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凌李】默认收货地址

下个id:

祝我爱的翅膀太太生日快乐,可是她不吃凌李


我就不知道了 这、我只会写凌李啊 怎么办啊哎哟




01


十月的时候,李熏然被明诚打包扔出了家门。


李熏然被拽着领子,双手抱着小双肩包:“阿诚哥,你记得点一下链接啊!可以省2块5呢!”


明楼坐在一边皱眉:“我们家是不是要破产了?两块五?”


明诚把李熏然往门口一扔,关门锁门拍拍手:“别担心,只是快到双十一了。”


李熏然还在不死心地敲门:“记得点我的火炬啊!”


“知道了!”明诚恶狠狠地对着大门喊。




02


赵启平的小公寓早就空了出来。


出于谭宗明和明诚和李熏然的三方压力空了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李熏然一边掏钥匙一边打电话,“我睡过你多少——好好好我在你这儿睡过多少次了,还不知道往左是冷水往右是热水吗?”


“我知道,所以刚才就下单了买了水果和蔬菜,一会儿就送过来。哎我应该等到双十一的,西瓜买三免一!”


李熏然进了门,轻车熟路扔了外套,走进客房换好床单被套。正在收拾他的双肩包,闹钟“滋滋滋”地响起来。


7点58分,可以准备给游戏机付定金了!


限量三十个,一份订金膨胀四倍,付尾款第一时间发货,加上满199送30满399送100并且可叠加的优惠券和他的会员88折优惠,四舍五入下来,不知道省了多少!


不是夸张。


是真的不知道到底省了多少。


Wifi信号只有一个点,开着流量又心里没底,李警官赶紧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找到了无线路由器,最后在通风良好的阳台上收到了满格信号。


8点,下单,付款,按指纹,确认。


不到20秒。


爽滑顺畅犹如一梳到底的飘柔。


对其实飘柔也可以买一点屯着,李熏然赶紧低头点了点加入购物车。


他站在阳台上扬眉吐气。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清朗夜晚,不为被赶出家门而沮丧,不为即将到来的光棍节而悲伤。


空气里有淡淡的黄果兰香,城市的烟火气,还夹杂着一点,一点很复杂的……


可乐鸡翅排骨藕汤清蒸鳜鱼蒜蓉小白菜酸辣土豆丝不是用醋和辣椒酱的那种酸辣是泡菜坛子里捞出来的酸姜酸辣椒先下油锅煸出味道再下爽脆土豆丝的酸辣土豆丝。


的味道。


非常复杂。




03


李熏然在阳台上闻了好一会儿,叫了个外卖。


“不好意思啊,这个小区外卖不能进,麻烦你到小区门口来取一下?”


李熏然一拍脑袋。


怪不得我一直不想住赵启平这里!


从9栋18楼走到小区门口是一段很长的距离,长到早上出门如果忘记带东西,再跑回去拿一次就妥妥的要迟到二十分钟。


还要等电梯。


李熏然瘪着肚子瘪着嘴下楼拿了豆角肉末盖浇饭,电梯门一打开,刚好碰上说说笑笑出门的几个人。


他微微点头欠身,出了电梯往左拐,开门关门。


把外卖往桌子上一扔。


就是刚才吃可乐鸡翅排骨藕汤清蒸鳜鱼蒜蓉小白菜酸辣土豆丝的那伙人!


还喝了啤酒!


还喝的1664!


李熏然趴在猫眼上看走廊,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高大的男人站在电梯口和另外的两个人说话,聊了好一会儿,看了看右手手表上的时间,像是在赶他们走了,另外两人才手牵手进了电梯。


那个男人要转身的时候,往李熏然这边看了一眼。


李熏然赶紧捂着猫眼蹲了蹲。


过了两秒又理直气壮地站起来,看见对面的人轻轻关上了门。


他走回饭厅,掰开了筷子,一边刨饭一边想。


——刚才那两个人,手牵手诶。




04


连着吃了12天外卖,12天都要自己下楼去取,有时候以为自己刚好下班就能顺路拿到外卖回家结果还是等了半个小时,有时候以为自己要等半个小时于是干脆回家结果刚出电梯就被电话叫下去的李熏然。


不干了!


