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of Dreams

查看个人介绍

Get up and practice everyday

【谭赵】桃花岛和大老板

穆穆不惊左右:

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还是没什么故事性。


私设如山




01


 


赵启平以前想过千八百种再遇到谭宗明的场景。


他没想到是现在这样的。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赵医生没带伞。


在谢绝了小护士递来的那把印着粉色小碎花的蕾丝伞之后,赵启平用手在额前搭了个小雨棚,冲进雨幕里。


反正不远,跑到停车场就好。


几百米的距离吧,赵启平被从天而降的春雨浇得视线不清,然后一头撞在一个男人身上。


男人身上有很好闻的香水味道,这味道赵启平很熟。


他鬼使神差地抬头,看到了被湿漉漉的男人冲撞之后略带不耐烦的谭宗明。


人生何处不相逢,是嘛。


赵启平在心里骂了句娘,刚才就不该抬头。


 


认真算起来,他和谭宗明也算十年没见了。


或许这样说并不客观,因为他时常能在各类金融杂志甚至一闪而过的都市新闻上看到谭宗明的脸。


其实挺讨厌的。


最初分手的那段时间,赵启平连路过报刊亭都有些仓皇,似乎杂志封面上身价不菲的谭总分分钟会从纸页上走出来,捏住他的手腕问他:小混蛋,你跑什么?




中间悄无声息的十年时间并没有在谭宗明身上留下什么特别残忍的痕迹。


男人养尊处优,要钱有钱,自然也没有被岁月过分折磨的道理。


反观赵启平,分手时还是个笑起来眼角平整不起一点褶子的半大小子。


一到夏天就喜欢抱着对半切的大西瓜,在谭宗明大到令人发指的别墅里四处乱躺。谭宗明拿他这习惯没办法,屡教不改,没办法,只能在家里铺地毯。


地毯好啊,更方便两个人在关了灯的大房子里随意荒唐。


如今的小赵医生勾一勾手,眼角也荡出细纹。


倒有不少小姑娘为之神魂颠倒。


 


谭宗明低头看赵启平。


小医生衣服淋了半湿,头发彻底湿透,一两缕成功摆脱发胶束缚的发丝软趴趴搭在额头上。


 


孩子长大了。


谭宗明这样想。


 


02


 


赵启平第一次见到谭宗明,是学校办的一个活动,具体内容已然记不清。


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小赵医生揣了本厚成砖头的专业书当枕头。


他昨天晚上通宵复习,这时候只能在一片欢腾的气氛里独自昏昏欲睡。


以至于台上英俊的男人引起了台下同学多大的骚动,赵启平一无所知。


直到漫长的活动结束,赵启平才站起来准备回宿舍补觉。


他走得晚,睡得迷糊,整个礼堂里几乎空无一人。赵启平垂着头走路,一不留神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小朋友,怎么走路不看路的?”


当年的赵启平为这一声“小朋友”颇感不爽,抬头,就看见了谭宗明。


 


所以说走路真的得看路,不然容易出事。


撞一次不够,时隔几千个日子还能撞上第二次,赵启平在心里狠骂一番自己的不长记性。


而谭宗明似乎记性一向很好,远不像其他中年男人一般逐渐健忘。


谭宗明垂眼看着湿漉漉的小赵医生:“怎么走路不看路的?”


开场白也是十年如一日。


好在这次没叫“小朋友”。


 


事实上,对赵启平的称呼,从“小朋友”进化到“宝贝儿”,谭宗明足足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十年前的赵启平整个人都鲜活得不可思议,眼珠子随便转一转,谭宗明都能从里面读出千百种风情来。


其实哪有那么多的风情,只是你一旦对某个人着了魔,他站着不动也是风光迤逦好风景。


那时候谭宗明的生意没做到今天这么大,赵启平也还是个每天惦记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


谭总和学校合作个什么项目,算是给公司的企业文化搞点正面宣传。


医学院成绩排名拉下来一看,小赵医生名列榜首,就被拉去作为学生代表当每一场会议的背景板。


这张背景板看了一个月,谭宗明终于给赵启平递了一张名片。


 


