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我就是一汤姆苏而已啊啊啊》

池中鲤鱼:

又名
《陈公子》
忠告:
穿越好想过的好,脸皮神马不能要!
菊花若想保护好,节操神马全得抛!
————正文————

陈伟霆是个明星,红得发紫紫的发黑黑的发红的那种明星。
2014年新出四款小鲜肉,陈伟霆虽然不是首位,却是粉丝最狂热的。他是拍古装电视剧火的,凭借其中短短五小时的男主角的师傅的亲传第一大弟子也就是男主角他师兄兼奶娘一角,红遍半片江山,大街小巷旮旯胡同全都是“william chan”的海报啊,阿对,我们陈鲜肉英文名字叫威廉,不是已经进土的威廉·腓特烈·路德维希一世国王,也不是黛安娜西冷牛排(划掉)黛安娜王妃生的的那个威廉亚瑟王子,更不是三步上篮的威廉姆斯,他就是简单的威廉,简单到…只是香港数一数二富贵荣华的陈家的第三公子,陈伟霆。

嗨,骚年,你听说过汤姆苏吗~

——身高一米八三,体重六十二千克,天生ps过的下巴,美图秀秀过的桃花眼,再配上随着阳光自动调焕的肤色和千万沸腾的追求者以及出生那天就过了十几亿的身价,这就是陈伟霆,一个活着的汤姆苏。
“他是我见过性格最好的男人!!”——来自某脑残粉
“他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来自某铁杆脑残粉
“我说威廉就是,好。”——来自某男人

咦…?

如果陈伟霆是汤姆苏,那这个夸张他“好”的男人大概就是汤姆苏中的战斗苏,他叫——啊啊啊啊!

请隔壁的妹子不要尖叫。

他叫,李易峰,或者…陈伟霆的绯闻男友,关于这个人,我们先不多说,以后自会知晓。

那天天气很好,陈伟霆很帅,他的粉丝很疯狂。

墨镜下堪称酷帅狂狷的陈伟霆挑起一抹邪笑,三秒后再变成傻笑,然后被经纪人一把塞进保姆车强行带走。

留下疯狂追车的粉丝们…

司机下意识的踩了踩油门,自从上次有人当街要扒陈伟霆的衣服最后被保安带走以后,陈公子的生命安全格外重要。如果他出了意外,英皇公司上下千百员工会掐死他,海峡两岸千万脑残粉更会掐死他,香港陈家十几亿无人挥霍的港币要掐死他,隔壁四川省某傲娇美男也会掐死他。

不知不觉间,脚丫子就把油门踩到底了…

纯黑的奔驰保姆车在三十二个摄像头,几百跟车嘶吼的粉丝眼皮子低下,奔着笔直一条大路………跑歪了。

一声轰天巨响后,撞到整个北京城路边最粗的树上,古树应声而倒,气势如虹,而“人”形品牌的保姆车的变形程度不亚于擎天柱…库库卡库咔咔…
全场诡异安静三秒,瞬间爆发惊天哀嚎,而与此同时,千里之外正在召开记者发布会的首席男神李易峰突然捂着胸口,一口血硬是喷了广大媒体一脸,血光飞溅间,神色痛苦的呢喃一句威廉,就晕倒在人群。
当日头条:惊!天!悲!剧!国民cp一人车祸,一人悲痛吐血!

抢救两个人的医院门口被粉丝和警察包围,那日下着大雨却没人离开,在等到脱离危险这个消息之前,无论举着峰还是霆的少女都不会走。

———————

陈伟霆醒来的时候,很不巧的是大半夜,墨汁般深邃黑夜,繁星如水,每一颗星都被放大闪烁着,幽清月色之下正巧一抹黑影掠过,陈伟霆认出那是某种鸟。

寒风瑟瑟。

当红小鲜肉一股身做起来,手下一抹竟然是潮湿的泥土和青草,第一反应是四处找经纪人,无论发生什么经纪人在的!
东瞅西望了半天,陈伟霆突然悲痛的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荒郊野外。

不。

这他妈根本是原始森林吧啊喂?!

就眼前这颗破树,陈伟霆发誓特别眼熟!

仔细想想,妈蛋这不就是害他出车祸的那棵吗?卧槽怎么变成这样了?旁边那一棵更粗的是为哪般?
等等……那还有更更粗的!

不对!

卧槽这他喵真的就是个森林来这啊啊啊啊啊!

手机!对对对,手机!打电话给他万能的哥哥姐姐妈妈和公司。从市区一下子跑到郊外,陈伟霆估计他身上肯定有伤的,毕竟出了车祸一下子被撞飞了八十多公里……(不然哪里来的古树!)

