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楼诚】明长官的心事

合鸟主飞得高:

   我是明楼。
   日月明,木娄楼。 


   最近有人传闻我有心事。
   笑话,我可是上海滩明氏企业的大家长,长子长孙,一家之主。
   这个家是我说了算的。



   大姐?那自然不能计算在内的,长姐如母,那是我的长辈,听长辈的话,那叫孝顺,不叫听话。长辈说话能有错的么?
   比如,过年红包这种事,这个家要靠我赚钱养活的,吃穿用度都要靠我,一众文弱妇孺,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提个行李什么的,作为大家长自然要主动全包的。
   再比如,大过年的,又没有别的娱乐,要不是明台那个小混蛋提起来,我怎么能想到这样哄姐姐开心呢?唱段戏不算什么,能彩衣娱亲,莫说是苏武牧羊,让我装喜羊羊都可以。自然,这不是为了明台,他得了那么多条我送的腰带,反正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再说还有阿诚陪我呢,能听到他拉的曲儿,也值了。
     所以大姐还是很疼我很听我话的,在外人面前不消说,打人也只在家里打,面子给足,力道也给够了。那什么,打归打,大姐你站稳点,小心别摔了,鞋跟那么高……


    看在大姐这么疼我的份上,为她补补篓子,头疼一下也是值得的。 
    


    回到家长的问题上来,家里有两个问题儿童。
    阿诚,明台。
    古人不都说什么长兄如父,兄友弟恭么?我这么好的榜样摆在前面,两个小混蛋依然没有一点恭顺的样子,实在是家门不幸。不过我知道,说到底,他们还是听我的话的,孩子嘛,总归会任性,会有小脾气。做大哥的,就应该忍让和包容,所以我从来不和他们计较。
    比如阿诚从小就喜欢从地上乱捡东西,不管我说多少次都没用,好的坏的值钱的破烂的统统往屋里塞。但我都可以理解,毕竟小时候跟着桂姨吃了那么多苦,经历过朝不保夕的日子,喜欢收集东西做保障也不算什么大毛病。但是,什么我用过的钢笔穿旧的大衣连我写的大字……都全部塞屋里,我这个做大哥的就有点脸上挂不住了。
    欧洲新款,定制面料,顶尖设计,限量款式……我有的,阿诚必须有一套,明台有的,阿诚也必须有一套。不为别的,阿诚穿得衣冠笔挺光鲜亮丽才是对的,还是那句话,我总不能让大姐觉得明家要破产了。
    


     可是阿诚还是酷爱捡东西。


    什么我用过的钢笔穿旧的大衣连我写的大字……继续塞床底下。
    好吧好吧,这种小任性,说起来也是很可爱的,作为大家长,我是完全不介意再多送几套给他的。为了不让他乱捡东西,我只能把我的东西一件一件都送给他,让他清点,给他监管,最后,也就只剩下人了。


   他要是还不知足,只要他不再去事故现场乱捡东西,我可以把手剁下来送给他。


   看在阿诚这么爱我的份上,把我整个人送给他也是值得的。头疼两晚上算什么。
   


   说到事故现场的东西,不得不说明台的手表,两个人一个丢一个捡,简直不要太默契。完全没有请示过我这个做家长的。这件事我表示过愤怒,气不过也动过手,但毕竟还是心疼,没有下重手,更不舍得让受伤的阿诚出手。


所幸熊孩子也算是心疼我尊重我的(?)出手也不重。我就说嘛,明家还是我说了算的。不管你姓国还是姓共,哪怕你之前姓过王,最终你也还是姓明。


   看在小兔崽子这么尊敬我的份上,头疼……反正吃了几片阿司匹林就好了也无所谓吧。



   我是明楼,最近有点内分泌失调,导致这几天脑袋有点大。听说有人私底下叫我日月木娄。没关系,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反正我还是明家的长子长孙,孝子贤孙。






+END+




其他文入口

评论
热度(426)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