他们是自然而然搞在一起的。


尽管彼时的谭宗明还没有事业有成到如今这个地步,但对于当年的赵启平来说已经足够新奇了。


给他教室宿舍图书馆之外的人生开了道崭新的门。


门外是个全新的世界,谭宗明站在门的那一边,不说话,眼睛里自有疯狂的爱情和玄妙的一见钟情。


谭宗明并不介意表露自己对年轻人的好感。


他不刻意夸张这份好感的分量,也不掩饰分毫。


润物无声直至赵启平对此深信不疑。


谭宗明欣赏年轻人身上这个年龄特有的张扬和蓬勃,欣赏他不夸张的骄傲和不伤人的锋芒。


过往的二十年里赵启平已经独自长成了很好的模样,同时拥有无数可供谭宗明推敲的未知美好。


赵启平并不为金钱物质所着迷,他沉迷于男人身上与周围所有人都不同的气质,那时候他觉得谭宗明真是随手抽根烟都帅到不行。


 


赵启平后来喝多了偶尔想起,还是为当时的不争气咬牙切齿。


 


 


03


 


谭宗明说:“好久不见啊。”


赵启平又在心里骂了句娘。


谁他妈想跟你见啊。


这种程度的腹诽并不能逃过谭总的眼睛,谭总一点不生气:“你又骂人。”


语气是不温不火的,语调不起波澜,也就是陈述一个事实。


 


谭宗明对赵启平很包容,有时候包容到快要没了底线。


赵启平不喜欢谭总身上的香水味,他喜欢木香皮革香,谭宗明笑着说好,第二天就换了。


一换换了好多年,就刚才那么一下,赵启平也闻到了,还是当年那个味道。


他曾经深信不疑,为谭宗明生活中诸多向他示好的小习惯着迷,并将此种种都划到对他用情至深的范围。


比如香水,比如地毯。


谭宗明不带赵启平出去疯,也不带他参加各种酒会,赵启平是他生活中割裂出来的桃花源,容不得一点打扰的桃花岛。


有知情者说谭总你这是金屋藏娇。


被谭宗明一拳攮在肚子上,别他妈胡说八道。


是桃花源救赎迷路者,不是金屋子喂饱小情人。


 


很多个夜里,应酬到哪哪都不舒服的谭宗明开门回家,客厅只开了一盏落地灯,赵启平盖着个毯子蜷在灯下,怀里抱着本书。


看样子是在等他,可一般情况下苦学生都是睡着了的。


眼下挂着一圈不算深的青黑,那可能是昨晚点灯熬油的必然结果,或者陪老混蛋胡作非为留下的有力证据。


于是对谭宗明而言,几十分钟前的人群熙攘灯红酒绿都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眼前的世界安稳平静,空空荡荡只有一个赵启平。


谭宗明会连着毯子一起把赵启平抱回楼上——因为年轻爱人随地乱坐的毛病,家里现在都铺着地毯,走到哪里都没什么太大的声音。


安静是种可怕的气氛,容易让人着迷。


一不小心生出种天长地久的错觉。


谭宗明那时候的生意做得不算稳当,生活里满是意想不到的意外和挑战,没有太多时间陪赵启平。今天被人坑了标明天又被坑了合同,桃花岛成为了这种生活中难得的片刻安宁。


当然,赵启平也有烦恼。


明天要考试书还没有看完,实验的数据修修改改总也对不上,打篮球时被人抢了一个三分……赵启平每每在餐桌上跟谭宗明抱怨起这些事,谭宗明就会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


有这些琐碎的小烦恼,多好。


 


04


 


在一起是顺理成章,分手看起来似乎也是天经地义。


 


他们在一起两年。


赵启平的人生依旧走得平稳顺畅,像一条不算宽阔的河,他或许有一天会奔腾入海汇入汪洋,或许千山万水就这么静静流下去。


是一种很安稳的优秀,这样的人不会出太大的错误,不管怎样都是好的。


他们分开之后再过几年,赵启平会步入职场穿上白袍,治病救人。


开始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


他会关注社会新闻,偶尔也听听娱乐圈的八卦。


那谭宗明呢?


只会拥有越来越多的推杯换盏和越来越多的投怀送抱,生活从来都是波澜壮阔,莺莺燕燕前仆后继。


成为赵启平每天关注的新闻里众人瞩目的焦点。


赵启平时常觉得自己在这一片波澜中格外渺小。


谭宗明没给他讲过所谓的桃花岛。


那时候他在赵启平面前太完美,完美得似乎容不得一丝裂痕。


他们倒都没认真想过。


比如赵启平那时候多希望谭宗明能漏一点裂痕给他,只要敢漏,他就能义无反顾扑上去堵得严严实实。


年轻人想要给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寻找一个契合的点,然后把自己牢牢地楔进去。


谭宗明偏要在他面前绷得一刻不得松懈。


 


