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谭李】任是无情也动人

笙歌慢:

【不大好吃还折磨了我很久,哭,我真是越来越废了】






01.


    李熏然出现的那一刻,薄醉了三分的谭宗明立刻酒醒了七分。


    小警官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露一截脚腕,从进门开始就是全场的焦点。


    谭宗明知道这截脚腕握在掌心的触感。踝骨圆润皮肤光滑,看似脆弱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沿着西裤上去的小腿布料完全遮掩,李熏然十分削瘦,于是裤管看上去有些空荡荡的。谭宗明想象着那些布料擦过李熏然的腿肚,于是不可抑制地产生了去捏一捏他小腿上紧实肌肉的冲动。


    再往上是大腿。谭宗明知道他们做刑警的平日里不常穿高于膝盖的裤子,所以常年未被太阳照射的地方与身体其他经常暴露在日光下的部位有着明显的颜色对比。李熏然的大腿很白,尤其是大腿内侧。谭宗明想起他在那个区域留下的指印和红痕,常常要过了很久才能完全消散。


    而后是腰。即使被西服外套遮掩,谭宗明也知道扎进裤子里的衬衫会怎样衬出李熏然的腰线。李熏然是十分适合穿衬衫的,不要过长,偶尔伸手去够高处的东西是,会露出一截引人遐想的腰肢。谭宗明时常在某些时刻会有种自己只用两掌就能握住李熏然整个腰肢的错觉,但滑腻的汗水总使他抓不住,拼命地向胯骨滑去。


    还有他的脖颈。今天的李熏然将衬衫扣到了最上面一个,连喉结都被藏起来。但谭宗明见过他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那个时刻他总是忍不住凑上去亲吻;又或者极乐时高高脖颈向后扬起,如高傲的天鹅美丽的曲线。


    还有李熏然的唇,鼻,眼,眉,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谭宗明都曾亲自用手、用唇去感知过。


    谭宗明什么都知道,甚至知道李熏然为何会突然消失,对他避而不见。






02.


    “干我们这一行,还是不要有家的好。”


    李熏然说这话的时候,谭宗明正握着他的腿缠上自己的腰,俯身欲亲吻他的唇。闻言,谭宗明一愣,那个吻落到李熏然肩头,外带一声叹息和一句疑问:


    “为什么?”


    三秒钟以前谭宗明在二人水乳交融的情景下提出要和李熏然共同组建一个家,三秒钟后谭宗明得到一个并不满意的回答。


    “刀头嗜血的人,怎么给别人保障啊。”李熏然咬着唇笑,扭腰催促他,“没吃饭吗?”


    谭宗明没有理会他,亲吻变成噬咬,在李熏然“嘶嘶”的抽气声中,谭宗明发狠地撞进去。


    呻吟从低沉变得嘶哑,李熏然抬手攀住他的背,喊过后依然是咬着唇笑。


    谭宗明凑过去,舌尖顶开他的牙齿,亲自咬破了李熏然的嘴唇。


    多甜的吻呐。李熏然抱紧谭宗明。






03.


    好好地出门吃个饭也能碰到一桩凶杀案,谭宗明颇有些不耐烦地与其他人一起等候在酒店大厅,盯着手表数着时间等待警察的到来。


    封锁线设好没多久,身穿深蓝色外套梳着利落发型还抹了发胶定型的刑警队副队长就赶了过来。谭宗明一眯眼,恰好对上那人投过来的目光,眼神交汇间大眼睛的警察给了他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谭宗明下意识站直了身子,放下一直平举的右手,亦回了一个微笑。


    后来谭宗明知道了这人叫李熏然。例行问话结束,谭宗明不像其他人一般战战兢兢地立刻离开房间,反而话题忽然扯开,对着面前的李熏然道:“警官,你的名字很好听。人也好看。”


    李熏然面上严肃表情不变,语气冷硬:“下一位。”


    当然,一次吃瘪并不意味着次次吃瘪。比如不知道今年到底是遇上灾星还是遇上福星的谭总在又一次被卷入一场经济犯罪案件时,就得到了来自李副队长24小时贴身保护的特殊待遇。


    更何况这个李熏然还是会对他露出笑容的李熏然。


    “谭总,您好,”年轻的警官伸出骨节分明手指细长的右手,“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李将由我来负责您的安全,您需要做的就是假装一切如常,并且积极配合我们警方的行动。”


    “当然,”谭宗明握住他的手,上下唇抿成一条直线,“一定积极,一定配合。”






04.


