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凌赵】两个医生的同居史【113】

红烧白月光:

很多个小时后,庄恕看着自家饭桌前黏成一对交颈鸳鸯的男性同胞,不禁第十八次悔恨自己为什么要一时嘴贱问了一句要不要上我家坐坐。这两位大概是把中国人那点客套礼貌都扔在了海关外头,交口称赞拍手称快地跟着庄恕回到了他的别墅。


赵启平在美国读书时住的是学生公寓,凌远还更差些,当初来学访交流,都是捡周边最便宜的房子住,因此都没真正见识过美国中产和精英阶级的生活环境。所以当他们踏入那个有喷泉有草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别墅庄园的时候,嫉妒,令他们面目全非。


凌远义愤填膺地望向赵启平:“每一朵帝国主义的鲜花下都浇灌着劳动人民的血泪!”


赵启平同仇敌忾地回望他:“每一座资本阶级的安乐园下都埋葬着贫困群众的呻吟!“


庄恕走在前面带路,完全没有感受到身后激烈交流的脑电波,自顾自地介绍着:“这是我养父当年买来退休后自己养老住的,虽然离市区有两个小时车程,但是这边水土不错,适合种花……本来他老人家还养了一条狗,但是去年去世了。这边开车二十分钟有个中餐馆,你们要是想吃中餐咱们可以叫外卖……“


声色犬马!骄奢淫逸!小赵医生的脑海中飞过无数条五颜六色的弹幕,完全不记得十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在太平洋的另一头跟自家院长荒冖淫无度。凌远已经开始揪着头发犯愁,盘算着自己医院的小家底,估计把整个胸外的大夫和仪器捆巴捆巴卖了,也供不起这尊大神一年的汽车洋房。


 






晚饭很简单,庄恕直接烤了一坨大牛扒和几个小土豆,三个人切吧切吧就着红酒吃了,然后小赵医生就开始犯困,黏黏糊糊地靠在了凌远的怀里喊肚子疼。庄教授本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原则,默默地撤出了餐厅,把三楼的客房简单收拾了一下,拆了一套新的床品放在床上。凌远完全把他的知识分子包袱丢到了外太空,半搂半抱着小医生上了三楼,跟庄教授简单有力地表达了自己诚挚的谢意后,就拉着赵启平钻进客房,咻地一下关上了门。


门刚一关上,凌远和赵启平就激动得炸开了锅。小赵医生一扫疲态,在床上疯狂地蹦跶着:“老凌老凌!快把笔记本拿出来!我现在就要发邮件!让撞树大神的光环保佑我!Review都能过Paper都能发!今年职称就靠他,就!靠!他!”


凌远相对比较镇定,只是开箱子时太过暴力,差点把人家的地板砸出坑。他从箱子里那堆情趣用品里挖出两人的笔记本扔到床上,然后迅速地连上wifi打开网页,一边看一边语无伦次地问赵启平:“你说他会对国内的课题感兴趣吗咱们院有这样的机会吗咱们有机会创造这样的机会吗能不能邀请他去上海学访交流个一两个月然后把他护照撕了强迫他留在中国……”


小赵医生一边翻检自己的项目论文一边答:“我觉得没用,就咱那几十平的员工宿舍,那点可怜吧唧的加班补贴,你号召全院卖血去都没法跟人家帝国主义的生活条件比啊……不过!”赵启平眨巴眨巴眼睛,把凌远薅过来,咬着他的耳朵说:“我直觉啊,这位大神吧,在国内,有个情儿!”


凌远不可置信地侧头看他,眉毛下意识一皱:“真的假的?我怎么没有这直觉?”


“你缺乏经验!”小赵医生舔舔唇,盘膝坐起来,一脸兴奋地八卦道:“你有没有看见他的手表?他不是说他刚从宾夕法尼亚飞回来吗,也没出美国啊,可那表上的时间是北京时间,手机上反而是加州时间……还有刚刚我们在车上说要结婚的时候,他马上通过后视镜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才邀请我们来他家作客。”


凌远依然皱着眉,有些怀疑道:“那……说不定是人家对真挚爱情的美好向往……”


“你快得了吧。人家这个学术水平,这个业内地位,他要真的只是向往爱情,随便勾勾手,得有多少男男女女前赴后继鬼哭狼嚎?你看他手上没婚戒吧?这房子里一丝女人味儿都没有吧?他三十大几血气方刚的,难道真的是一心扑在伟大的医疗事业上?”


凌远摸摸鼻子,咳嗽一声:“万一是……人家心理,或,或者哪儿……有什么事儿呢?”


“那不可能!”赵启平斩钉截铁道:“我刚才仔细地观察了他的鼻子、胸肌还有大鱼际,他的身体机能……诶诶诶你干嘛!”


凌远摁住赵启平,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眼睛暗沉沉地盯着他:“从今天路上我就发现了,你眼睛一直往哪儿看呢?嗯?还鼻子胸肌大鱼际?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小赵医生看爱人虎了脸,不禁得意地笑眯了眼,像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凌远毫不客气地捏了捏狐狸的屁股,孩子赌气般凶巴巴地拷问道:“说,庄恕好还是我好?”


赵启平眨眨眼睛,假装认真地想了想:“人家是全球知名的医学教授呀。”


凌远“刷”地抽出了赵医生的皮带。


小赵医生扭了扭:“还是名副其实的胸外第一刀……”


凌院长扯下了他的裤子。


小医生不怕死地挺胯蹭了蹭他,声音也开始变调:“嗯……而且人家吃牛肉喝牛奶还健身,身材也很好……”


凌远解开他的衬衫,一口咬在胸口中间。


“所以……啊!”赵启平吃痛叫了一声,长腿蜷起来,牢牢地把凌院长缠在正中:“所以他很好啊……但……嘶!但是我只爱你!”


凌远一个恶狠狠的长驱直入,顶出了小赵医生几乎是嘶喊出来的告白。凌远一改往日的温柔耐心,架起小医生的腿,直直地顶到了肠冖道深处的软烂之地。赵启平前一秒还盒盒盒地笑,后一秒就夸张地大叫出声,凌远咬着他的耳朵,气声往他耳道里灌:“你叫这么大声,楼下的庄教授要听见了。”


 “你不希望他听见么?”赵启平笑盈盈地挺起腰,把自己往他的凶冖器上送。凌远被他撩得眼珠子通红,瞬间频率加快了一倍:“你真是个……不榨死我不罢休的小妖精……”


“那要看……你先被我榨冖干,还是我先被你冖干冖死……”


凌远把头埋在他颈窝里:“不如一起。”


赵启平抱住他的脖颈,又盒盒盒地大笑起来:“我看行。”




 


在二楼书房码论文的欧文庄医生,在极富节奏感的背景音中,度过了回美国之后的第一个不眠夜。






======分割线======




咳,凌院长和赵医生的放飞自我差不多到此要结束了……


掌声鼓励我们的凌院长并送上场外道具【肾宝】*18




下一章揭秘欧文庄在国内的……“情儿”


(没什么可揭的地球人都知道)


(因为tag里写了)



评论
热度(315)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