赵启平大学毕业那年他们分手,没有特别琼瑶的挽留戏码。


赵启平拎着行李箱告别自己的大学时代,他穿一件白衬衫,走过奋战过五年的图书馆。


他没来得及为毕业离别感伤片刻,满脑子是他提分手的时候,谭宗明那一瞬间的不可思议。


这点不可思议很快转变为一种复杂的释然。


看吧,孩子总要长大的。


赵启平拉着拉杆箱走,迎面而来的学妹青春靓丽,长发飘飘。


这里的青春永不断绝。


赵启平并未想过自己需要如何挥别自己的几年时光,他心里揣了满满的谭宗明,不明不白地走了。


后来再回忆起来,是在那样一个午后,阳光不轻不重地洒在发热的柏油路上。


他拎着行李箱,最后一次在大学校门口看到熟悉的车牌号,隔着玻璃看不清谭宗明的脸。


然后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谭宗明的桃花岛在那个夏天轰然沉入海底。


 


05


 


谭宗明把手里的伞向赵启平那边倾了倾,抬眼象征性地扫了扫小赵医生身后的门诊楼:“怎么,在这工作?”


赵启平点点头:“骨科小医生,上任没多久,谭总要是有需要可以找我。”


“这么久不见,不想我点好的?”


赵启平答非所问:“我可不给谭总打折啊。”


“小赵医生算盘倒是打得精。”


毕竟现在放眼S市,敢把算盘打到谭总头上的人也算是屈指可数。


“自然不如谭总。”


赵启平呵呵笑,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谭宗明闻到赵启平身上的味道。


香水,以前赵启平是绝对不会用的。


小赵同学身上就是一股洗发露混着沐浴露的清爽,年轻的时候万般好,时光在你身上留点痕迹都是温柔的。


现在的小赵医生用着当年谭总被他嫌弃的那款香水。


一不小心他也到了当年谭宗明的年龄。


有关于把自己活成自己爱人的那种说法,赵启平对之不屑一顾。


他有他洒脱的人生哲学,抓着过去不放这事吧,太不潇洒。


可他竟然在某些方面越来越像当年的谭宗明,脱了白袍也会试图在平静生活里翻出点花来。


这点水花偶尔会让他在灯火通明处想起谭宗明。


这事不受控,他也不深究,人不能总回头看,从来没有那么多回头路可以走。


 


谭宗明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顿饭,问这话的语气很平常,平常到赵启平说一个“不”字都显得是在和过去勾勾缠缠不肯放手。


显然,老流氓是明知道小混蛋不会拒绝的。


多年不见,谭宗明套路人的本事是越发炉火纯青了。


而赵启平这些年别的长进不说,一是嘴硬,二是不服输,这两样也算是绝了。


他本着不服输的心理,嘴一硬:“吃就吃呗。”


话音未落看到谭宗明某种类似于计谋得逞的笑容。


 


本来以为谭宗明会带他去某高级酒店吃掉他几个月的工资,没想到谭宗明的车子平平稳稳开了一个小时,带着他回家了。


自然不是当年的家,那房子比过去大了好多倍。


赵启平对着院子里挺大一个游泳池瞪了会眼睛,半天憋出一句:谭总可以啊。


他以前一到夏天就嚷嚷好热,要去游泳。谭宗明说带你去,他又懒得动,赖在床上哗啦啦翻小说。


谭宗明说,好吧,以后搬家家里给你留个游泳池,好不好?


居然真的留了。


 


蹲在院子里看游泳池,盯了一会,赵启平去厨房看谭宗明做饭。


这点倒是出乎他意料,谭宗明居然会做饭了。


谭总以前不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那也是半条老爷命,他不知道这些年在谭宗明身上都发生了什么,来来去去有过什么人,或者曾经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亲手教了谭宗明也说不定。


幸而谭宗明的手艺不算好。


家常菜,卖相不好,倒是分量足,满满当当都是一大盘。


哦,那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水平也不怎么样。


赵启平不无恶劣地想。


他塞了满嘴的土豆丝,筷子去夹番茄炒蛋的时候发现谭宗明没在吃饭,抱臂看他。


“谭总不饿?”