    歹徒的子弹刺穿李熏然肩头的那一刻谭宗明吓得几乎窒息。


    大量鲜血从李熏然伤口处流出,几近染红他半边衬衫。李熏然推开谭宗明咬牙滚地单膝跪起,向着仓皇逃窜的黑影腿部连开两枪,见到那人踉跄后倒地捂着腿部哀嚎,这才放心地垂下了手。


    “干!”李熏然咒骂一声,也跟着倒了下去。


    谭宗明冲上去按住他的伤口。


    “熏然,李熏然,你……你撑住。”


    钱的用途有很多,对于谭宗明来说,有一条是可以为自己心爱的人请最好的医生住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仪器。


    李熏然半靠在病床上,失了发胶固定的头发蓬松地散开,微微卷曲像绵羊的毛。


    谭宗明坐在他病床边削苹果:“这么久我才知道,你居然是卷发。”


    也许是因为身体虚弱心力不足,李熏然不再是平日里一副有些冷酷干练的模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低头道:“我是自然卷……看起来太软了没有威严……”


    “嗯,”谭宗明将削好的苹果剜了一块递给他,趁人不备时手掌覆上头毛揉一揉,正经道,“是很软。”


    李熏然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前来探病的队员和李父李母都对谭宗明的存在表示讶异,后者面不改色心不跳,多年混迹商场自有三寸不烂之舌,哄得众人一愣一愣:


    “李副队长是因我受伤,于情于理我都该亲自照顾。也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我内心的不安。再说了,身为人民群众,在我有能力的时刻,自然要对平日里保护着我们生命与财产安全的人民警察,提供尽可能的帮助。”


    义正言辞,有理有据。


    李熏然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笑到几乎背过气去。


    众人走后谭宗明将人挖出来。阳光亲吻李熏然俊俏的眼眉,他反射性地闭上眼睛,唇上落下一个冰凉的吻。


    “谭宗明,”李熏然揪住他的领带将人拉近了,鼻尖抵着鼻尖,呼吸交融,“你这是袭警,后果严重。”


    “但凭发落。”谭宗明再次亲下去。






05.


    等到所有人意识到不对劲时,两个人早已经滚到一起去。


   他们在热气蒸腾的浴室里相拥,水雾蒙住整面镜子,李熏然一面塌着腰向后凑,一面在镜子上写着“TZM”这几个字母。笔画歪歪扭扭,不成样子,但谭宗明就是看得心动。


    他们在红日刚刚跃出地平线时的阳台上相拥,薄毯挡住了整张长椅,李熏然跨坐在谭宗明身上咬着手指冲他笑,直到整张毯子都滑落到地面上。


    他们在宽大的落地镜前相拥,谭宗明两指捏住李熏然的下巴,迫使他在迷蒙的视线中看见满面潮红的自己和同样沉醉的谭宗明。


    他们在逼仄的车内相拥,谭宗明的一只手全程护在李熏然头顶上方防止他撞到车顶,却被埋怨不够专心,得到几个因为不满而留下的牙印。


    更多的时候地点就在谭宗明卧室的那张双人床上,房间只留了一盏床头幽暗的灯光,谭宗明抬起李熏然一条腿盯着他,一路从脚腕细细吻至大腿内侧,直到李熏然受不了主动投降时才肯坏心眼地满足他,逼他说一些第二日醒来时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但最多的时刻,他们还是隔着两块会发光的屏幕,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对话经常中止于李熏然,谭宗明的消息时常如石沉大海再无回音。起初他也曾十分担心,但时日一长便也学会了习惯。






06.


    杜拉斯说:“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而立已过将近不惑的年岁里,谭宗明忽然相信并感谢“一见钟情”这四个字。


    他们在月圆的夜里分享同一瓶红酒,苦味在唇齿间和皮肤上被时光消磨去,于是口中只剩下甘甜。谭宗明看一眼自己被扔在不远处的外套的口袋——那里悄悄鼓起来一个方形的轮廓——对李熏然道:


    “熏然,你要不要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家?”


    皎洁的月光泼洒在他的脸上,李熏然仰着头笑:“干我们这一行,还是不要有家的好。”


    倚着床头抽烟的那一刻,谭宗明透过烟雾去看一旁偏头垂眼沉思的李熏然,忽然生出了再也抓不住他的感觉。






07.


    有人迎上去。


    “小李公子,代替您父亲来参加酒会的吗?”


    “是啊。”李熏然同那人握手寒暄。


    谭宗明抬手,高脚杯映出李熏然的笑脸。


    散场时几乎人人大醉。


    李熏然不常来这样的场合自然吃亏,整场下来他喝得最多,众人都散去时他还倚着楼梯扶手,将头埋在臂间沉重地呼吸。


    而谭宗明比谁都清醒。


    他走过去,扶正李熏然,告诉他:“跟我走。”不是疑问句。


    李熏然于是放心地将全部重量落到谭宗明身上,脚步虚浮地随着他离开。


    大开的车窗透进来的夜晚的凉风吹走李熏然一半的酒意。


    他胳膊靠在车窗上,脑袋枕在胳膊上,头吹乱的头发落下几缕在额前飘荡,双眼紧盯着谭宗明紧绷的侧脸线条。


    岁月的刀向来不公平,让有些人衰老,却给有些人魅力。


    李熏然突然笑起来,眯着眼露着牙有些傻气。


    他说:“谭宗明,有一天你问我爱是什么。”


    “你知道吗,爱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那你知道吗李熏然?”谭宗明停下车转头看他,“我不要你什么保障,我什么都不要。”


    “我可以不要这个世界,只要有你就够了。”






08.


    《白玫瑰》里说:“竟在这刀头嗜血的日子里也要爱。”


    李熏然想,正因为是在这刀头嗜血的日子里,才更要爱得放肆。






——FIN——

评论
热度(339)
  1. Queen of Dreams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