个疑似有组织性的煎饼摊摊主。

为什么说是煎饼呢?因为陈伟霆觉得他自己穿的就像个白面煎饼,配上最近上映的煎饼侠…嗯,必然是个卖煎饼的。

“坛主,教主要见您。”门外那道人影已经站了很久,才敢敲门通知,是个女声,清甜可爱。

“…知道了。”

教主?

这个称呼…卧槽等一下!!!为什么卖煎饼还要有个教主?这不对啊!教主什么的听上去很像什么邪教组织啊譬如东方教主,再譬如白莲教主!
如果是掌门、城主、门主啥的正常,为啥偏偏是教主!

怀着一颗坦坦不安的心,陈伟霆从床上爬了起来。开门进来的女孩一个端着盆,另一个拿着衣服,长得算是清秀,一进屋就轻车熟路了动手给他扒衣服。

“坛主身上有伤,教主吩咐过要万分小心。”其中一个低声解释道,希望陈伟霆能松开死死护胸的手。

毕竟这个动作……看上去一点也不高冷。

“……我自己……”

“教主吩咐,要万分小心的伺候您。”另一个低声重复“请坛主别为难奴婢。”

“………”

结局就是两个美人跪在地上不停的重复那句“教主吩咐,万分小心…”逼得陈伟霆摆成一个大字儿,最后随她们去了。
妹子的手是真软,一点都没碰到伤口,他只要保持一个“求抱抱”的姿势,两人就会把一切事情做好,末了还行了个跪安礼。

肚子空空,陈伟霆却不敢耽误。

既然教主找他,那必然得去啊,就算陈伟霆再傻缺也知道要跟boss搞好关系苏穿越的第一主旨,当打开门看到亭台楼阁玉石台阶,凤凰木的落红像车祸那天飞溅段血帮洒满地,悬浮在水塘上的青龙石雕透着浓浓的压迫感,一汪青潭下隐约有龙形浮雕,还有一条荷叶状的渡水塔台,通到最中央的纯白理石练功太也该反应过来这不是个卖煎饼的组织了!!

陈伟霆面瘫着在这儿逛,不过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教主在哪?

找呀找呀找教主…找到一个傻教主呀!抽个疯呀山个炮,你是我滴傻教主!嘿!咻!

陈伟霆至少走了半个小时,在这过程中,每有人看到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跪下,大吼一声见过坛主,然后瞬间消失,那速度,堪比脱兔!快到来不及问一句话就跑没影了。
搞得陈伟霆怀疑自己是不是长的特惊世骇俗,幸好刚刚他早了镜子,铜镜不清,却也能看清这张脸就是让上千万少年少女颠倒疯狂的脸,没错啊!
不过…似乎有些………青涩。
但是那群货跑啥跑!

上午日头真圆,陈伟霆的伤被处理过,也不知道是什么灵丹妙药竟然不怎么痛,可现在出了汗,变得难耐了。
他靠在荷花塘的柳树边儿,这是他看到的第二个荷花塘,根本找不到什么教主!毕竟他不是原配来的,这种外来插件不佩带导航系统也不会自动存档先主的记忆好坑爹啊有木有!

哪怕!哪怕现在随便给他个人来问问也好啊!

“有人没啊啊啊啊!!!”
话音落下,一点五秒后。

“属下在。”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陈伟霆受到了惊吓,“卧槽!大鸟!…呸…那个谁…那个……”

“冥栾。”冥栾无奈。

“对,冥栾,你什么时候跟着我的?”

“回坛主,六岁起。”从六岁起冥栾就被选作成这个身体原来主人的影卫。

“……我是问你刚才!”莫名其妙出现一个人,一定是偷偷跟着他的!

“……一直跟着,回坛主,属下从六岁起到现在,无论衣食住行从没离开过您左右。”
分明是一句解释为什么听着这么想表白啊喂!一直跟着包括吃喝拉撒睡吗!原主好变态啊!陈伟霆还没吐槽完,冥栾突然又道:“难道您……不记得了?”

“……我记得,就是记不太清了。”按照小说里说的,这个时候应该装失忆,或者干脆告诉他自己是穿越来的!

如果是失忆,陈伟霆觉得…一个失忆的煎饼摊摊主很可能被教主找一群奇怪的医生治疗一番,先不说能不能治好,就说依照古人炼丹炼药的,能不能把他吃死都是一会儿事儿!

伟大的大天蝎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么第二种,我是穿越来的!
陈伟霆觉得,他可能会被怀疑有病,经检测确实有病好,然后吃药…结果同上,如果他没吃死并且坚持说自己是穿越来的顺便给这群脑子没开光的古人解释飞机大炮和习大大,那估计他就会被当作妖孽,捆起来点天灯……

说不好定这群人还会一起一边看着他冒着火光飞上天一遍许愿。

综上,陈伟霆决定说:“我失血过多,你知道血液是运送氧气的,血少了氧气就少,氧气少了就运不上脑子,运不上脑子那脑子就缺氧,所以我现在这叫脑缺氧性偶尔间接性失忆症。”

冥栾:………

陈伟霆叹气:“我知道你听不懂,但你只要知道,我病了就成。”


冥栾:“属下遵命。”

“乖,带路去教主那。”陈伟霆跟着冥栾大摇大摆的走,突然又觉得这样有点儿逛窑子似的土财主样子,就收敛了,文质彬彬的走。

“坛主。”冥栾还是唤道。

“嗯?”