“在想一件事情。”


“愿闻其详。”


“你怎么吃不胖呢?”谭宗明说完,自己先笑了:“活像谁把你饿着了。”


 


06


 


谭宗明送赵启平回家,一路弯弯绕绕从城的这头拐到城的那头。


小医生住得地方不错,比不得谭总的豪宅,但也能想来他这些年一个人过得不算太差。


这种感觉很奇妙,时间是神奇的东西,他把你的宝贝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雕琢成另一番模样,然后猝不及防地推回你眼前。


光明正大告诉你,这不再是你的了。


以前每天衬衫T恤光着脚在家里踩来踩去的人,现在每天领带发胶自己开车上下班。


 


谭宗明一个人开车回家的路上,又想起很久以前他们在家里度过的许多个日子。


赵启平骨子里有点文艺青年的浪漫,脑袋歪在谭宗明腿上读一本文艺小说。谭宗明眼前是上半年的年报,手心是小混蛋毛茸茸的头发。


他早该发现赵启平平静外表下的那点倔脾气才对。


他对赵启平,从来没有养孩子那般的心情。


赵启平从来不是他的所有物。赵启平是自由的,谭宗明希望他向尽可能高的地方生长。


同时他又在必要的时候极可能地宠小孩,那时候确实也就是个小孩,方方面面算不得成熟,每天懊恼着那些在他看来可以一笑而过的事情。


 


刚才吃完饭,赵启平站在阳台上点了根烟,无比熟练地吞云吐雾。


谭宗明挺诧异:“什么时候学会的?”


赵启平从嗓子里哼出一声笑,没回答。


要说是分手那天一个人坐在行李箱上抽的?


他不会说,那有博同情的嫌疑。


后来为论文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也如谭宗明一样趴在阳台上吐烟圈。


以前谭宗明抽烟,赵启平凑过去也想抽一口,被谭宗明捏着手腕摁住了。


“屁大点人,抽什么。”


“那劳烦谭总也别抽。”


赵启平半个人探过横在床上的谭宗明,把床头柜上那包烟放进了揉在床边的外套口袋:“没收了。”


手里夹着的那根也被无情摁灭,挣扎几下没了火星。


于是两个人直挺挺躺在床上盯天花板。


“老谭,睡不着。”


“怎么着,要我哄你?”


赵启平踹了谭总大腿一脚,闭着眼睛试图入眠。


最后还是赵启平先睡着了。


他睡着了习惯抢被子,压着一边的被角拼命卷。


谭宗明跟他严正抗议过几次,小赵同学说那是从小睡单人床,睡习惯了。


 


那天赵启平又从行李箱里摸出那件外套,外套里摸出那包烟。


烟受了点潮,格外不好抽。


他以为所有的烟都是这个味,呛得人头昏脑涨。


不是的,只有谭宗明的这盒是这样。


 


07


 


谭宗明第二天回家路上刻意绕路,去小赵医生工作的医院门口转了一圈。


巧不巧,刚好就碰到了。


医院门口有和妈妈一起遛狗的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牵一只小奶狗。


赵启平大概是看小女孩可爱,弯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又摸了摸小狗的脑袋。


谭宗明以前不知道赵启平喜欢不喜欢小孩。


毕竟那时候赵启平还太年轻,自己幼稚起来尚且像个孩子,成家立业说起来都嫌早。关起门来世界只有两个人。


赵启平给小姑娘买了只气球。小姑娘仰着头看他:“叔叔,我能亲亲你吗?”


 


在分开后的很长那个一段时间里,谭宗明并不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


后来终于跨过心里那道坎,不是因为真放下了,而是幡然醒悟有些事不是说忘就忘的。


卡夫卡说,我们唯一能够逃避的就是逃避本身。


这话还是文艺青年小赵同学咬着他耳朵跟他说的,曾经说过很多句,后来也就记得这么一句,恐怕是冥冥之中天注定。


任你再聪明,该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还是会晕头转向。


等有一天终于拨开云雾,发现没有日出,眼前分明是万丈深渊。


你说跳不跳?


谭宗明的新卧室里依旧铺着各种地毯,卧室的小沙发边放着落地灯,他时常觉得赵启平在未来的某一天依然会蜷在沙发上,盖着毯子抱着课本,昏昏欲睡等他回家。


于是他很少开那盏灯,毕竟温柔光芒之下黑暗无所遁形。


谭宗明会发现那沙发上有书有毛毯,唯独缺个人。


 


关于美好生活的妄想终究是个妄想而已。


 


08


 


赵启平以前喜欢说谭宗明是个老流氓。


谭总何其冤枉,他或许流氓,但那个时候和一个老字还差得远。


赵启平现如今勾搭小姑娘的方法,刨根问底还是师承谭宗明,有不少都是当年谭总在他身上玩过的浪漫。


几乎是谭宗明手把手教赵启平如何在情场上开疆拓土。


后来谭宗明见识了管不住的小赵医生和他那无穷无尽的小花样,深以为当年的自己小瞧了赵启平。


赵启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变成了另一副样子,他急切地想要剥开赵医生身上一层层的包装,想去证实时隔经年,他依然是他不变分毫的少年。


怎么可能呢。


 


谭宗明最近每天回家路上拐个弯,去看下班回家的赵启平。


小赵医生认得谭宗明那些车,反正贵到离谱的就是呗。


一天天的装没看到。


他默许这种猫捉老鼠似的把戏,捕猎者似乎只享受紧盯猎物的快感。


有一次做了一下午手术,累到不行,他直接去敲了谭宗明车门,让谭老板送自己回家。


车上在放品位非凡的交响乐。


赵启平趴在车窗上看窗外一路流去的车水马龙。


谭宗明说:“跟我回家吧?”