一摸兜——没兜!并且,身上这身东西的触感绝壁不是西装该有的整洁精英感…而且还,黏糊糊的。

陈伟霆顿时觉得后背冰冷,噌的站起来看自己——我滴个神…这一生苍白苍白的长袍子是从哪弄来的啊喂?他怎么不记得《蜀山战纪》有这套衣服?还有着湿透了的红色不明液体是啥?

放在鼻子边闻闻——传说中的腥甜味道耶,血耶!

“卧槽!”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陈伟霆这才发现自己胸口不知被什么东西划了老深老长一道口子,鲜血往外飞的更不要钱似的,比琵琶浆效果逼真多了。

而且…好疼!

一张天塌脸持续三秒,陈伟霆终于意识到形式不对了。
车祸,胸口痛,血,火光,爆炸。

这是他的记忆。

那么,现在这一身的白花花的衣服和明显的利器割伤是怎么个情况?

还没来得及多考虑,星空密布的天上又划过几道黑影——是鸟?

咻!

只见“鸟”踩着树枝几个呼吸间落在陈伟霆身边三米处,尘埃惊起,落叶纷飞,树枝颤动。

咻!咻!咻…
一连几道身影都如此落地,整齐单膝跪地,来人都穿着黑色衣裳,陈伟霆认得,这不就是隔壁剧组演刺杀皇帝那场戏穿的夜行衣么?不过这群人玩的是哪一出?

第一个落在地上的鸟(糊掉)男人突然吼道“属下护驾来迟!请坛主责罚!”

“………=_=”
什么鬼!我没接过这个角色有木有!而且你们的威压呢!!我靠这什么时候出来的新工具?隐形效果太好了有木有!

小威廉受到了惊吓,捂着胸口装深沉。

带着面具的男人等了许久,没见陈伟霆说话,偷偷抬起头,只见高冷如雪山白莲的玄心四将之一正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己,捂着伤口的手从指缝鲜献血淋漓却没说一个痛字,只是有些不悦。

冥栾吓得把脑袋压的更低,身后十几人更是趴在地上了,齐齐吼“请坛主责罚!”

陈伟霆还没搞明白,这…什么跟什么啊?

“请坛主责罚!”

又一声吼。

这…就算是演戏也太敬业了。
眼看着十几人彻底亲吻大地,陈伟霆终于明白这到底哪里不对了——他估计是死了,再睁眼时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西装皮鞋,只有一身的伤和趴了满地的死忠粉。
如果不出意外,从出生那天就主角光环萦绕的陈公子大概是、穿越了,并且穿到了一个什么什么…摊主身上。
这年头摆摊的小贩这么牛逼吗?陈伟霆蛋疼了一下,胸口也跟着疼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伤——特深,有没有搞错?摆摊还会挨打?古代也有城管嘛!这下手也太凶残了!

“请坛主责罚!”

得,这地上还趴着好几个呢、别管这是做梦还是演戏还是穿越,先让人家都起来才是正事。

“咳,起来吧。”

白玉兰奖提名不是开玩笑的。
陈伟霆的声音淡如止水,转身时衣袂翩翩,高冷如小白花,冷漠如小冰块。

“谢坛主不罪之恩!”冥栾站起身,仍然低着头,不说话了。
夜风徐徐,微凉,陈伟霆也找不到话题,又不能在这里傻站着,胸口是真的疼啊啊!思索再三,他回过头道
“你可知我是谁。”
这冷不丁一问,吓了冥栾一跳,却硬着头皮重新跪下
“玄心四将之首,青龙坛坛主。”

“说我名字。”
靠,老子是问名字啊!而且!卷心柿酱是什么东西?青龙摊摊主?!是不是还有个白虎摊?一起抢这条街的煎饼贩卖权是吗!

“属下不敢!”冥栾又趴下了。

“说。”陈伟霆语气徒然冰冷。
os:有没有搞错、想知道个名字而已啊啊啊、还要装这么久!
“…陈…陈伟霆。”
冥栾磕磕绊绊说出这个神圣的名字,战战兢兢很多人抬起头就发现坛主的表情变的很纠结,那种不解,迷惑,又有一些嫌弃的表情。

我靠!他这个现代气息十足的名字突然出现在古代里还真是吓死宝宝啊有米有!这算什么?平行架空?陈伟霆无聊时也看看小说啥的,有时候写男主穿越到了某修仙小说,然后名字叫着叫那的帅爆表,而他这个…是传说中的平行世界吗?
陈伟霆疑似高冷的点点头,然后再一转身……不知扯到哪根血管了,胸口血量暴增,随后在手下惊恐的视线里,华丽丽的躺下了。

“坛主!!!”

昏过去之前他计算一下自己的流血量,嗯……应该不会又死掉。

既来之,则安之。

作为二十一世纪最具代表性傻白甜,陈伟霆欢乐的想,也许睁眼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然后,又能见到亲人、伙伴了和…他了。

评论
热度(322)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