以前一直在家里吃着阿香做的饭,有时候是明诚做的饭,再不济出任务的时候吃泡面,半夜回了家也有美食等着他打牙祭。


现在整整12天了,他记得清清楚楚。


“我要回去骚扰阿诚哥了,阿诚哥就会怪你的医生公寓没有人情味要把房子卖掉,你以后要是跟人闹脾气可能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赵启平揉了揉太阳穴:“吃吃吃,我今晚就跟你去吃火锅。多大点事,还把阿诚哥搬出来。”


李熏然趴在赵启平的办公桌上歪歪脑袋:“谁让你吃硬不吃软。”


“工作场合开什么黄腔!”


李熏然懵:“啊?不是……”


“订好位置下班等我!”赵启平把人哄了出去。


李熏然摸不着头脑,用手指勾着外套搭在肩上往急诊大厅走。他约到火锅了,心情不错,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在急诊大厅瞟了一眼,似乎看见了住在自己家门对面的那个人。


哦,也是医生。


医生公寓不住医生还住谁。


还有我这样的啊。


我这是异类。


李熏然跟自己拌了拌嘴,开心地往警局走。


然而三个小时之后,赵启平突然接了急诊放了鸽子。李熏然没怪他,叹一口气,在小区外面的小吃街买了一份麻辣烫带回家。


吃完一个人的火锅,李熏然把门窗都打开透透气。


隔壁又传来了该死的饭菜香。


他绝望地躺在床上,给赵启平发消息。


“你隔壁住的谁啊?”


隔了三个小时,赵启平才有气无力地打电话过来。


“懒得打字,看到你消息了,你想干嘛?”


“我经常回家都闻到饭菜香,太香了……我受不了。”李熏然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


“你把门关上。”


“你不知道啊,那些香味,透过门缝窗缝溜进来,就像猫和老师里面那种长了手的香味,就捏着我的鼻子……”


赵启平说:“那你憋着,忍着,叫外卖,大不了一边吃方便火锅一边看《舌尖上的中国》。”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李熏然突然坐起来。


“你别——”


“我去买他的饭不就行了!多一个人就是多双筷子的事!”


赵启平喊了声:“你别去招惹人家啊!”


李熏然一听这声音,上一次出现这么尖的声音,还是他和谭宗明在电影院门口等开场,刚好碰上明诚带着李熏然来看电影。


这个声音是紧张的赵启平。


“哦,那你求我啊。”


“李熏然你……”


李熏然笑嘻嘻地问:“加入我的战队吗?”


“加……”


“点我的火炬吗?”


“点……”


“十二点的时候帮我抢牙刷吗?”


“抢!”


“嗯……”李熏然的手指在大腿上来来回回地跳,“还是算了。我明天就去买饭。”


“嘟嘟嘟……”




05


第二天晚上8点,李熏然抱着前几天买的冬枣,给自己打了打气,出了门。


站在对面的防盗门前,深呼吸了三次。


“咚咚咚。”


一时半会没人答应,李熏然心里的退堂鼓越打越响,快要赶上专业选手级别了的时候,他懊恼地转身。


“你好?”


门开了。


门里的人拿着毛巾擦头发,皱着眉看他。


李熏然又转了个180度扭回来。


“有什么事吗?”那人把毛巾搭在肩上,没有什么表情。


“噢我那个,我是住在您对面的,我叫李熏然,刚搬过来没多久。是个警察,刑警,嗯,我警官证落家里了……赵启平不在,我帮他看看房子。不知道您认不认识赵启平,他是骨科的副主任,和我差不多年纪,都是26岁。”


“凌远。我认识他。”


那人点点头,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


李熏然把冬枣递过去:“啊那太好了,这个是送给你的。”


“谢谢?”凌远莫名其妙地接过来。


“没事,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回去了。”


李熏然转身就跑。


“什么说定了?”凌远在他背后喊了一声。


李熏然心里一紧。


“没事没事!”


李熏然埋头向前冲,回家关了门。


果然和陌生人讲话很危险,心跳这么快。


李熏然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作为一个警察的心里素质。




06


又一个吃着小吃街的炒河粉的晚上。


“咚咚咚。”


李熏然抽了张纸抹抹嘴,走到门口,透过猫眼里盯了盯。


“凌先生?”


站在门口的凌远端着两个饭盒:“我今天中午在食堂吃饭,刚好碰到赵医生聊了两句。他说你是想吃隔壁做的家常菜。”


李熏然的脸腾地一红:“我昨天是想说这个的。”


凌远把饭盒递给他:“做一个人两个人的饭都是一样的。昨天我遇到一点事情,所以心情不太好,这个……算给你赔罪了。”


李熏然懵懵地接过来,点头,看着凌远自己关了门。


愣了两秒。


开门喊:“凌先生,我家有刚买的1664!能不能抵今天的饭钱!”