“您…以前不会一次说这么多字儿、所以见到教主还是慎言少言为妙。”

“……知道了。”

敢情原主还真是个高冷禁欲系啊!这不是跟他陈公子一样吗【雾…】

这一路上景色宜人是自然,所有见到陈伟霆的人反应还是下跪,高呼见过坛主,麻利爬起来两秒消失,陈伟霆已经习惯了。
终于他二人走到一处庭院,准确说…是一座独立的小府邸。相比一路上看过来的高端大气古朴典雅这儿简直就是低调奢华。
“这…是玉?”望着一眼不到头到淡绿色墙壁,在阳光下通彻柔美,陈伟霆自幼玩儿玉器宝石的阔少爷几乎一眼就能评估出这玉的价格。

“回坛主,是碧玉。”

“……教主用玉当瓷砖贴?”

“瓷砖?”冥栾显然理解不了这个词儿,茫然的问。

陈伟霆懒得解释,迈开步子进去。

“坛主稍等。”庭院内为首翠衣白裳的少女微微颔首,转身走上翠玉台阶,在那檀木大门敲了三声门,后退几步清脆道“主子,人来了。”

声音一落,门嗖的一声自己弹开了!伴随着若有若无的香气,一道冰冷好听的男声道,“进。”

卧槽!这才叫牛逼呀呀呀呀!

陈·汤姆·伟霆愣在那里,赶忙回头抓着冥栾的手腕,“你看我!”

冥栾老实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丑吗?”

这一路上所有人见到陈伟霆都跟见鬼似的,让他严重怀疑这个时代的人审美可能比较不一样,在正常人开来越帅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就越丑越吓人。

冥栾只看见自家主子冷冰冰的桃花眼里透出些期待的光芒,英眉挑起,粉唇紧抿,微风拂过耳畔青丝飘散,停留在脸颊平白多了两分抚媚。

“丑吗!丑吗!”陈伟霆激动。

“回…回坛主,您是圣教除了教主外最雪白英俊的美男子。”冥栾脸有些红,幸好有面具当着才不那么窘迫,他侧过头不敢再看这张要世人倾倒的脸。

“那他们为什么躲我?”陈伟霆歪头,看来自己帅到穿越了也这么优秀。不过为毛听上去教主更帅一些?

冥栾迟疑了,他道,“坛主,教主等您呢。”

“靠,差点儿把他忘了,那等下告诉我。”陈伟霆咳嗽一声,拿出演陵越的气势,英眉蹙起,眉宇间登时少了三分蠢萌多了四分清俊,负手进了屋子。

仕女:刚刚那个看上去很正派很端庄的人真是是陈坛主吗吗吗吗吗吗!?

冥栾:……也许。

陈伟霆进了屋子才发现这里面跟电视剧里那些还真差不多,不过桌上摆的地上铺的梁山刻的那都实打实的珍品正品,315打假都打不出一点儿毛病!

一条雪白毛毯铺向里屋,一看就是某种很珍贵的动物皮毛拼接而成的,陈伟霆想了又想还是没舍得把脚踩上去,只走了旁边的位置拐进里屋。

里屋的古桌旁站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白,你陈伟霆身上白的还夸张变态,九尺龙袍你见过没!改成白色的,秀上一堆暗纹就对了!不过…怎么看怎么像奔丧的。
他手握毛笔在一条长卷上游走,那架势,太帅!陈伟霆猜想他写的是草书……
老长老长的衣摆堆了一地,白的刺眼,陈伟霆站在原地蛋疼。

奔丧的男人低着头学习,叫人看不清脸。
墨发让白玉冠束着,中间插过一支纯白的簪子,一丝不苟,偶尔侧过头蘸墨时陈伟霆能看到额头的美人尖儿,男人修长的睫毛挡住眼底的神态,虽然只是侧脸但是…绝壁是美人。

就算再傻也该知道这是教主,陈伟霆影帝上身,左右互相拍打几下袖子,来了个标标准准的五体投地跪法,“参见教主。”

男人斜睨了他一眼,没做反应,继续写字。

等三米长卷写满了小字,陈伟霆已经趴跪在那一刻钟之久,胸口的上从酥麻变成了痛,最后有些黏糊糊的,妈蛋裂开了吧?!这一定是裂开了吧!!

大张着双臂撅着屁股脑门贴地保持十五分钟,这姿势伤口准裂啊!

不知过了多久,奔丧教主终于收了笔,转过身来,陈伟霆还趴在那,看不见教主在干嘛,心里着急。

男人走到他面前,白的晃瞎人眼的鞋险些踩到陈伟霆,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终于道
“几日不见,礼都不会行了,陈坛主?”

陈伟霆:………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三十分钟前,某脑残走进屋后来了个标标准准的清朝官礼!!!

陈伟霆反应过来后赶忙收回了手,乖乖把自己跪的占地面积小一点儿。

ORZ——orz

圣教教主的画风有一瞬间崩裂。
——————————


还有两章存稿,看看大家喜欢不,喜欢就发,不喜欢就这样,别让坑更深…

评论
热度(367)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