赵启平头也不抬:“什么家?”


 


在这样日复一日的风平浪静之后,谭宗明意外的发现赵启平的院长居然是自己的老熟人。


那天夜里两个人开着车七拐八拐去喝酒。


谭宗明向凌远讲十年前赵启平那些故事。


凌远是赵启平后来的学长,现在的院长,滴酒不沾跟他说赵启平后来的故事。


小赵医生拥有层出不穷的花边绯闻,也有这几年当医生无法避免的种种好与不好。


那是许多个零碎漫长的日子,拼成十年光阴,在谭宗明不得见的时间轴里弹指而逝。


谭宗明终于从只言片语中拼了一个还算完整的赵启平出来。


生活得不算太好不算太坏,有所有年轻人该有的喜悦和烦恼。


一段爱情并未成为他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这都在预料之中。


 


成年人喝酒有个度,谭宗明已经很久没喝高过了,在念叨起十年前的赵启平之后光荣给自己喝到挂。


十分不负责任。


凌远摸出手机,给赵启平打了个电话。


“过来接个人。”


 


09


 


赵启平吊着脸色,送谭宗明回家。


 


他摸黑把谭宗明推到那张大床上,扶着膝盖弯腰喘了半天,对着一片黑暗嘀咕,该减减了啊谭总。


他在墙上找了半天没摸到电灯开关。


最后开着手机电筒,在小沙发旁边找到了房间里唯一的落地灯。


散发着柔和光芒的落地灯旁,是一个小沙发,不大不小,躺一个人刚好。


沙发扶手上摞着很厚的一摞书。


书的边角甚至打了卷,赵启平眼熟得不行。


 


以前的周末,他经常夹着本书就晃到谭宗明的别墅里。


借口找个清净地方看书,但只要谭宗明在家,最后多半搞到了床上。


日子久了,谭宗明家里堆了赵启平好多书。


现在这些书一本本好端端放在沙发扶手上,仿佛它们的主人并没离开多久。


赵启平随时可以坐下翻开,再为当年的两个学分捧着咖啡杯争分夺秒。


赵启平脱了鞋窝到沙发上,翻开最上面的一本。


扉页夹着一张皱巴巴的小纸条。


那是他认识谭宗明的第一年,2005年,那一年伦敦获得奥运会举办权。


转眼巴西奥运都过了。


那一年有人在北大未名站发表了一首诗。


里面有一句后来火遍大江南北,招摇在无数少女的个性签名档。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他写在纸条上,揉了扔给在他对面看邮件的谭宗明。


谭宗明一看,揉了又给他扔回去,正中眉心。


“怎么不可平,我给你平。”




不知道别人的山海是怎样的山海,可他们之间的山海很清晰,几乎是这世上所有人最世俗最普通的烦恼。


他们各自为山各自为海,所不能跨越的无非是横在时间和现实面前的自己。


几千个日子,他们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移山填海。


我不强求会再遇到你,我只是随时准备好继续爱你。


 


大老板愿意翻山越水去找他的桃花岛。


 


10


 


谭宗明再睁开眼的时候,被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晃得发昏,下意识地想去关了那盏灯。


幸而他很快就看到了蜷在灯下的赵医生。


赵启平蜷着睡觉,手边扣着一本书。


谭宗明从他身下小心地抽出毯子,抖开来盖在他身上。


赵启平被这点小动作惊醒,眯着眼睛看到谭宗明,似乎毫不意外,闭了眼睛打算继续睡。


“抱你去床上?”


赵启平埋在纸页里用安稳的呼吸表示默许。


 


11


 


谭宗明开始追赵启平了。


雄关漫漫,重头再来。


前路算不得坎坷,谭宗明心态好得很。


谭总的豪车在医院门口一天天地停,接他下班。


 


后来还是个暴雨倾盆的日子,赵启平伞也不打冲进雨里。


隔着很远就看到谭宗明撑着伞在车边等他。


赵启平一看,乐了,一路跑着如愿撞到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宝贝儿,怎么走路不看路的?”






后续:俗不可耐

评论
热度(2892)
©Queen of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