走到自己门口的凌远顿了顿,笑着转身走回来。


“有焦糖的,玫瑰的,黑啤,黄啤……”李熏然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掰着指头数。


“我不喝酒的。”凌远换好了鞋跟进来。


“那……给您榨果汁吧,前两天刚买了芒果。你随便坐啊。”


“谢谢。”


李熏然削好了芒果榨了汁,还没来得及坐下,手机就震了起来。


“滋滋滋,滋滋滋……”


他手忙脚乱去沙发缝里找手机,摸出来就跑到阳台去。


鼓捣了好一阵回过神,才看见凌远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果汁疑惑地看他。


李熏然挠挠头:“这不是快双十一了……提前抢……”


凌远了然:“最近医院里的小年轻们都在忙这个。”


“您不抢吗?”李熏然在沙发上坐下,两手放在膝盖上,脊背挺得笔直。


“双十一刚兴起的时候我刚回国,还不太懂,买了些小公仔放在家里添点人气。不过后来这些活动越来越复杂,”凌远喝了一口芒果汁,“可能三分钟才能算明白到底是多少折,还要等一个月才能拿到东西,就放弃了。”


李熏然瞪大了眼睛:“三分钟就能算明白了?那为什么不买?”


凌远想了想,说:“三分钟算下来发现,现在的活动大多数都是噱头。我花三分钟,最多也就省个20块。”


“对啊,20块也是钱!”


“货比三家比来比去,也不过是用时间省了钱而已。你还年轻,”凌远笑着摇摇头,“到了我这个年纪,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会去花时间了。”


李熏然脑子里的灯泡一亮。


怪不得他阿诚哥从来不在意双十一。


他曾经拉着明诚一起拼单凑数,以为阿诚哥是全家最期待双十一、最懂他的人。


没想到明诚一句“我时间很贵”打发了他。


用三分钟剩下来的钱,还比不上他三分钟赚的钱。


而且钱总是可以再赚的。


李熏然若有所思。


“我扫你的兴了吧。”凌远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果汁。


李熏然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突然想到了我哥哥。他们也不在意双十一。”


“那有点可惜,没人跟你一起抢了。”凌远抬头笑笑。


李熏然陷进柔软的沙发里,抱着猫爪的抱枕:“我是真的挺喜欢双十一的,很热闹。我喜欢节日,但是从国庆到圣诞之间都没有什么重要的节庆。双十一刚好!”


“是啊,也怪不得商人们要营销双十一。”


李熏然笑得开心:“对啊,而且双十一都在抢东西,在一笔笔算账,感觉大家都在很认真很用力地活着。特别好。”


凌远心里突然揪了一下,他不知道这个小孩儿经历了什么才会想到“活着”这个词。


但是又很好奇他是如何经历了那些之后,依然这样充满生命力。


小时候作文里用“阳光”来形容一个人,俗气,老土,酸掉牙。


但是就是这样的感觉。


有东西在内心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07


李熏然乖乖地交饭钱。


凌远说自己不常用支付宝,还用的是最古老的现金交收方式。


这段时间凌远还不算忙。他微微弯着腰切菜,李熏然刚下班,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嗷嗷待哺。


仗着自己是个顾客,李熏然说话连“凌先生”的称呼都没了,“您”也没了,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


凌远无奈地回头看他一眼:“馋猫。”


“我记得你半个月前还说,能用钱买的,就不会花时间。”


“是,”凌远关了火,把葱花撒在汤里,“怎么了?”


“可是做饭明明很浪费时间,你看我现在也学会花钱买你的时间了。”


凌远指挥他自己去盛饭:“是是是。但是为爱好消耗的时间,也不算浪费。”


“双标!”


“什么双标?”


“双重标准!有的是浪费有的不是浪费。就像你之前给我看的小公仔,你喜欢的那两个,虽然丢了,你还是觉得他们可爱。你不喜欢的就是幼稚。”


凌远想了想,也是:“我高兴呗。”


李熏然哈哈大笑:“是是是,千金难买爷高兴!”


小孩儿是真的高兴。


“对了远哥,我过两天可能都一直不在家,你能不能帮我抢一下东西啊,然后再帮我付一下钱,然后再……帮我……收一下……”吃着发,李熏然的声音越来越小,越说越觉得自己离谱。


“你可能得跟我说仔细一点,”凌远给他夹了个鸡翅,“详细步骤,具体时间。”


李熏然点头,认真吃饭。




08


本来以为是一两天,没想到李熏然一消失就是一星期。


凌远没给自己做饭,拿着李熏然写的笔记研究得仔细,哪些是要提前抢券的,哪些是要先付定金的,哪些是放在购物车只需要点一个确认支付的。


他把淘宝号都给了凌远。


到11月10号的时候,凌远破天荒定了个闹钟,11点59分他坐在床头,盯着手机屏幕竟然稍稍有点紧张。


他想那小孩是不是也每天这么紧张?


紧张地期待,为了小事情而开心。


他想要是小孩儿能玩手机,能在12点的时候抢一把,一定会非常高兴。


和所有人一起比赛,活得沸腾灿烂。


11号了。


凌远很快付了款。一件不落。


11号下午有人敲门,凌远两步迈过去还以为是李熏然回来吃饭了,一开门发现是物管的工作人员,把凌远的快递送上来。


12号,工作人员。


15号,工作人员。


16号,工作人员。


凌远家里堆了个七七八八,还有几次工作人员拼命按李熏然那边的门铃,凌远也帮忙收下了。


他看着那一堆箱子,突然生出了一点异样的情绪。


这是他第一次鲜明地意识到,他在等李熏然回来。


等一个人回家。


太久违的感觉。




09


李熏然再出现的时候,人都瘦了一圈。


“我没有!你看看我的肌肉!”小孩嚷嚷着不服气。


“好了好了,洗手吃饭。”


凌远突然什么都不想说,就看着他洗手吃饭喝汤擦嘴洗水果伸懒腰,都觉得满足。


不需要更多了。


不需要给李熏然压力,不需要让李熏然知道。


“叮咚。”


只有小区物管的工作人员才会按门铃。


李熏然在切西瓜,凌远擦了擦手去开门。


“来凌先生麻烦签收一下。”


刚要写名字,被拦了下来。


“您检查检查,快递员还在小区门口等着,说这保了价的,几大百,要是出问题我给你拿下去给退了。”


凌远皱眉:“这不太好……”


“签了字快递公司就不赔了!赶紧拆吧我不看!”


凌远哭笑不得,我自己也不方便看啊。


“熏然!你的快递!来拆一下!”


李熏然没过脑子地喊回来:“你拆吧!我这儿榨西瓜汁呢!”


凌远接过箱子放在玄关的柜子上,找了刀回来拆开。


他不知道是自己帮忙给钱的还是小孩儿很早之前就买的东西。


李熏然应该只瞥过一眼照片,不知道从哪搜出来的,竟然一模一样。


一只小鸡仔和一只哈士奇。


笑得龇牙咧嘴的。


上一句话的主语是凌远。




李熏然见凌远半天没声,抱着插着勺子的半个西瓜走出来。


“怎么啦?是什么啊?”


凌远把箱子关上:“没事,我不知道是什么,就摸了摸应该没坏。”


“先别管了,吃西瓜吧,我自己来拆。”


凌远坐在一边舀西瓜,听李熏然咵啦啦拆箱子。


继续舀西瓜。


“那个,远哥,我今天先回去了,”李熏然突然抱起箱子要跑,“晚安啊。”


“诶。”


李熏然打开门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过两天的快递我自己收就行了!”


这时候还吃什么瓜。


凌远赶紧放下西瓜走到门口去把人拽回来:“我帮你收。”


“啊?不,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我……”


“我帮你收。”凌远重复道。


李熏然皱着眉想了想:“哥你现在在做菜鸟驿站了吗?”


凌远生气地把李熏然手里的箱子甩到一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帮你收,我以后一直都帮你收,你所有的地址都填我家,行还是不行?”


李熏然恍然大悟,从窘迫到羞赧到高兴用了不到一秒钟,一个开心就蹦到了凌远身上去,小腿往凌远的膝弯一勾:“家庭地址吗?”


凌远赶紧接住了:“户口本地址!”




10


想着省钱的人为你花了钱。


想着省时间的人为你花了时间。


凌远决定把床头抽屉里李熏然交的饭钱都存进支付宝里。


去他妈的不需要,爷开始攒老婆本了。








FIN








听说凌远用老婆的钱攒老婆本。


明诚赞赏有加二话不说拍了板。








REAL FIN










最后疯狂捞一次 小料手机壳预售快到期啦


不给糖就捣蛋(小料) 


非正式乱谈系列手机壳


总裁,面飞,茶茶,党太,橙猫太太



评论
热度(992)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